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新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魚刺人不見了,東西還在.

他的鋪上,有一捆繩子,之前丟給阿鹿,讓他捆自己的那條繩子.

一把柴刀,上面還有缺口,有血跡,但還是鏽的厲害.阿鹿沒有拿,這麼大把的刀,他用起來不方便.

他還是帶著發現妹妹箱子里的那把小刀.

那把刀很舊,但是很鋒利,阿鹿都沒有見過比那刀更鋒利的,所以平日他很少拿出來.

如果阿鹿有見識的話,就會知道,那是一把祭祀用的刀,用來殺魂,那刀常年用血浸泡的.

國師給大公主神佑做的是拘魂祭.

聖河陰氣重,會把人魂引出來,同時配合他的拘魂祭,就能把大公主的神魂永遠留在聖河底,不會轉世投胎,影響小公主的運勢.

國師在看到上天選擇小公主的時候,就隱約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大公主的運勢被奪.

可是為了申國的國運,他選擇了沉默.

甚至為了小公主運勢穩定,他做了幫凶.

他不後悔.

他是申國的國師.

只是國師也不會想到,會有一個活人跳進聖河,把大公主撈出來.

聖河很遠.

枯骨山更遠.

滿山的枯骨,這是神棄之地.

阿鹿把繩子背身上,沒有拿柴刀,然後去院子牽了魚刺的馬.

阿鹿看到面前這傷痕累累的馬驚呆了.

魚刺平日並沒有好好照顧他的馬.

阿鹿在院子里給馬喂了食,把這匹馬洗刷了一遍.

這匹馬很暴躁.

阿鹿清洗的時候,才發現,它的馬蹄下面嵌著一塊小鐵片,阿鹿給小心的摳了下來.

只是這一下,這匹馬的脾氣就好多了.

它不僅僅渾身是傷,連臉上都髒兮兮的.

臉上不知道是血塊還是泥塊沾著.

阿鹿用水用力的搓洗著.

等到清洗右邊眼睛的時候,阿鹿愣住了.

他掰開了上面的血塊,里面已經腐爛了,空空的.

這是一匹獨眼馬.

阿鹿的手輕輕的碰了碰它的眼睛,那馬哼了哼.

這時候,號角響了.

門口重重的敲門聲.

"出發了,小崽子."大鉤的聲音傳來.

阿鹿騎著馬,很想跟妹妹告別.

不過他很快被擠進了人群.

"這次有大批人馬路過,咱們山寨接下來是吃肉還是吃土,就看這一票了,大伙准備好了嗎?"

"准備好了!殺!"

"殺!殺!"

"殺!"

阿鹿擠在人群中,周圍震天喊殺的聲音,讓他渾身戰栗.

似乎也被喊出了一股戾氣.

讓他想拿著刀,砍殺.

身下的馬也有些不安的氣息.

大隊的人馬,一個個路過那座尖尖的骨山.

阿鹿看到每個離開的人,都會伸手摸一把那里的骨頭.

他也伸手摸了一把.

不知道是不是前頭的人都摸過的緣故,他居然覺得那骨頭是熱的.

這一次出行的人,聲勢浩大,阿鹿見到還有不少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

下山,照例要路過那條骨道.

骨道上,大家走的不快,還前後聊天說笑,像一條長龍一般.

阿鹿坐在魚刺的馬上,跟巴叔待久了,阿鹿決定也給身下的馬起個名字.

阿鹿決定給它起名叫"刺".

走在骨道上,阿鹿忽然心有所感,回頭看了一眼.

他看見了山頂上,洛娘子抱著妹妹在看自己.

妹妹在跟自己揮手.

雖然是很小很小的身影,可是阿鹿執著的認定,那就是妹妹.

看到阿鹿回頭看山上,他身後的大鉤罵了一句:"別回頭,枯骨道上,不能回頭."

一邊罵,還抽了一鞭子過來.

"小崽子,知道你是第一次出來,不過你要是連累我們的話,我第一個先宰了你."

那鞭子沒有抽到阿鹿,但是把阿鹿騎的馬給抽了一下.

骨道很窄.

馬受驚,身體一歪.

阿鹿差點連人帶馬滾落到崖下.

其他人哈哈大笑.

阿鹿沒有再回頭,緊緊的抓著馬繩.

大鉤看不到他的眼神,就看到這個瘦弱的小崽子,脊背挺直坐在馬背上.

骨道實際不算太長,只是大家走的慢.

到了山下,阿鹿前面已經沒有多少人了.

大家都騎著馬飛奔而去.

阿鹿跟在眾人後頭,不快不慢.

原本以為會拖後腿的小崽子,沒有想到騎馬居然不錯.

大鉤心底暗暗詫異.

魚刺那匹馬,半死不活的,每次魚刺要死命的抽,它才跑起來,沒想到,到這小崽子身下,居然很聽話,跑的不慢.

這馬還挑人?

當然大鉤也只是負責帶他,只要看住他不出錯就行,大鉤的關鍵任務還是打劫.

這次來的是大肥羊.

山寨出動了大半的人了.

一群人騎到了事先的埋伏點,就下馬.

並不是所有人都擠在一塊.

阿鹿跟著大鉤有十來人,停在一個溪流邊.

下了馬,阿鹿先檢查一下"刺".

巴叔說過,在外頭搶劫的時候,照看好自己的馬,能救自己一條命.

眼睛受傷的刺,早上被阿鹿解開的眼睛上的血塊,這會子,那里有點腐爛的猙獰.

應該就是之前受傷的,原先的魚刺壓根沒有管.

阿鹿走到了溪流邊,用自己的刀鏟出一塊冰,放到了刺的眼眶上.

有些暴躁的刺,慢慢平緩下來.

其他人原本在聊天,看到阿鹿的動作,都看了過來.

大鉤忽然開口道:"小崽子,你那把刀不錯,你把刀給我,我罩著你."

阿鹿沒有吭聲,給刺敷了冰塊,然後又找了一些咸草,嚼碎了,敷在了那個腐爛的眼睛上,用布包著,用繩子綁起來.

這樣一來,刺就徹底的變成了一匹獨眼馬了.

弄好了馬,阿鹿站在馬跟前,看著大鉤,搖了搖頭.

"我的刀不給別人,刀在我在."

大鉤正想發火,忽然聽到一聲哨聲,這是目標來了的意思.

他顧不上整那小崽子,跳上了馬,其他人也如此,阿鹿也跟著跳上了馬背,跟在這一小隊人馬中,沉默的朝前走.

一群人隱藏在樹林里,這是這一片少有的峽谷山林.

阿鹿騎在馬背上,他的視力極好,其他人還在張望的時候,他已經看到人了.

果然是很多人,長長的一個隊伍,外頭有穿著甲衣的人騎著馬,看著威風凜凜.

可是看清楚那隊人馬之後,阿鹿渾身僵硬.

坐在隊伍後頭的一輛牛車上的一個婦人,正是他的阿娘.

阿娘胖了,摟著一個小胖孩,不知道說什麼,臉上揚起了大大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