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種菜
g,更新快,無彈窗,!

親眼看到有人殺人.

阿鹿以為自己肯定會睡不著.

或者做一整夜的噩夢.

可是抱著妹妹,聽著妹妹平穩的呼吸聲,他居然就那樣睡過去了.

再醒來,天亮了.

阿鹿推開門.

門口大黑馬在不遠處慢吞吞的吃草.

草地上照例有厚厚的冰.

只聽到大黑連冰帶草,嚼的"嘎吱嘎吱"響.

阿鹿走過去,蹲在大黑跟前,看他的眼珠,好像好了一些,沒有昨天那樣渾濁的感覺了.

他伸手想拍拍它的腦袋,結果被它給躲開了,還抬頭哼了自己一鼻子.

阿鹿有點納悶,大黑和妹妹玩的時候可乖巧了,讓他以為老巴說馬王很凶是嚇唬人的.

不過想到自己昨晚看到的那一幕,阿鹿還是決定相信老巴的話,他沒有再去碰大黑,起身回木屋了.

因為他看到木屋里的妹妹醒了,妹妹的手又在抓腳,往嘴里塞.

看得遠還是很好的.

只要看著妹妹,阿鹿就覺得高興輕快起來.

他哼著不知名的曲調,開始生火燒水,煮饃饃.

現在早飯都有一個黑饃饃加上野菜,阿鹿覺得很滿足.

阿爸走後,他很少吃飽過.

現在雖然被抓到了枯骨山上,阿鹿覺得這樣的生活也不賴,至少能吃個七八分飽.

只是想到昨晚看到的畫面,阿鹿又微微皺了皺眉.

聽到草鋪上,妹妹翻身爬來爬去的,著急的轉圈圈爬,阿鹿知道妹妹想拉粑粑了.

他抱著妹妹到小木屋後頭不遠處,外頭有柵欄圍起來,一面是臨著骨潭,頂上沒有遮蓋.

阿鹿給刨了個小坑,抱著妹妹蹲在坑邊,妹妹很害羞,每次拉粑粑都會漲紅臉.

小神佑:不是害羞,是在發力……o(╯□╰)o.

阿鹿發現自己不盯著妹妹看,妹妹會拉的快一點,有時候,他會朝天看.

天上有云,有鳥.

不過今天,他透過欄杆的縫隙,忍不住想往骨潭下面看.

平日往下看,都是深不見底,黑乎乎的.

他昨晚看到有人被丟了進去.

他有些害怕.

昨日,灰毛也是跳了進去.

可是現在他探著腦袋,看骨潭下面還是一片漆黑,和之前區別的就是,他之前看到的是純粹的黑,現在看到的卻像是遮著一層黑霧.

小神佑憋不出粑粑,扭頭看哥哥,見哥哥看黑潭,她也探著腦袋往下看.

底下躺著一匹馬,一個人,一堆骨頭.

不好看.

小神佑又憋著臉繼續使勁.

只聽到撲哧一聲.

終于解決了.

瞬間神清氣爽.

不過阿鹿沒有立刻抱著妹妹走,而是小心翼翼的用土把那個小坑埋起來.

第一次妹妹拉完粑粑之後,第二天,那邊居然長出了一顆小綠草.

阿鹿就注意上了.

他常年在草原放牧,什麼能吃不能吃,還是能看出來的.

那顆小綠草一看就是屬于能吃,而且很好吃的種類.

所以之後抱妹妹拉粑粑的時候,阿鹿都注意,並排著挖小坑,然後埋土.

現在已經有一小片綠綠蔥蔥的綠草了.

在一片荒茫的草地上,還是很稀罕的.

朝陽升起,均勻的灑在了那綠苗苗上,小綠葉更綠了,根莖也比昨日粗了一些.

阿鹿欣喜的看著這一片綠色.

甚至想到,過不久,就會有一大片綠了.

回頭捏了一把妹妹的臉蛋.

真是個神奇的小家伙.

他現在看妹妹的臉,似乎沒有那麼黑了,也肉了許多.

一雙眼睛依舊黑不見底.

像最漂亮的石頭一樣.

"等這些草長大了,我們可以用來包餃子吃,餃子你知道是什麼嗎?哥哥以前見大巴司吃過,用白面,裹上肉,和菜,那一定是人世間最好吃的東西,哥哥好好干活,將來給你吃餃子."

阿鹿說著說著,忽然間覺得自己找到了新的目標.

不僅僅要活著,還要過上讓妹妹能吃餃子的生活.

這樣一想他就覺得渾身是勁.

小神佑聽不懂哥哥說什麼,不過見哥哥的模樣,似乎很精神.

她拍著手掌喊道:"可可,可可."

雄心壯志的阿鹿抱著妹妹回去.

木屋的火繼續燒著.

火上的鍋還繼續煮著,硬的跟石頭一樣的饃饃煮化了,野草一樣的干菜也煮軟了,黑乎乎的一大鍋,咕嘟咕嘟的冒著泡.

阿鹿自己吃了一口,喂妹妹一口.

"將來吃餃子."阿鹿慎重的重複道.

小神佑跟著喊道:"腳腳."

一邊用手掰腳,使勁把腳送嘴里.

阿鹿笑嘻嘻的道:"是餃子,不是腳趾."

……

皇宮里,小昭後揮手拍掉了面前那白瓷碗盛著的燕窩.

清脆的白瓷落到地上,碎成幾塊,還是很漂亮,透亮潤滑的燕窩灑在地上,也還是很好吃的模樣.

一大片宮女嘩啦啦的跪下.

皇上正好進來.

看到這一幕,微微皺了皺眉.

"誰又惹我的阿昭生氣了?"皇上坐了下來,先去抱小公主.

用純金絲線繡著鳳凰圖案的繈褓里的小公主,皮膚白淨,眼睛水汪汪的,很是漂亮.

"我受點委屈沒有什麼,可是他們居然敢用發黃的燕窩來喂伊兒,萬一吃壞了肚子可怎麼辦."小昭後雖然一臉惱怒,秀眉輕挑,卻也還是好看活潑,而且在宮里,她連後冠都不戴,說是擔心抱孩子的時候傷到孩子,一身極舒適的感覺.

宮女們瑟瑟發抖.

今年氣候怪異,那些燕窩已經是送上來最好的燕窩了.

"是該罰,伊兒可是我申國的福星,委屈誰也不能委屈她,來人,去朕的私庫里把荊國送來的燕窩拿來."

小昭後臉上惱怒微減,跟著一起逗弄女兒.

屋子里極其溫暖,擔心有煙氣,小公主的屋子,連炭盆都沒有,而是圍了一個滾熱的池子,專門的宮女負責燒水,一遍一遍的蒸著屋子,這樣小公主能穿的自在舒適的在屋子里玩耍.

……

阿鹿喂妹妹吃一口,自己吃一口,一大鍋饃饃糊糊很快就見底了.

兩人的飯量都很大,總覺得肚子像無底洞,填不滿.

阿鹿用水涮了一遍黑乎乎的鍋,把鍋底的鍋巴也鏟開,就著涮鍋水也和妹妹一人一口喝了,才覺得似乎有一點點飽.

兄妹兩靠在門口,挺著小肚子,對著陽光,眯著眼,有一點點暖和,這一刻,很是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