第38章 凌虐
g,更新快,無彈窗,!

冬日的陽光很舒服.

沒有夏日那麼灼熱,卻跟夏日一樣明亮.

"小家伙又重了."洛娘子抱著小神佑喂奶,從最初的輕輕抓起來,到現在有些沉沉的.

很有成就感.

畢竟是吃自己奶長大的.

她以前沒有想過,自己會要喂奶.

大家族的女子,懷孕的時候就會給准備好幾個奶娘.

何況是她這樣,預備進宮的參選的女子.

憑借她家族的地位,她是不可能選不上的,只是進宮後的地位高低區別.

她更沒有想過,自己喂的還不是自己的孩子.

"越看越好看,好看的女子,都活的不易."洛娘子伸手捏著小神佑的鼻子.

小神佑專心的吸奶,顧不上鼻子被捏.

主要是洛娘子也舍不得用力,輕輕的捏一下,跟撓癢癢一樣.

見小神佑都不搭理自己,洛無量忍不住又捏了捏她的耳朵.

小家伙的耳朵很厚,肉肉的,軟軟的.

洛無量輕輕的捏著耳朵,把長的有點長的頭發,別到耳後.

雖然不疼,但是捏的很癢.

小神佑一只手扒拉著洛娘子,另一只手從口袋里掏出了一粒石頭塞給了洛娘子.

洛無量看著那肉呼呼藕節一樣的小短手遞過來的東西,愣住了.

一顆淡藍色的珠子.

陽光下散發著柔柔的光輝,看著就賞心悅目,很舒服的感覺.

大當家對洛娘子很大方,每次打劫來珠寶玉石,送給她的很不少.

她本身是世家女,眼界很高.

所以對小家伙摘自己身上的珍珠瑪瑙並不在意,只當逗小家伙玩了.

可是看到她遞過來的小珠子,洛無量卻有些異樣.

枯骨山上,最多的就是骨頭.

漫山遍野,骨頭鋪路,骨頭成山.

小神佑手里的,也是骨頭,不過換個說法,就不一樣了,那就是舍利子.

據說佛門高僧,有大智慧的人,有大德行的人,死後的骨頭,會化成五顏六色的舍利子.

尸身結出骨頭珠子本身就是一件神奇的事情,更神奇的是,那骨頭珠子還有顏色.

別人會把小神佑手里的珠子當成普通的珠子,可是洛無量卻一眼就認出來了.

她記得她祖父曾經就給她看過,不過那也不是她祖父的,是她祖父要護送進京送給皇上的.

而此刻,小家伙的小胖手里,就滾著一顆.

並且塞進了自己的手里.

小家伙專心的吸奶,還時不時發出"吧嗒吧嗒"的聲音.

小家伙飯量很大,一邊的奶都不夠,兩邊都吸完才行.

而洛無量為了有充足的供奶,連飯都吃多了.

以前她不愛吃肉,只是隨便吃點素菜,可是現在她不管喜歡不喜歡,都會逼自己吃一點.

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現在自己的身體其實好很多了.

氣色都比以前好,尤其是看著小家伙的時候,她臉上揚起的笑容,美的讓人沉迷.

小神佑吃飽了,打了個小嗝,朝洛娘子裂開嘴笑了.

洛無量摩挲著手里的藍色舍利子,很漂亮,似乎握在手心,都有心神安甯的感覺.

很珍貴.

當年她祖父找到那小小一粒,色彩沒有這個好看,都要興師動眾,大張旗鼓的送進京城.

祖父據說因此被嘉獎了,更進了一步.

而眼下,還在吃奶的小家伙居然隨手就丟自己一顆.

洛娘子把玩了一會,又還給小家伙.

"乖,你自己玩,娘娘不要你的珠……唔."

洛無量沒有舍不得.

再珍貴的東西,都是死物.

小神佑摟著她吃奶,距離自然是非常近,小手扒拉著她身上.

所以不等她話說完,小神佑隨手就把那骨頭珠子,往她嘴里塞進去了.

正好在說話的洛無量,正好張嘴,吞了進去……

一瞬間,洛無量拼命咳嗽起來.

這死孩子,什麼東西都往她嘴里塞.

洛無量臉都漲紅起來.

卻見小家伙又掏出了幾顆珠子,像吃豆子一樣,塞進她自己嘴里.

動作不夠麻利,口水還沾了一手.

然後笑嘻嘻的道:"好吃,亮亮."

洛無量:……

她都不知道說什麼了,小家伙不僅僅什麼都吃,好像還把她認為好吃的,塞給自己.

報答自己的喂奶之恩?

第一次被喂了一條蟲,現在居然被喂了一顆骨頭?

而且是一口吞掉的那種.

相比上次感覺上的不適應,這次卻立馬覺得身體如同火燒一般.

她急忙忙的放下小家伙回去了.

小神佑茫然的望著走的有些快的亮亮.

不知道為何,給她好吃的珠珠,她居然走了.

她還小,本能的覺得身體空蕩蕩的,不是饑餓的那種,而是空蕩蕩的.

好像要吃很多很多東西才能填補起來的感覺.

反正她覺得吃了小石頭,就有一種飽腹的滿足感,和吃奶一樣開心.

小神佑吃飽了,爬到大黑身上,一邊曬太陽一邊睡覺去了.

大黑慢悠悠的走著,走著.

走到了每次從山寨路過的山洞的那個口子,停了下來.

不知道停了多久,小神佑醒來,睜開眼.

看到了一個華麗的宮殿.

里頭有一顆枯萎的樹.

有一個抱著木偶的女子.

有一個和她一樣大的漂亮女孩.

那女孩身邊總跟著一串婢女,走到哪都跟著.

小神佑瞪大眼,莫名的覺得那女孩很熟悉,恩,好像還有點討厭.

……

洛無量被喂了一顆骨頭珠子,全身火燒火燎的,回去就暈過去了.

她做了一個夢,一個長長的夢.

夢里她身披霞緞,頭戴鳳冠,權傾天下.

百官朝拜.

她坐在金龍纏繞的椅子上.

冷不丁睜開眼.

棉白的紗帳,骨頭掛飾,還有面前,大當家的臉.

洛無量徹底了醒了過來.

身體卻沒有動,還是躺著.

微微抬眼,看著大當家.

"小春說你身體又不舒服,我過來看看,做噩夢了嗎?"

洛無量搖了搖頭.

她睡的時候,婢女小桃解開了她一頭青絲,長長的散開在床上,身上穿的還是方便喂奶的兜衣,被子下滑一些,露出了尖尖的形狀.

大當家看到了這場景,忽然掀開了被子,把她隨手提起來,撩開自己的袍子,抬腿就上.

他力氣很大.

動作很粗魯.

平日他覺得有錢人家的姑娘身體嬌柔,很有精神上的快感,可是身體上的感覺卻是一般.

他跟洛無量歡愛的時候,更享受的是那種精神凌虐的感覺.

可是今天,才進去,如同被烈火灼燒一般.

身體感觀上的感覺勝于一切,甚至他還沒有像之前那樣抽鞭子,弄出傷痕,就結束了.

大當家李丑,滿足的睡了過去.

洛娘子,洛無量,洛傾城,如平日一樣,一絲不苟的穿上衣服,自己系好衣扣,如果不是她系扣子的手在顫抖,誰也看不出她的情緒.

她推開窗.

窗外,小桃在打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