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頂替
g,更新快,無彈窗,!

傍晚的草原,很美.

夕陽成片成片的撒過來.

草雖然不綠,可是草原非常的廣闊.

阿鹿跟著老巴在馬群里轉了一天.

雖然累,心里卻非常開心.

看馬,比釘木樁是有意思很多的一件事.

尤其是,此刻,老巴告訴他:"你可以挑一匹嗎,試著騎一下."

阿鹿有些緊張,更多的是興奮.

心跳都加快了.

少年的臉,在夕陽的照耀下,金紅金紅的.

從心底里透出興奮的笑容.

他努力的回想著巴叔說的話,要怎麼挑一匹好馬.

每一匹馬,他其實都覺得好,很是親切.

不過他還算耐得下性子,沒有隨意的選一匹馬,而是認真的按巴叔說的一點一點的看.

他是新手,選一匹溫順的新馬就好.

一圈的看下來,他才挑中了一匹白色的小馬.

也不是純白色的,腦袋是白的,身上卻有些雜毛.

背上有一條黑線.

看著很精神活潑.

眼睛非常好看,阿鹿看它的眼,似乎會說話一般.

他和這匹馬對視了一會,然後,他的手,輕輕的放在了馬的腦袋上.

小白馬扭著頭避開了一下.

阿鹿沒有收手,小白馬也沒有再躲.

輕輕的揉了一下馬的腦袋.

然後阿鹿把手順著馬的腦袋到了後背.

馬毛有點紮.

馬肚子在輕微的動.

阿鹿的手也在抖動.

他很激動.

感覺手下還有點溫熱.

老巴看著少年那細微顫抖的手,難得眼神有了溫度,點了點頭.

"剛開始騎馬,不要怕,放松,慢慢來."

阿鹿用力的一蹬,躍上了馬背.

一下子,他從馬群里,到了馬群之上.

這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馬背上,他看到了往日看到的風景,卻是另外一種模樣.

他看到了成群的馬,看到了廣闊的草原,看到了草原之外的沙山,看到了沙山之後的雪山.

又渺小,又遼闊.

又遙遠,又貼近.

他的腿夾了一下馬,身下的馬開始蹬蹬蹬的往前走.

阿鹿的身體也跟著小馬在搖擺.

馬群被活潑的小白馬撞開了一條道.

身後老巴看著少年那纖細略微僵硬挺直的背,又忍不住喊了一句:"慢點,別怕."

阿鹿點了點頭,心里卻覺的自己要飛起來了一般.

小白馬從容的往前走.

他見過別人騎馬,這是他第一次自己騎馬.

感覺很奇怪.

很興奮.

白馬脫離了馬群,從小跑到飛快的奔跑,速度越來越快.

阿鹿僵直的後背,隨著馬的顛簸,也漸漸放松下來.

他覺得風越來越大,他尖叫起來.

"啊!"

少年變聲期的喊聲,尖銳又喜悅.

他把老巴和馬群遠遠的甩在後頭.

他喜歡騎馬.

騎馬真的很好玩,比他想的更好玩許多.

馬上的視野更好了,更遠了.

阿鹿的身體跟著馬一起顛簸,並沒有老巴說的那種難受的感覺,反而覺得全身都舒暢了.

他臉上都是暢快的笑容.

他看的很遠,看到了前面有個小坡,小坡上有一支淡藍色的小花.

花瓣很小很小,才他手指甲一樣大.

夕陽照耀下,發出漂亮的藍光.

微風吹拂,小花慢慢的搖擺.

阿鹿騎著馬,要到跟前的時候,他忽然彎腰伸手去摘了那朵小花.

等到他和馬越過那個小坡的時候,他手上已經多了一株小花,妹妹一定喜歡.

這是他和小馬共同默契的完成的一件事.

阿鹿深呼了一口氣.

老巴遠遠的在馬群里,看到這場景,簡直是驚嚇的一頭冷汗.

真是作死的小崽子.

等他回到自己跟前,他非揍他一頓不可.

可是緊接著,看到那小子時不時就來這樣一個動作,騎在馬背上,居然俯身去草地上摘東西.

每一次看的老巴的心髒都忽上忽下的.

老巴罵了一句髒話"趕著去死的狼崽子!",

風太大,距離太遠,即使是罵人的話,也被吹散了,根本聽不到.

等到阿鹿騎著馬回來,安然無恙,平日沉穩嚴肅的小臉,此刻紅撲撲的,透著喜悅.

看到他這模樣,老巴一肚子罵人的話,都說不出來.

只是忽然覺得異常羨慕,回想自己第一次騎馬,大概也是這樣的,胸腔都開闊起來.

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是個駝背.

少年崽,年少真好.

阿鹿騎著馬回來,到了馬群里,輕松的跳下馬,一臉期待的看著老巴,問道:"巴叔,我騎的如何?"

老巴看著他手里那束花,長長的眉毛挑起來了,哼了一句:"湊活."

阿鹿喜不自禁,一點都不為這一句湊活喪氣,興奮的道:"那我明兒多練,一定會更好的."

他把采來的花,紮成一束,去找妹妹.

阿鹿看到妹妹的時候,她乖乖的趴在大黑背上,睡的香甜.

等自己過來的時候,她才懶懶的睜開眼.

阿鹿把花遞了過去.

"哥哥給你采的,喜歡嗎?"

小神佑打了個呵欠.

看到哥哥遞過來的花.

她坐起來,抱著花聞了聞.

老巴跟著過來,看到就是這一幕.

大馬,嬰孩,鮮花.

好看的像一幅畫.

可是接著他的駝背又抖動了.

就見那小崽子張開嘴,一口一口的咬著那花,整個腦袋都埋進了花叢里.

阿鹿哈哈大笑.

不管妹妹是喜歡看花,還是吃花,只要妹妹高興就好.

太陽西下,馬群歸巢.

駝背老巴又燒起了火堆,開始煮饃饃.

少年阿鹿幫忙添柴火.

小神佑抱著一束花,在啃,啃的很認真.

一臉的花,一臉的口水.

大黑馬甩尾巴.

很安逸.

直到一個長長的影子,投了過來.

白天來選馬的漢子,又出現了.

"魚刺找不著了,估計是死了,三當家讓我來傳話,以後讓這小崽子頂魚刺的位置."

漢子叫大鉤,他擅長使鉤子.

他對老巴很不客氣.

看著那一鍋黑糊糊,隨意的抬腳踹了一把.

嘲諷道:"狗吃的都比你們好."

老巴木著一張臉道:"命沒了,什麼都吃不了."

大鉤還想說什麼,突然身邊靠近一匹大黑馬,哼著氣,把他嚇一跳,罵罵咧咧的走了.

火苗繼續燒著.

阿鹿想到了昨晚被丟進骨潭的人有點沉默.

老巴開口道:"機靈點,少說,多看,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