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非禮
g,更新快,無彈窗,!

草原上,物競天擇.

蟲吃草,蛙吃蟲,蛇吃蛙,鳥吃蛇.

鳥是草原里的食物鏈的頂端.

而吡鷹則是鳥中的霸王.

它飛的足夠足夠高.

它的翅膀大而有力.

它的爪子尖而鋒利.

最神奇的是,它有一張像人面一樣的尖尖的臉.

阿鹿看著這只巨大的吡鷹朝自己撲過來.

巴叔說吡鷹只抓活物.

那牛肉是死的,自己是活的.

阿鹿覺得巴叔說的沒錯,那大鷹真的是朝自己飛來的.

只是就算這鷹再大只,也不可能把自己抓起來吧,阿鹿有點不可思議.

此刻,他的身體都動蕩不了,甚至連翻個身都困難.

眼睜睜的看著這只鷹朝自己撲過來.

它的速度極快,只是一瞬間的時候.

而且阿鹿覺得它很狡猾,剛剛巴叔和妹妹都在的時候,這只吡鷹就在天空飛翔了.

這會子趁自己落單了才沖下來.

雖然翻身困難,可是阿鹿已經習慣隨時抽出刀的日子.

眼看著它撲過來,陰影都籠罩著他,他那動一動都費勁的手忽然握著一把刀,朝著那吡鷹揮去.

吡鷹穩穩的沖下來,目標自然不是這個兩腳怪,它咬不動這麼大的兩腳怪,可是這個兩腳怪身上有個東西很吸引它,它徘徊了很久,還是忍不住沖了下來.

只是臨到跟前,它忽然感覺到危險的氣息.

它就靠著這種直覺躲避危險.

它是草原的霸主,兩腳怪也是.

兩腳怪能用尖尖的箭傷它.

好幾次它差點被射中.

還有用那大網,虧的它力氣大,被掙脫了.

感覺到自己爪子要抓到那有吸引力的東西的一瞬間,它又飛開.

果然一陣凌厲的刀鋒,感覺自己慢一點點,爪子都會被削掉,嚇的這只年輕的吡鷹,毛都掉了一根.

阿鹿深呼了一口氣.

一身冷汗.

這時候卻見面前又是一陣陰影.

那匹阿鹿一直以為很好脾氣的馬王大黑飛奔了過來,抬著那粗大的馬蹄對著這掉毛的吡鷹就是一腳.

看的阿鹿都覺得有些疼.

這只吡鷹也被踩懵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一匹馬踩了,等它反應過來,飛起來就朝大黑啄去.

吡鷹的嘴很尖,猛的沖下來,來勢洶洶.

眼看著自己就要啄到那馬了,結果到跟前,就見那大黑馬,抬起腳又踹了它一腳.

直接把那吡鷹踹到了阿鹿跟前.

眼前戲劇化的場景,阿鹿看傻了.

沒有想到大黑這麼厲害.

抬頭看到後頭坐在刺身上的妹妹,慢悠悠的過來了.

威猛的大黑,扭頭就探著腦袋湊到妹妹跟前,被妹妹拍了拍腦袋上的包,大黑就極其開心的模樣,尾巴甩的刷刷的響.

阿鹿看著自己跟前那巨大的一坨大鳥,兩只小眼睛十分哀怨.

小神佑滑下馬,刺溜溜的爬到了大鳥跟前,流著口水,指著吡鷹對阿鹿道:"可可,吃,好吃."

阿鹿哭笑不得.

倒是老巴聽到有動靜,以為有什麼事了,小跑了過來,結果看到阿鹿跟前那撲騰翅膀的人面大鳥,嚇一跳.

真的是吡鷹啊,傳說是阿妥寺養的聖鳥,有如同人一樣的智慧,能預知危險.

可是眼下,一個躺著不能動的少年,一個還不會走路的奶娃,兩匹馬,就把這吡鷹給打下來了?

老巴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會不會是看錯了,不是吡鷹,只是普通的鳥.

可是看到那鳥抬著臉,居然還有委屈的表情,跟人一樣,老巴又抽了抽.

他後背的駝背都覺得有些發麻.

聽到小家伙說要吃……

老巴連忙搖頭.

"不能吃,這是聖鳥,能提前預知危險,有靈智的."

小神佑聽說不能吃,一雙大大的眼睛,瞪的老大,看著老巴.

老巴被看的無奈,這樣看我,也是不能吃的.

"晚上巴叔給你煮別的好吃的."

好不容易發現一個東西,居然不能吃,小神佑又坐著大黑去別處玩了.

老巴實際看著那人面模樣的鳥有些怵,開口道:"你看著它好了,就讓它飛走."

阿鹿點了點頭.

看著巴叔走了,這大鳥在他身邊,一副受傷很重的模樣.

可是看到它都趴到地上了,居然還抬著一只爪子,勾自己的衣衫,把自己衣衫撕開……

阿鹿一臉懵逼.

剛剛揮刀耗費了他所有力氣.

而妹妹聽說不能吃,就又騎著馬去玩了.

老巴更是一句這是聖鳥,就走開了.

可是沒有說尼瑪聖鳥會脫人衣服.

阿鹿的衣衫本來就沒有系緊,老巴為了方便他曬傷口,都撩開了.

雖然是破衣服,那也是衣服.

可是現在被那只自己都飛不起來,瘸著一個翅膀的大鳥一爪子,徹底撕破了.

露出了少年那瘦弱排骨一般纖細的身材.

還有縱橫交錯,淤青,大大小小的傷口.

這只吡鷹似乎也沒有想到這種情況.

它只是很好奇少年身上什麼吸引自己,想扒拉過來.

沒有想到一爪子把別人的衣服給撕開了.

成年的吡鷹十分巨大,攤開身體有兩張桌子那麼大.

眼前這只吡鷹只是跟尋常的老鷹一般,在吡鷹當中,還是剛剛能飛出去的幼崽.

那張臉,表情十分豐富,似乎還有點羞愧.

阿鹿表情漲紅,氣急了.

他居然被一只鳥給欺負了.

結果就見這只鳥湊過來,用爪子又把他的衣服給和上了……和上了……還露出了一個討好是笑容.

但是和上他衣服的時候,吡鷹碰到了他脖子上的鏈子,忽然像是被燙到了一般,跳了起來.

不過它翅膀受傷,跳一半,又掉地上了,只聽到"噗通"一聲巨響.

這只大鳥真的很重,砸的堅硬的草地上都起了塵土.

阿鹿發現了一點問題.

似乎這只蠢鳥,想要的是自己脖子上掛著的東西.

想到上頭好像就有一只大鳥的圖案.

剛剛抬頭看天上的鳥的時候,這個圈圈也有點熱乎乎的感覺.

阿鹿拿著起那個妹妹撿來的鐵圈圈.

果然,就見這只吡鷹連翅膀都不撲騰了,一臉渴望的看著自己.

阿鹿拿著鐵圈,放到嘴里,他之前就試過了,這個鐵圈圈好像能吹出聲音,會響.

"呼呼……"

阿鹿沒有什麼氣力,之前還吹出聲音,現在只是呼呼響.

卻見面前這蠢鳥聽到這聲音像是呆住了一般,徹底的"噗通"一聲,暈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