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小賊
g,更新快,無彈窗,!

阿鹿回去的時候,還有點蒙圈.

直到妹妹爬到跟前要他抱抱的時候,阿鹿才回過神來.

三當家說他運氣好,阿鹿也不知道他的運氣是好是壞,他只想好好的帶妹妹長大,好好的活下來,真沒有想那麼多.

不過聽了三當家接下來的話之後,現在他一點都不覺得自己運氣好了.

三當家殺了魚刺之後,又想到了魚刺的租沒人交了,讓他頂替了魚刺,繼續交租,還把自己搶劫的戰利品給了自己,方便自己交租,于是那塊沾了妹妹的口水的銀子落入了三當家的口袋.

三當家不怕自己跑了,自己還有妹妹.

阿鹿前前後後理了一遍,大概理清了意思.

莫名的覺得氣憤……然後又心安了一點……好吧,還是有點氣憤!!!

原本他看大鉤他們來領馬,還以為是人人有馬,對巴叔說的三六九等之分,還沒有太深刻體會.

這會子才知道,大鉤他們能來領馬,是付出了大代價的.

這些馬都是大當家的.

大當家統一管理山寨的財產,但是個人的財產又是個人的,多少看個人本事.

所以三當家院子里的那些馬和騾子都是用來租給別人的.

看到阿鹿回來,吡鷹小玉顛顛的飛過來,有點委屈.

它的毛又被拔了一根,那兩腳怪幼崽作弊,眼看著自己就能把那幼崽撲倒,結果那四腳怪居然沖過來幫忙,導致它落入下風.

阿鹿看到這只咋咋呼呼的大鳥,第一次覺得親切起來,伸手摸了摸它的腦袋,小玉不用交租,是自己從天上落下來的.

而看亦步亦趨的跟在妹妹身邊的大黑,大黑還是大當家的……

"三當家怎麼說?"老巴過來問道.

"他答應了."

阿鹿情緒有點低落.

"那就好,進哨隊可不容易,要跑的快,要機靈,要善于隱藏.你身體差不多好了,這幾日要多練習."

巴叔的話阿鹿還是會聽的.

現在想想有點明白,魚刺為何對他的馬一點都不愛惜,身上那麼多傷都不管,感情不是自己的東西不珍惜.

阿鹿騎著刺跟著巴叔去牧馬,吡鷹小玉也跟著飛去了.

留下吃飽的小神佑坐在大黑背上玩.

開始只是大黑生病了要隔離開,現在卻好像成了小神佑的全職保姆了.

感覺到後背的幼崽困了,大黑走的非常慢,像是個搖籃一般,輕輕的顛簸,小神佑睡的越發熟了.

大黑知道她喜歡曬太陽.

總是漫步在陽光下.

不過冬日的陽光越來越短了.

大黑像是追著陽光走一般,啃一口草,慢吞吞的往前走.

一直走,然後就走到了一個山洞口.

大黑沒有再朝前走,它感覺到不對.

它停了下來.

山洞里,躲著兩個半大少年.

洞口橫七豎八的交叉著透明的絲線.

陽光只能照在洞口一米處,光和暗的對比,越發顯得里面幽深.

"阿尋,你不是說放了油麻草,那馬就會過來嗎,怎麼停下了?"

"阿尋,我要不要學馬叫,把它騙進來?"

"就差一步了,阿尋,我餓的快死了,再不吃點東西,我就死了,我死了,沒人背你,沒人幫你干活了."

"阿尋……"

小五不是話嘮,可是此刻他很害怕,自己再不說話就死掉了,其他人都是這樣的.

"閉嘴."被叫做阿尋的少年,沒有什麼表情的,聲音很輕卻很堅決的開口道.

他十分瘦弱蒼白,小五也很瘦,只是跟他比起來,卻好許多,至少還像一個人,而他已經瘦的骨頭都凸出來,整個人像透明的一般,一對招風耳更是大的古怪,像是一個小骷髏一般.

他只說了兩個字,小五立馬聽話的閉嘴了.

"馬背上有人."阿尋說完這一句話,就沒有再開口了,顯然說話,對他來說,都已經是很費勁的事情.

小五探著腦袋仔細看了一下,果然,那匹肥碩的馬背上真的有人,還是一個有些肉的小嬰孩.

小神佑因為有洛娘子的緣故,伙食非常好,加上現在有了小玉,大黑和小刺,圍追堵截,時不時弄個老鼠野兔完全沒有問題.

多余的食物,老巴都會做成肉干.

阿鹿餓怕了,每天都會給妹妹口袋准備零嘴,可以讓她餓的時候磨牙.

這樣一來,小神佑居然被喂的有些胖乎乎的感覺了,她的五官本來就生的極好,只是皮膚黑些,現在可以說是一只沉甸甸的漂亮的小黑胖.

黑洞里發出"咕……"一聲響,是少年肚子里發出來的.

"我餓了,阿尋,吃了馬被發現會死,可是不吃,我現在就要死了."小五有些絕望,眼睛都冒著綠光.

他有些費勁的把腰帶勒緊了一點,胸前的肋骨都勒出來了……

大黑的搖擺對小神佑來說像搖籃一樣.

猛的停下來,小神佑迷迷糊糊的有點醒了.

她睜開眼.

看到面前有個山洞,山洞里趴著兩個人,面前還纏著幾根線.

而大黑一副想進山洞去的模樣.

小神佑皺了皺眉.

她還沒有太複雜的思維,可是善惡卻能直觀的感覺出來.

她覺得里面趴著的兩人,看著大黑的眼神有點像自己看著亮亮的眼神.

小神佑想了一下,大黑沒有奶.

又看了看里面兩個人.

"阿尋,我怎麼覺得那小孩能看得見我們?"

"看不見."阿尋懶得解釋,外頭亮,里面黑,光線的緣故,正常外頭是看不見里頭的,所以他才大膽的讓小五布置了陷阱,兩人躲的不遠.

"那怎麼辦?那小孩胖乎乎的,看著是有人養著的."小五有點糾結,倒不是好心,而是有人養著的小孩,跟他們俘虜洞里的不一樣,要是弄了回來,肯定有人找來,不像他們,生死都沒人管.

"馬群都有人看著,好不容易落單了."小五很想哭.

而阿尋依舊沉默著.

這時候,卻見門口騎著大黑馬的小嬰孩居然坐起來,朝山洞里揮了揮手.

把小五嚇的差點跳起來.

"她能看見我們!!她在和我們揮手."

"不能,我試過."阿尋干巴巴的道.

他們兩依舊趴著.

卻見那小孩騎著馬轉身走了.

那馬很大,那小孩很小.

小五看著遠走的馬,一下子覺得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干了.

"把線收起來吧."阿尋聲音沙啞.

小五不想動,但是還是習慣的聽話,起身小心的把那些線收起來,就是這些線,保證他們活到了今天.

收著線到了洞口,小五忽然看到,剛剛那馬站著的地方,多了兩條肉干.

小五愣住了.

他左右看看,沒人,小心翼翼的撿起肉干,迅速的跑回洞里.

"阿尋,有吃的,剛剛那小孩把肉干弄掉了."

小五一臉喜悅,一邊說話,一邊咽著口水.

"咕……"肚子里的叫聲更響了.

阿尋看到肉干,有兩條……

小五撿起肉干,麻利的塞進自己嘴里一條,剩下的一條,毫不猶豫的塞給了阿尋.

然後拖著阿尋往山洞深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