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病馬
g,更新快,無彈窗,!

葫蘆口的位置,豎起了一排的木樁.

這是阿鹿十天的成果.

他干活很賣力,也很聰明.

年紀不大,卻很耐心.

他每天埋的木樁,第二天總會有倒下的.

他也不氣餒,不斷的改進.

先是埋石頭,發現還會倒,又把坑挖的更深,石頭埋的更多,結果第二天來,木頭樁子照例有倒下的.

之後,阿鹿沒有繼續挖深坑,埋石頭,而是找了許多的黏糊草,埋木樁的時候,把黏糊草一起拌著石頭和土埋進去.

今天早上過來.

木樁再沒有倒下.

老巴終于點了點頭.

看著背著小崽子的阿鹿開口道:"今天開始,你可以照顧馬了,每天會給你多加一個白饃饃."

阿鹿一臉欣喜.

雖然妹妹現在每天幾乎都可以從洛娘子那里加餐,但是畢竟不是長久之計,那洛娘子喜怒無常,阿鹿有些擔憂.

要是有多一個白饃饃,妹妹就可以吃白饃饃了.

離開了葫蘆口,阿鹿跟在老巴後頭.

老巴挺喜歡這機靈小孩,沒有為難他.

掏出一個罐子,倒出了一堆黃色液體,對著阿鹿身上撒了上去.

連小神佑身上都被沾了一些.

臭臭的.

"山上的馬多是野馬出生,烈的很,尋常人靠近都要被撩橛子,給你撒一點馬尿,就好了,你不要告訴別人,這是我的秘方."

阿鹿忍著那臭味點了點頭.

"謝謝巴叔."

老巴收起罐子,實際上他不怕這小子告密,前頭一個小伙就把他的秘方告訴別人,山寨里,早有人眼紅他養馬的差事.

不過那人來了,塗了一身的馬尿也沒用,大搖大擺的走進馬群,卻是被老巴進去拖出來的,頭骨都被踹歪了.

同樣是馬尿,他收集的馬尿可是馬王的尿.

尋常的根本沒有用,這才是他真正的不傳之秘.

沾染了馬尿的阿鹿,還是有點激動的.

每天在那埋木樁子,看著那馬群奔騰而來的時候,心中總有一些熱血沸騰的感覺.

阿鹿從來沒有騎過馬.

曾經,他阿爸阿媽還在的時候,他的夢想就是有一群自己的羊,有一匹自己的馬.

他可以騎在馬上去放羊.

大巴司家的少爺就有馬.

還是漂亮的粉紅色的.

後來……

他只是想活著.

似乎感受到哥哥的情緒低落,小神佑伸手揪了揪哥哥的耳朵.

阿鹿轉頭跟妹妹笑了笑.

"騎馬嘍,哥哥帶你騎大馬!"阿鹿步伐快了一些,小跑起來.

小神佑"咯咯咯"的笑起來.

她喜歡哥哥奔跑的感覺.

好像一搖晃,她就開心.

老巴沒有回頭,聽到那小崽子的笑聲,腳步頓了頓,又繼續往前走.

遠遠的看馬群和走近看,完全是兩個感覺.

老巴喜歡馬.

他像是照看孩子一樣,照看每一匹馬.

"馬王性子最烈,其他馬都可以碰,馬王不要碰."老巴再次警告道.

阿鹿乖乖的點頭.

心里還是有點納悶.

那晚上看到的馬,好像就是老巴說的馬王,頭上凸起個包包的,阿鹿看著整個馬群,就那一匹.

"馬王頭上為什麼有個包?"阿鹿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老巴也不知道那黑馬為啥頭上有個爛包包,看著好像是撞哪了一樣,不過那可是馬王,老巴自然不能這麼說,他咳嗽了一下道:"頭上有犄角,那是化龍之相,馬王頭上有個包,應該是有龍族的血脈."

阿鹿一臉驚訝:"龍馬?"

老巴隨口一說,也不是很清楚,不願阿鹿再問,開口道:"反正你就記住,沒事別招惹馬王.今年天氣反常,早早就入冬了,馬怕寒,一病就熬不住,你仔細看這些馬的眼珠子,眼珠子濁了,就病了,病馬要單獨隔開,不然其他馬很快也會病的."

阿鹿老老實實的點頭,跟著在老巴後頭,看他摸摸這匹馬,又拍拍那匹馬,每匹馬的眼睛都看看.

果然,一會兒,他就挑出了一匹馬,灰不溜秋的,眼珠子也是灰蒙蒙的.

"灰毛,你居然也病了."老巴輕輕的摸著那匹馬,顯然有點難受.

看到這場景,阿鹿也覺得有點難受,就好像當初,看到妹妹生病了一樣.

這時候身後的妹妹,忽然伸手拍自己.

阿鹿看妹妹伸手比劃了一個方向.

不知道那邊有什麼.

阿鹿順著妹妹比劃的方向走過去.

然後,他再次看到了那匹頭上有爛包包的馬王.

其他馬都離它遠遠的,它單獨一匹馬站的高高的.

它望著自己和妹妹.

阿鹿看到它的眼珠,是灰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