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分開
g,更新快,無彈窗,!

草原的星空,很遼闊.

漫天的星辰,擠在一塊像一條河.

許是大鉤那翻話的緣故.

許是大黑病好了的緣故.

許是阿鹿學會了騎馬的緣故.

也許沒有什麼緣故.

老巴不僅僅煮了黑饃饃,還掏出了一條肉干.

很咸很硬的肉干.

老巴一點一點的撕開,撕成了細細的線一般,放到鍋里.

阿鹿都沒有吃過這種肉干.

不僅僅是肉干,那上面是用鹽醃起來的肉干.

吃了會很有力氣.

像阿鹿這樣半大的小孩,是永遠不可能分到的.

可是現在,駝背老巴,居然就慷慨的把這條肉干撕進了鍋里.

阿鹿看著他的動作,很使勁的咽了一口口水.

小神佑看著駝背老巴的動作,她也跟著添亂,把手里啃了一半的亂糟糟的花,一根一根,丟進了鍋里.

老巴並沒有說什麼.

小家伙啃了半天都沒事,就是能吃的,丟進鍋里,正好當野菜.

老巴撕肉條,撕的很仔細.

看到阿鹿那餓狼一般的眼神,他撕開一塊,遞給他,讓他撕.

半大的孩子,正是最能吃的時候.

阿鹿有點受寵若驚的接過那半指長,兩指粗的肉條,有點硬.

不過阿鹿的手指修長,不像老巴的手指,粗大彎曲.

阿鹿的手心也有很多繭,只是畢竟是少年,一雙手皮膚還是細嫩.

撕肉絲的動作,更加好看細膩.

也很莊重.

圍著火堆,看著鍋,等飯熟.

這是一件很美好,很有儀式感的事情.

至少對阿鹿來說是這樣的.

火光照的妹妹的臉也紅撲撲的.

眼下,吃飯最重要.

至于明天要去頂替魚刺,對少年阿鹿來說,那是明天的事情.

遠遠比不上眼前重要.

老巴卻想的比較遠.

他一邊拿著一根棍子,攪著鐵鍋.

一邊道:"魚刺是個無賴,但是腦子不夠數,以前他總會找我茬,有一晚,我假裝在煮人肉給他看,實際我只是撿了個骨頭丟進去,那以後,他就不敢招惹我了.腦子不夠數的人,死的總是比別人快."

阿鹿有些驚訝的恩了一聲.

他已經確定,被丟下骨潭的人,應該就是魚刺了.

"山上,有三類人.一類人是主力,去打劫.一類人像我這樣,在山上干活.還有一類人,老弱病殘,他們住在俘虜洞里,等著變成白骨,就堆在骨山上,你是運氣好的."

"恩,我的運氣很好的,我有妹妹,有天神保佑."阿鹿堅定的道.

老巴看著火堆邊的小家伙,小小一團,一臉笑容,他也沒有再說.

肉香已經溢出.

可以開食了.

看到老巴自己也是小心翼翼的吃著加了肉的糊糊,阿鹿很感動.

"巴叔,等我有了錢,我也給你吃餃子.比這個還香,肯定是最好吃的東西."

老巴認真的吃著糊糊,沒有理少年的許諾.

活著再說.

……

第二天.

天才蒙蒙亮,阿鹿就出發了.

他背著妹妹去了山寨里.

身後跟著一匹大黑馬.

穿過長長的山洞,藤橋,斷崖小道,仿若來到另外一個世界.

山洞下的馬場,只有蒼茫的草原和馬和駝背的巴叔.

讓他覺得安心.

可是山洞上,居然人聲鼎沸,人來人往.

熱鬧的像個集市.

阿鹿有點緊張.

這里的每個人,看著都很凶惡.

阿鹿感覺的出來.

然後阿鹿看到了人群中的三當家.

笑容溫和,一身長袍.

似乎在和人說話,很是隨和的模樣.

一旁有人碰了三當家一下,三當家也只是輕輕的伸手避開了.

阿鹿卻臉色刷白.

他可以確定的知道魚刺是怎麼消失的了.

忽然間,他覺察到三當家在看他.

阿鹿渾身繃緊,感覺身體都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可可,亮亮來了."一個溫暖的聲音,打斷了他.

阿鹿只覺得所有的力氣重新回到了身上.

他順著妹妹的聲音,抬頭看去.

洛娘子來了.

洛娘子穿著白色的衣裙,外頭系一件純白的斗篷,可是還是蓋不住她那雪白的肌膚.

白裙白袍都很白,她的肌膚卻是白的會發光一般.

阿鹿覺得一天不見,洛娘子更好看了.

阿鹿一個半大小子都這樣覺得,更別提山寨里那些糙漢子了.

洛娘子出現,簡直讓熱鬧的山寨都安靜了好長一會.

阿鹿擔心妹妹撲過去,雙手按在了她背上.

好在妹妹很聽話,只是喊了一句.

洛娘子走近了,阿鹿背著妹妹後退了一步.

其他人見這一幕,哈哈大笑起來.

要是他們,天仙一樣的洛娘子靠過來,他們一定會貼上去,雖然不敢做什麼,哪怕聞聞香也好.

"那個小崽子居然怕的倒退,恐怕還不知道女人的好."

"等他知道女人的好,肯定立馬就挺了."

"哈哈哈……"

一群糙漢子肆無忌憚的說笑著.

三當家沒有笑.

"聽說你頂了魚刺的位置,下山打劫可不能背著這個小家伙,你出去的時候,放我這,你活著回來,還給你,咳咳."

洛娘子不知道為何,聲音沙啞,說話的時候,還咳嗽了一聲.

阿鹿手里握成拳.

看著滿山看熱鬧的人.

沒有看不遠處的三當家,他知道他站在那看自己.

他松開了拳頭,小心的把妹妹放下來.

遞給了洛娘子.

往日看到洛娘子就撲過去的妹妹,今天卻掙紮著不肯走.

妹妹拽著自己脖子的那個圈圈,小手抓的緊緊的.

很是用力,大大的眼睛,大大的瞪著自己.

阿鹿拍了拍妹妹的手,勉強的笑道:"放心,哥哥會回來接你的."

小神佑的手被阿鹿掰開,很用力,她落入了洛娘子的懷抱.

阿鹿站在那,看著洛娘子把小神佑抱走.

他瞬間覺得自己成了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因為連那大黑馬,都顛顛的跟在洛娘子身後走了.

周圍的人,都在笑.

他看到妹妹在洛娘子肩上,跟自己揮手.

他看到她在喊"可可".

洛娘子抱著小家伙,看到她還爬在自己肩頭跟她哥哥揮手,無奈的道:"這麼遠了,你哥哥也看不見."

小神佑很執著的揮手,哥哥看得見,她也能看得見哥哥.

能看見的.

真的.

她趴在洛娘子的肩膀上,看著變的越來越小的哥哥.

很是難過.

她不說話,只是執著的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