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山寨的規矩
g,更新快,無彈窗,!

窮人家的命硬.

無父無母的孩子更是如雜草一般頑強.

身上被捅了一個血洞的阿鹿,休息了十天,就又生龍活虎了.

這十天,也算是他懂事以來,最悠閑的時候了.

睜開眼有人喂吃的,能一天到晚什麼都不干,就躺著曬太陽.

阿鹿覺得自己很幸運.

他聽老巴說,以往這種受傷的人,可能會被送到俘虜洞里,全看命硬不硬,能不能挨下來.

當然送進俘虜洞之後,原本有一兩分能活下來的也變成了奢望.

那里就是地獄.

雖然不知道枯骨山滿山的骨頭是哪里來的.

但是那座大家朝拜的小骨山上的新骨,大多是從俘虜洞來了.

那邊有一個小小的骨潭,人推下去之後,不久就剩下干乾淨淨的骨頭浮起來.

像是有人剔過一般.

阿鹿這邊有老巴照顧,還有洛娘子還是每天都會過來一趟.

所以暫時沒有人來找麻煩.

讓阿鹿都有一種幸福安穩的感覺.

他身邊現在多了一只大鳥.

因為老巴也不確定是不是吡鷹了,雖然確實長著一張有點像人一樣的尖臉.

可是連小神佑都打不過的吡鷹好像也太弱雞了.

先是被馬給踹傷了,然後每天都被小神佑欺負,小神佑看它不順眼的時候,就會揪它的毛.

明明翅膀的傷都好了,卻還厚臉皮的賴在阿鹿身邊不走.

十分貪吃不說,還欺軟怕硬.

那邊被大黑和小神佑收拾慘了,它轉頭就去欺負小刺,本來一身傷的小刺,還要防備著那大鳥的偷襲.

頭兩天阿鹿身體不太能動,也就任由那大鳥待著.

等到後來幾天,阿鹿身體能動了,那大鳥還亦步亦趨的跟著.

就算飛走,過一會還飛回來.

而且為了證明自己比兩匹四腳怪有用,大鳥還時不時叼一些野兔山鼠過來.

這樣一來,阿鹿他們的伙食更好了.

阿鹿也沒有趕這只大鳥,甚至還給大鳥取了個名字,叫玉.

阿鹿沒有說,他阿娘的名字里也有一個玉字,他跟誰都沒有提,那天去搶劫,看到了阿娘的事情,更沒有說,那一刀是他阿娘傷的.

他知道玉很喜歡聽他用那個圈圈吹的聲音.

幾乎每晚,他都會拿著那圈圈練習著吹,一開始就簡單的呼呼聲,現在阿鹿也會把自己聽到草原放牧歌的曲調融入進去,好聽了許多.

老巴在小木屋旁邊又起了個屋子.

這邊好像木頭很多.

不知道老巴去哪里拖來的.

老巴雖然駝背,卻是十分有能耐.

看他的動作,似乎以前是個熟練的木匠,因為一般人不知道木屋做梁,契合,起架子.

那小木屋,外表看也是用爛木頭做的,破破爛爛的.

可是阿鹿親眼看著巴叔一個人就撐起來了.

巴叔還會用巧勁,看著要幾個大漢才能推起來的木頭,不知道他怎麼做的,輕輕一推,就起來了,還穩當的很.

阿鹿推了推,絲毫不搖動.

不知道木工熟練的巴叔為何會在山寨里窩著養馬.

阿鹿沒有問.

自己不是也一樣,成了山寨里的小嘍啰.

要以前,阿鹿打死都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會成為草原盜匪的一員.

巴叔住過來後,一下子就熱鬧了.

木屋這里,有駝背老巴,有阿鹿,有小神佑,還有兩匹馬,一只大鳥.

沉默許久的草原,似乎每天都很熱鬧.

有小神佑在,總是安靜不了.

她開始學說話了,每天嘰嘰呱呱的說個不停,有些能聽懂,有些壓根都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不過她很喜歡說.

阿鹿覺得自己休養的差不多了,就繼續幫巴叔干活.

原本他這樣參加過搶劫還有功勞的,平日在山寨是可以不用干活的,只需養好身體,等下一次搶劫的時候去就行.

可是阿鹿沒有這個自覺.

一能走了,他就幫巴叔照看馬群.

他沒有換馬,山寨里的規矩也是,去搶劫的人可以騎走一匹馬,到死那匹馬都是你的,不能中途換,不過你要有能耐能搶來新的馬也成.

當然也不是誰都能有馬,阿鹿是直接頂替了魚刺,所以有魚刺的馬.

正常其他人,都是先參加搶劫,看表現.

表現不好的,還是只能步行,幫忙拿東西,做後勤.

表現優秀的才能有馬.

就是搶劫隊伍里,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騎馬是最上等的,搶劫的時候也是最危險,沖在最前頭,真刀真槍的厮殺,分到的東西也是最多的.

其次是騎驢子騾子牛的,他們主要負責運東西,危險性小一些,但是收獲報酬也少.

最慘的就是啥都沒有的,就靠兩條腿走的.

這種人在山寨里被稱呼為骨灰,搶劫的時候,丟出去吸引人注意,沖殺的時候,一般山寨的人也不會顧及他們的安危,殺起來的時候,是里外不分的.

所以從哪方面來說,阿鹿都是十分幸運的.

老巴看阿鹿活著回來,不停的跟他講解,以前沒有說,大概是老巴內心里也覺得阿鹿可能回不來.

現在則是希望阿鹿能活的久一些.

"你是三當家帶上山的,你身體好了,就去找他."

阿鹿想起來來三當家的模樣,在山寨里,算是和善的.

就是聽巴叔說起來,似乎都覺得三當家是個不錯的人.

可是那晚他看到把魚刺丟下骨潭的人,就是三當家.

阿鹿不敢對別人說,心里很是很忌憚.

三當家肯定是一個很厲害的人,聽巴叔說起來,山寨里一點人情味都沒有,死去的兄弟,其他人第一感覺不是傷心,而是想到能把他的東西占為己有.

受重傷的兄弟不是想辦法治療,而是丟進俘虜洞等死.

這樣殘酷的地方的人,卻誇贊三當家好.

真正好的人,大概骨頭都被踩綿了.

"恩,我一會就去找三當家."不管怎樣,阿鹿還是願意聽從巴叔的意見.

巴叔比自己活的久.

看少年聽進去了,老巴又道:"三當家喜歡洛娘子,你去的時候,把妹妹背上."

阿鹿聽到巴叔這麼一說,一臉驚異,甚至一瞬間就想了一大堆的事情.

可是接著就被巴叔拍了一下腦袋.

"別瞎想,整個山寨的人,誰不喜歡洛娘子,那些牲口,喝醉里都喊的洛娘子的名."

"大當家不是很喜歡洛娘子?"

阿鹿覺得三當家可怕,像隱藏的毒蛇.

可是大當家的可怕,就是明晃晃的惡虎,像是隨時就能把人咬死一般,凶氣外露,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可怕的氣息.

誰都不敢招惹的感覺.

"大當家……大當家的事,你別過問,曾經他把他的小妾賞給了山寨的兄弟,輪著玩了三天三夜."

老巴說完,好像歎息了一句,又好像沒有.

阿鹿卻愣住了.

他扭頭,正好看到洛娘子正抱著妹妹喂奶.

洛娘子又穿著新的斗篷,雪白雪白的狐狸毛,洛娘子的頸脖潔白好看,脊背挺拔,站在那,一臉笑容.

妹妹聲音脆脆的傳來:"亮亮,好看."

洛娘子就笑的更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