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睡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吃過奶的小神佑,居然在洛無量的懷里睡著了.

被喂了一條蟲子的洛無量,整個人都僵硬了,可是看著小家伙安逸的閉著眼睛,平穩的呼吸著,她卻發不出脾氣.

剛剛那條小蟲太奇怪了,小家伙丟進她嘴里,她想吐都沒有吐出來,好像一下子入口就化了.

還是甜的.

可她總覺得喉嚨里好像有東西一般.

她今天沒有過來,是有點置氣的意思,可是也是因為她身體不適,小產後,每個月這幾天,她總覺得身體很疲憊.

她僵硬著臉把睡著的小家伙遞給了阿鹿.

今天洛娘子沒有像往常一樣過來,妹妹哭了好久,阿鹿發愁的很.

這會子看洛娘子把熟睡的妹妹遞過來.

他忍不住開口道:"阿佑喜歡你,你沒來,她哭了很久."

洛無量很想呸一句,這小家伙就是想吃的了.

可是她想到剛剛自己張口居然被喂了一條蟲子,這會子,一開口就覺得有一條蟲被放到嘴里似的,她一言不發的帶著婢女走了.

阿鹿把睡著的妹妹背在身後,繼續干活.

他現在的差事,就是照顧大黑和灰毛.

大黑是他給取的名字.

阿鹿發現大黑就是眼珠子渾濁了一些,行動還是很正常的.

灰毛卻有些蔫了,昨天趕過來的時候,還會蹦蹦跳跳,今日卻已經在一個地方不走動了.

它的眼珠,像是放壞的雞蛋一樣,蛋黃和蛋清都混在一起了.

阿鹿仔仔細細的撿了最嫩的草,放到它跟前,它居然也不吃.

到了傍晚的時候,灰毛就忽然跪下了.

阿鹿嚇一跳.

趕緊去把老巴喊來.

老巴看到灰毛這個模樣,陰沉著臉.

就見他用力一拖,居然把灰毛給拖起來了.

然後拉著灰毛往阿鹿晚上住的小木屋的那個方向走.

阿鹿背著妹妹,小心的跟在後頭,大黑也慢吞吞的和他並排走著.

越靠近小木屋,阿鹿感覺到大黑走的越慢,但是老巴卻走的極快,被老巴拖著的灰毛也走的很快,有種迫不及待的感覺.

看著那匹小灰馬居然跟著老巴跑了起來,阿鹿還挺激動的,說不定是好了.

可是他臉上的笑容還沒有揚起來,就凝固住了.

他看到老巴越走越快,灰毛也越跑越快,傍晚的夕陽,照著它矯健的身影,十分好看,灰毛是一匹漂亮的小馬,長大後,一定是匹健壯的大馬.

然後,就見灰毛縱身一躍.

那一躍真的非常美.

跳起來,似乎比他的小木屋還高.

可以看到灰毛漂亮的尾巴高高的揚起.

還聽到了灰毛高聲的嘶叫,很是愉快.

可是前面是骨潭.

深不見底的骨潭.

只是一躍.

再沒有聲息.

老巴又回到了馬群.

留下了阿鹿背著妹妹,孤零零的站在大黑身邊.

阿鹿現在深刻的明白了,昨天洛娘子說的話.

大黑會死.

大黑死的話,他也會死.

阿鹿忽然覺得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干了一般.

身體很疼.

少年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卻從來沒有吃飽過.

之前還被大管家重重的踹了一腳,吐了血,身體一直沒有好.

這些,對阿鹿來說,都不算事,他覺得能和妹妹在一起,還活著,就有希望.

可是這一刻,死亡好像又臨近了.

阿鹿有些茫然.

小神佑醒了.

伸手揪哥哥的耳朵.

阿鹿回頭看妹妹,有些勉強的笑了笑.

感覺到妹妹開始掙紮,知道她待不住了,就把她放下來.

小神佑被放到地上,看到哥哥傻傻的站在那大黑馬身邊,一人一馬都望著前方.

小神佑不喜歡哥哥和馬都用屁股對著她.

于是大聲的喊道:"可可,可可!"

口齒不清的叫聲,很軟很暖.

阿鹿回過頭,在妹妹身邊坐了下來.

那大黑馬也沒有再看骨潭,跟阿鹿一樣,伸著腦袋湊了過來.

就見小神佑從她放寶貝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子硬邦邦的小蟲子.

她放了一條小蟲子到哥哥跟前,然後自己面前也放一條,看到湊著腦袋過來的大黑馬,小神佑猶豫了一下,也挑了一條最細的,放它面前.

然後又在哥哥面前放一條,自己面前放一條,哥哥面前放一條,自己面前放一條,哥哥面前放一條,自己面前放一條……

大黑馬看到輪了幾茬了,居然都沒有自己的了,十分委屈的"嗷"了一嗓子.

小神佑扭頭過去,大黑馬似乎一下子喜悅起來.

結果就見小神佑把它面前的小蟲子撿了回去……回去.

阿鹿看到大黑馬眼睛都瞪大了……

然後看到妹妹把撿回去的那條小蟲子折成了三段,放自己面前一段,放他面前一段,放大黑馬面前一小小段……

看著自己面前三條半蟲子,妹妹面前三條半蟲子,大黑面前短短的小半條蟲子,再看到大黑馬那似乎飽含委屈的眼神,阿鹿忍不住"噗嗤"的笑出聲.

妹妹太聰明了.

結果還沒有笑出聲,就見妹妹把三條半小蟲,抓起來就塞嘴里,吧唧吧唧的吃掉了.

阿鹿:……

扭頭見那大黑馬,居然也伸出舌頭,把它面前的小半截蟲給卷進嘴里吃掉了.

阿鹿看著自己掌心的三條半條硬邦邦的小蟲子.

一頭黑線.

看著妹妹專注的盯著自己.

那大黑馬還一臉嘴饞的看著自己.

好像很好吃?

經常沒有吃飽,挖野菜抓蟲子,阿鹿也干過的.

他沒有猶豫,學著妹妹的樣子,把那小蟲一氣全丟進了嘴里.

甜的!

然後他面色一黑,躺倒在地上,一會兒就有均勻的呼聲傳來.

小神佑一臉納悶,小手撓了撓臉.

大黑也一臉納悶,腦袋碰了碰少年.

一人一馬有些茫然的看著熟睡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