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加入哨隊
g,更新快,無彈窗,!

阿鹿不想背著妹妹去見三當家.

相比三當家,他更相信大黑,小刺,小玉.

大黑一來就喜歡妹妹,而小刺跟著大黑轉悠的,也十分聽話,至于小玉,那只新來的大鳥,雖然屢屢被妹妹欺負,但是要有別的動物過來的時候,它還是很給力的,扇著大翅膀把別的東西給扇走了.

這只吡鷹幼崽的想法是這個兩腳怪幼崽是它的玩伴,只能它欺負,別人不能.

雖然它幾乎隔兩天就會被兩腳怪幼崽拔掉一根毛,可是它想到它的長輩們,就是這樣照顧那些禿頭兩腳怪的.

可惜它遇到的兩腳怪幼崽太不聽話了,不過它們吡鷹的壽命很長,它有足夠時間來教這個兩腳怪幼崽.

至于那個大的兩腳怪,吡鷹很喜歡他,他身上有讓他很親切的感覺.

它們吡鷹家族壽命都長,總數卻很少,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幼崽很難出生.

還因為它們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到了夜里總會很容易發狂.

好像天地間總有一個聲音在召喚它們,讓它們聽的頭很疼,很暴躁,想用頭撞擊天地.

它的長輩最多的死去的方式,是自己撞死的,尋找一個斷崖,不停的用腦袋撞.

小吡鷹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好像年紀越大就會這樣.

所以它們吡鷹都居住在雪山上,那里安靜.

它們也很喜歡去禿頭兩腳怪那里玩耍.

因為聽到那些禿頭念經,對他們吡鷹來說,好像有安撫作用,雖然不是非常管用,但是聊勝于無.

可是眼前的這個叫阿鹿的兩腳怪,卻完全能把自己安撫了.

小吡鷹決定暫時跟著他看看.

反正它飛出來曆練的,長輩也沒有說讓它什麼時候回去.

正常的吡鷹在外面飛久了,還是會回到雪山里去的,因為外頭太吵,他們受不了.

從來沒有小吡鷹這種情況.

居然遇到了一個能完全安撫他們情緒的兩腳怪,甚至第一次聽到那聲音,小吡鷹居然睡著了.

兩腳怪還給自己取了個名字.

他喊自己小玉.

小吡鷹不喜歡這個名字,不霸氣.

可是兩腳怪喊自己的時候,表情很溫柔.

小吡鷹就決定不計較了.

吡鷹小玉決定緊跟少年兩腳怪,訓練那個兩腳怪幼崽.

所以當阿鹿開口道:"你們照顧好阿佑,我出去一下就回來."

小吡鷹十分高興,扇著翅膀拍自己的鳥胸.

大黑哼了一聲.

小刺有點開心,主人出門帶上了它.

老巴有些不耐煩的道:"快點去,我們都在,小崽子沒事."

阿鹿騎著刺穿過了山洞.

一人一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再加上這麼多天的磨合,十分默契.

阿鹿出洞口的時候,正好遇上了洛娘子過來.

阿鹿抬頭,看到了三當家,雖然不顯眼,阿鹿還是看到了,他眼神很好.

三當家在他屋子里頭,像是特意在等一般.

阿鹿明顯的看到了三當家的表情,十分溫柔.

洛娘子看到騎著馬的阿鹿,還有一點威風凜凜的感覺.

那蒼白臉的瘦弱少年,養一段時間傷,居然看著強壯不少.

"還是要活著才好."

洛娘子聲音輕輕的道,臉上卻沒有什麼笑容.

在外頭,她很少笑.

阿鹿點了點頭.

沒有多看洛娘子,徑直去了三當家的住處.

三當家的眉毛被削掉了一半,所以大家稱呼他為半眉三當家,而此刻,他頭發松散的紮著,一縷頭發正好遮住了那光禿禿的眉眼,一點看不出痕跡,還顯得風流英俊.

"傷好了嗎?"

阿鹿有些拘束的點了點頭.對待面前這個看似和氣的人,阿鹿還是有點緊張的.

"年紀小,身體還不錯."三當家拍了拍阿鹿的肩膀.

阿鹿感覺他的手很涼.

阿鹿進去的時候,三當家並沒有像剛剛一樣坐在桌前寫字什麼的.

但是阿鹿知道,三當家之前一定在寫字,他的袖子有一個很小的墨跡.

新的.

不過現在三當家卻在喂馬.

三當家的住處,有一個大院子.

院子里有六匹馬,有三匹騾子,還有一堆的刀劍.

阿鹿有些驚訝,雖然聽巴叔提過,巴叔說最早三當家還不是三當家,只是被搶上山的一個書生,可是別的書生都嚇死了,就他算是另類,不僅活下來了,還活的很有滋味,山寨的人善于搶劫,可是不善于經營,等級還十分殘酷分明,三當家卻能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阿鹿一點都不能把眼前正在給馬喂蘿蔔的人,和那晚把人丟進骨潭的人當成一個人.

"三當家,我想加入哨隊?"

阿鹿摸不清眼前這人,還是決定直接說明自己的來意.

"加入哨隊?"三當家沉吟了一會,繼續喂馬.

阿鹿不敢看三當家,看著三當家喂馬的動作,見那馬吃著三當家手里的蘿蔔都吃到頭了,再吃,就要咬到了三當家的手,他有點汗顏.

"哨隊也不錯,現在搶劫越來越難了,今年氣候反常,路過的商隊少,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商隊,隔壁白虎寨還來搶食,你若是能探得有用的消息,功勞自是不少."

就在那馬要咬到三當家的時候,他的手指一彈,馬頭乖乖的縮了回去.

阿鹿依舊點頭.

三當家看這低眉順眼的少年,忽然笑了.

"知道我為什麼讓你和你妹妹上山,又讓你頂了魚刺的位置嗎?"

阿鹿搖了搖頭,實際他也很好奇.

"頭回見你,是早上.我帶著哨隊的人,處理了十幾具兄弟的尸體.有被砍爛的,也有被野獸咬的就剩一個骨頭的.可是你一個半大的少年帶著一個奶娃,卻好端端的在那溪流邊."

三當家說到這里,頓了頓.

"抓你上山,你不僅活下來了,據我所知,連生病的馬王到你身邊都好了,而這次搶劫,也是大獲全勝,你傷的那麼重,卻活了下來……連那麼冷清的她,都喜歡你兄妹……"

最後一句,阿鹿沒有聽太清楚.

只是覺得這一刻,三當家有點憂傷.

旁邊的馬兒吃了蘿蔔,高興的嘶叫了一聲.

三當家拍了拍阿鹿的肩膀.

"你真是一個運氣好的人.我的運氣不是很好,所以我特別喜歡運氣好的人."

阿鹿被三當家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運氣好,也從來沒有人這樣誇過,他雖然心智成熟,畢竟是半大少年,冷不丁被這麼一誇,還有點不自在的害羞.

接著就聽三當家繼續道:"馬是我租給魚刺的,魚刺把他每次打劫來分到的東西給我一半.現在給你了,你還有一個妹妹要養,給我三只分之一就成."

阿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