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收獲
g,更新快,無彈窗,!

月落日升.

草原的晝夜溫差極大.

昨夜,一整夜都在狂歡的山寨,此刻還在沉睡.

阿鹿被老巴搬到了外頭,身子底下墊了木板,鋪了一條硬邦邦的褥子,面朝著陽光.

在他們那,曬太陽治百病.

收拾阿鹿,老巴手腳很麻利,這個小崽子雖然受傷了,但是皮實的很.

可是收拾小神佑,老巴就覺得麻瓜了.

小神佑醒來就要拉粑粑.

老巴看她爬著轉圈圈,看的眉頭直抽抽.

他的粗胳膊能舉起一匹小馬駒.

可是抱著軟軟肉肉小小一團小家伙的時候,卻一直在顫抖,生怕一不小心就丟了出去.

小家伙拉完屎,駝背老巴出了一身汗.

不過看到小家伙拉屎的地方那整齊的一排小青菜,老巴卻極其喜歡,還用手把那里的雜草給拔了一遍.

有這一小片菜地,這個骨潭邊的小木屋,莫名的有一種家的感覺,可以住好久.

抱小神佑拉完屎,老巴又做了早飯,他手藝比阿鹿好很多,雖然同樣是黑饃饃和野菜,味道卻很香.

不像阿鹿做的,只是一鍋糊糊,勉強填飽肚子.

阿鹿躺著不太動,昨天一口氣挺著回來,還沒有太大感覺,今天卻疼的要死.

不僅僅是身體上的刀傷,還有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傷口,還有昨日那全身繃緊的感覺,今天連骨頭都酸疼了.

他只能躺著,看巴叔忙碌.

"開食了."老巴把鍋端了過來.

給阿鹿盛了一碗,端他跟前.

阿鹿掙紮著起身,這時候卻見妹妹坐在一邊,拿著小勺子,從碗里歪歪扭扭的舀起一勺糊糊,遞到了自己跟前.

阿鹿一下子愣住了.

"可可,吃."小神佑舉著勺子道.

阿鹿張開嘴吃了.

小神佑又舀了一勺給自己,一口吃下.

然後又舀了一勺喂給哥哥.

兩人還是和平日吃飯一樣,一人一口,只是以前都是阿鹿喂妹妹,今天卻是小神佑喂哥哥.

老巴坐在一邊默默的吃.

看著這樣的場景沒有吭聲.

吃過飯,老巴去照看馬群了.

吃完飯,阿鹿曬著太陽,有些困的感覺.

小神佑也沒有亂跑,乖乖的在哥哥身邊坐著玩.

這時候大鉤一腳深一腳淺的提著一個袋子過來了.

他站在阿鹿面前,搖晃了一會,才穩下來.

看著躺地上,懶洋洋的曬太陽的小崽子,旁邊還有一個更小的小崽子,像一個小團團.

"哐當"一聲,他把手里的袋子丟到了地上.

"三當家讓我拿來給你的!"

大鉤一開口,就有酒氣噴出來,頭發亂糟糟的,一副沒有睡醒的模樣.

他拿過來的東西,是這次搶劫大家分到的戰利品.

要是沒有三當家的交代,大鉤肯定就拿走大半了.

可是三當家居然過問了一句,讓大鉤的酒都清醒了許多.

雖然三當家看著斯斯文文的,可是還是讓人很忌憚.

他不知道這個小崽子為何第一次打劫那麼凶猛,不要命的沖進隊伍,受了極重的傷,身上插著刀,還能囫圇的活著回來.

記得自己第一次去的時候,差點沒有尿褲子,雖然嘴里喊著殺,可是手腳都是抖的,跑半道上就想往回跑.

年紀還這麼小的小崽子就這樣,誰知道將來會變成什麼樣.

總歸,這樣的狠人還是不要得罪.

大鉤丟下袋子,他又搖晃著回去了.

要回去狂歡,醉生夢死.

吃肉喝酒玩女人.

不枉活著.

阿鹿盯著面前的袋子,小神佑的注意力也被這袋子吸引了過來.

她本來坐在哥哥身邊就覺得很無聊.

小神佑的力氣還是比較大的.

雖然不能把袋子里的東西倒出來,但是她可以腦袋探進去把東西搬出來.

阿鹿靠在那,就見妹妹整個人都鑽進了袋子里,過了一會,就見她拖出了一大塊肉.

很大一塊,尤其是妹妹拖出來的,比她臉還大.

上頭還有鮮紅的血色,縱橫交織的肉紋.

應該是牛肉.

雖然昨天自己一身血,可是現在看到這塊血紅色的肉,阿鹿還是有些激動的.

結果就見妹妹張嘴在肉上咬了一口.

她還沒有長牙,什麼都咬不下來,嘴唇卻沾上了血,眉頭皺的跟小老頭一樣.

"阿佑,生的不能吃的."阿鹿開口道.

小神佑抬頭看著哥哥,一臉委屈的點了點頭.

看著嘴角血紅的妹妹,居然異常好看.

阿鹿很想揉了揉她的小腦袋,不過現在他抬手都疼,只能苦笑一聲.

推開了牛肉,小神佑繼續鑽進袋子里,拖出來一袋白面.

這會子她聞了一下味道,沒有血腥味,才小心翼翼的伸出舌頭舔了一口.

結果沾了一臉白面.

阿鹿看到黑乎乎的妹妹進去,白乎乎的妹妹出來,很想笑.

不過一笑就疼,他還是忍住了.

妹妹好像有點太貪吃了,什麼東西都用嘴嘗的.

"阿佑,這個也不能生吃的."阿鹿又說了一遍.

說完就見妹妹睜大眼睛,無辜的看著自己,鼻子,臉蛋上白白的一點白面.

接著又鑽進了袋子里.

這次她扯出了兩件舊棉衣,一大一小.

好在沒有見她咬棉衣了,阿鹿松了一口氣,卻見小家伙,把棉衣拖著放到了他身上.

小神佑都還不會站起來,卻是一邊爬一邊把衣服拖過來.

冬天的日頭並不熱,風也大,阿鹿還是有點冷的,看著妹妹笨拙的給自己蓋棉衣,阿鹿眼睛又紅了.

看著妹妹又刺溜的爬進袋子,里面應該已經沒有什麼東西了吧,阿鹿看到妹妹拖出棉衣的時候,袋子就癟了,這會子可以看到小家伙腦袋的輪廓.

過了一會,就見妹妹爬出來了.

手里拿著一快銀子.

阿鹿看到銀子上面的口水,就知道剛剛妹妹在里面干嘛,難怪悉悉索索那麼久,應該是嘗了一下這塊銀子.

銀子很亮.

陽光下,閃閃發光.

比阿鹿之前偷拿大管家的那塊銀子還要大塊.

拿了那塊銀子,他被踹的吐血.

還被追趕著深夜進了草原.

現在,他身上多了一個血洞,又得到了一塊銀子.

小神佑沒有放好,那塊銀子咕嚕咕嚕的從阿鹿身上滾下來,落到草地上,壓彎了一顆黃草.

小神佑轉身爬過去,把那銀子撿起來塞進哥哥的口袋里,和她其他寶貝一起放好.

草地上那被壓彎的黃草不知道什麼時候立起來了,大風吹過,搖搖擺擺,卻始終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