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殺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枯骨山上,骨頭很多.

一路上都有各種骨頭.

有人骨,有獸骨.

隨處可見.

看屋子門口獸骨的形狀和多少,基本可以判斷這人在山寨里的地位.

洛娘子住的屋子門口,有一段路,都是潔白的骨頭鋪起來的.

往日,洛無量走在上頭,都覺得不是很舒適.

可是今天,不知道為何,或許是光顧著自己身體的不適,她走在上頭完全沒有感覺.

回到屋子里.

洛無量就躺下了.

但是總覺得喉嚨不舒服,想到那小家伙笑嘻嘻塞給自己一條蟲子,洛無量眉頭就抽了抽.

她知道那小家伙的意思.

抱了那麼多天,喂了那麼多天的奶,洛無量還是很了解那小家伙的.

她在討好自己.

所以喂了自己一條蟲……

躺在床上的洛無量想到這一幕,還是忍不住想嘔吐,然後她就真的吐了.

一陣的惡心上湧.

她嘔的一聲吐出了一團血塊.

把婢女小桃嚇一跳.

小娘子每月這幾日都不太好,沒有想到今天居然還吐血了.

看著地上那一團血汙,小桃有點心驚膽戰的收拾了.

小春猶豫了一下,轉身去報告大當家.

小春去的時候,大當家正在和三當家議事.

聽到小春說洛娘子吐血了,大當家站了起來急忙忙往外走.

三當家也站了起來,卻又坐了下去.

小春有些詫異的低下了頭,跟著大當家急忙往外走.

等到大當家進來的時候,洛無量已經沉睡了.

睡的比平時都熟.

看著臉越發蒼白了.

大當家在床邊坐了一會,就起身走了,並沒有留下來.

李丑雖然格外喜歡洛娘子,可是他更執著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

看到洛娘子已經睡去,他還是起身去了別處.

深夜,枯骨山,似乎都陷入了沉睡.

月光明亮.

照的骨頭越發潔白.

一個白影,輕輕的推開了一扇門.

踩在那潔白的骨頭路上.

和骨頭融為一體.

又推開一扇門.

月光灑進門里,夜風也跟了進來.

帷帳輕輕的揚起了邊角.

白影走近了床邊.

看著帷帳里沉睡的女子,聽著她均勻的呼吸,他那皺著的半邊眉毛,輕輕舒展開,貪婪的又看了一眼她的睡容.

月光從窗子里灑下.

透過透明的帷帳,照在她臉上.

透露出一種聖潔又豔麗的美.

白影退到了門邊,生怕驚動了熟睡的女子.

又一陣風.

白影消失了.

床上熟睡的洛無量,睜開了眼睛.

白影快步的走出屋子.

他在屋子外頭,遇見了魚刺.

今年冬日冷的極早.

草原上的商隊都比往年少.

派出去打劫的人,收獲很少.

魚刺總覺得吃不飽,夜里總愛出來晃蕩.

于是他看到了三當家居然從洛娘子的屋子里出來.

魚刺眼睛都亮了.

就知道三當家和洛娘子有一腿,否則平白無故弄兩個小崽子上山做什麼.

聽說洛娘子喜歡那個小崽子.

還去喂奶.

嘖嘖,他都沒有喝過奶,還是人奶,想必三當家喝過.

想到這里,魚刺的呼吸都重了.

三當家看見魚刺,面對面.

三當家的表情很平和.

除了他那被削掉的半邊眉毛,三當家一點都不像盜匪,反而像個書生,尤其今晚,穿著一身白袍的他.

"吃了嗎?"三當家語言平和的問道.

如同白日見面的時候一樣.

倒是讓魚刺有些不自在.

"吃了,又餓了."

"我那有酒."

魚刺面色一喜,這是三當家要封口.

看到三當家轉身就走,他也趕緊跟上.

果然如魚刺所料.

他到了三當家住處.

三當家居然親自給他斟酒.

還有好菜.

喝著酒,魚刺拍著胸脯道:"三當家放心,我絕對不會告訴大當家的."

三當家也喝著酒,他點了點頭,臉上甚至還有一個淺淺的笑容:"我很放心,你不會告訴別人."

魚刺拿著酒杯,酒很香,這是他這輩子喝過最香的酒.

然後他嘴角留出了一串血,眼神驚愕的看著三當家.

他是盜匪,自然也是心狠手辣,處處防備.

跟來的時候,他走後頭,以防三當家對他下手.

喝酒的時候,他等三當家先喝.

別看他大咧咧的,實際也很心細.

可是此刻.

他怒目圓睜,想呵斥一句,都已經開不了口.

就看著三當家施施然的拿著酒杯,一口一口的喝著.

他不會給魚刺解惑,他從來不多說廢話.

酒喝完了,魚刺咽氣了.

看著魚刺的身體,他有點惱,這時候,要把他送骨潭去,真累,本該睡覺,做一個好夢的.

他拖著魚刺的身體,朝山洞走去.

他的住處,離山洞最近,所以每日,洛娘子去馬場,他都能看見……

小木屋里的阿鹿,興奮的睡不著,他發現自己的眼神變好了,能看好遠好遠.

要不是妹妹睡著了,他恨不得出去打個滾,再好好看看.

不過此刻也只能抱著妹妹,從木屋的小木窗里往外看.

木屋的小窗能看到骨潭對面的山洞,以前看,就是黑乎乎的一片,可是現在他能看見山洞的輪廓,甚至還有洞口那一叢的小草……還有一個人,拖著另外一個人,丟進了骨潭.

阿鹿瞪大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