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搶食
g,更新快,無彈窗,!

夜晚.

火堆燒的有些大.

老巴拖了幾根爛木頭過來生火.

上頭架起了一個架子.

一邊掛著一口鍋,一邊插著一個四腳朝天的肥兔子.

老巴用松子木穿過那兔子,放在火上,轉著圈烤.

兔子熟沒熟不知道,那松子木卻烤的啪啪作響,還有一股松香傳來.

曬了一天太陽的阿鹿,那蒼白的臉色有些紅.

而那只暈厥過去的大鳥,在這時候睜開了眼睛.

它的小眼睛一睜開就看到那轉圈的退毛野兔,嚇一跳.

有那麼一瞬間,差點以為是自己被烤了.

它以前有見過別人烤鳥……

它的長輩也有交代過它,要遠離這種兩腳怪,當然雪山上的那些禿頭不算.

它的伙伴們都喜歡到禿頭那里去找吃的.

大搖大擺的吃完就走.

吡鷹睜開眼,看到那個正在烤兔的背後還背著一個大肉包包的兩腳怪,看著他的大手揉捏著那兔子,它一陣激靈,往後退了退.

結果就看到白天踹自己的那匹大黑馬.

它到現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只四腳怪給踹了.

看著四腳怪在和一個兩腳怪的幼崽玩.

吡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一點一點的拖著翅膀,靠到了那個受傷的兩腳怪身邊去.

那大鳥一醒來,阿鹿就知道了.

動靜太大.

眼睛賊溜溜的轉不說,身體還刺啦刺啦的.

結果就見這只蠢鳥湊到了自己身邊過來,還靠著自己一條胳膊.

阿鹿一頭黑線.

他的胳膊只給妹妹靠的.

果然,小神佑看到自己的地盤被侵占了.

顧不上跟大黑小刺玩,手腳並用的爬了過來.

這只吡鷹幼崽覺得阿鹿身上有天然好聞的氣息,還有剛剛他吹的哨聲,好像很親切的感覺,自然的想靠近.

它記得在雪山上,自己的小伙伴們要是願意靠近那些禿頭兩腳怪,那兩腳怪興奮的立刻跪地磕頭.

所以它把自己的靠近,當做恩賜.

沒有想到剛剛靠近,就見兩腳怪的小幼崽爬了過來.

吡鷹並不害怕,兩腳怪力氣很小,更何況是幼崽.

可是它才調整了一個舒服的位置,躺好,就覺得身體被推開了.

就見兩腳怪的小幼崽霸占著自己剛剛靠的位置,一臉霸氣的看著自己.

吡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被一個兩腳怪幼崽給推開了.

雖然它翅膀受傷了,身體力氣還是有的.

它不死心,沖過去,用爪子想把那兩腳怪幼崽拍開.

結果那個兩腳怪幼崽居然先撲過來.

阿鹿和老巴就見小神佑和那只據說是聖鳥的吡鷹打成了一團,一陣撲騰.

拉都拉不開.

過了好一會,阿鹿見到妹妹手里拽著一根漂亮的鳥毛,一臉霸氣的爬回自己身邊,靠著自己的胳膊.

而那只吡鷹委屈的耷拉著腦袋,一臉不可思議的模樣,縮在了它醒來的位置.

老巴也是一臉抽抽.

自從草原上來了這兩個小崽子,他好像表情越來越豐富了.

他烤的這個野兔是小神佑拖來的.

是一只漂亮的白兔,不過上頭有馬蹄印,也不知道哪里來倒黴的兔子,居然被馬給逮住了.

看樣子死前很可憐,身上的馬蹄印,有大黑的,也有那匹獨眼小刺的.

不過烤著很香.

噴香噴香的.

老巴覺得自己這兩天氣色都好一些,原本冬日覺得怕冷的很,現在身體卻有力氣了很多.

他把兔子撕開幾份.

他喜歡吃兔頭兔屁股,還有內髒.

把兔腿撕開一把遞給阿鹿.

他傷著,兔腿柔嫩.

而小神佑還沒有長牙,只能吃糊糊.

不過是加了兔肉煮的糊糊.

阿鹿靠著吃兔肉,看到縮在一邊,被妹妹還拔掉一根毛的吡鷹,他撕下了一小塊肉,丟了過去.

那吡鷹遲疑了一下,用爪子把肉撥拉到跟前,才開始吃起來.

好像跟自己平日吃的不一樣.

特別特別好吃.

吃了一口,吡鷹眼睛都亮了.

它站立了起來,一雙小眼睛,直愣愣的盯著阿鹿.

阿鹿從來沒有見過表情這麼豐富的鳥.

不過他沒有再把肉丟過去.

他是苦過來的人,平日吃肉恨不得把骨頭嚼碎,哪里會隨便就丟給動物吃.

要不是巴叔攔著,他也想把這只鳥烤了,這麼大只,肉一定很肥.

不過被這只蠢鳥盯的實在不自在,阿鹿把不能嚼碎的骨頭給丟了過去.

見這鳥也不挑.

這會子不用爪子撈了,直接探頭過來吃了.

阿鹿丟的更遠一些,它直接跳遠一些吃.

老巴看的有趣,也丟出了一根骨頭.

沒有想到那大鳥居然不理他丟的骨頭.

老巴:……

阿鹿覺得這鳥挺有意思的,他把手里的一塊骨頭,用力的往上丟,丟的遠遠的.

就見那只貌似翅膀受傷的吡鷹,居然扇起翅膀飛起來,准准的接到那一塊骨頭,一口吞了,然後又飛到了阿鹿跟前,繼續等.

阿鹿一臉懵逼,這貨剛剛飛起來了.

飛起來了,為何還不走?

吡鷹飛到了那兩腳怪跟前,有些洋洋得意,可是等等……它可是高貴的吡鷹啊,雪山上的禿頭兩腳怪,天天都要跪拜自己,為何自己接住了一根骨頭,這麼驕傲.

"巴叔……你不是說吡鷹是聖鳥?"阿鹿忍不住問道.

老巴的駝背又抽了抽.

"額,可能,這不是吡鷹?"

小神佑看到那鳥居然又湊到跟前了,她可不管聖鳥不聖鳥,跟自己搶哥哥就是不對.

飯都不吃……本來就不想吃,不好吃,擼著袖子又爬過去,一腳踩著吡鷹的身體,結結實實的打了它一頓,又想揪一根鳥毛下來.

阿鹿看不下去了,把妹妹揪過來,才作罷.

一頓飯吃的鳥飛馬跳.

吃完飯.

阿鹿把玩自己脖子上的圈圈,又試著吹了一下.

這會子就發出了輕輕的哨聲.

他沒有什麼節奏,就是清脆的呼呼,但是聽的人心安甯.

小神佑有點困了,打了個呵欠,抱著哥哥的胳膊睡了.

那只吡鷹看到那很凶的兩腳怪幼崽睡著了,一點一點的蹭了過來,擠在了一旁.

老巴眼神複雜的看著兩個小家伙身邊的一只大鳥,兩匹馬,還有自己這個老駝背.

山上需要幼崽.

幼崽總能吸引人氣.

他把床鋪搬過來了,晚上打算也住小木屋這邊,總覺得這邊更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