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有奶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看著這些馬,別讓馬跑到骨潭那邊,看到有過來的,你就用鞭子抽回去,馬群怕生,你才來,別靠近他們."

老巴遞給阿鹿一根暗紅色的鞭子.

上頭像是常年被血沾染.

阿鹿慎重的點了點頭.

老巴交代這一句,就快步走進了馬群里.

留下阿鹿站在那條老巴指出來的分界線.

所謂的分界線,像一個葫蘆腰,兩邊大,中間狹窄,兩邊插著爛木頭樁子.

阿鹿轉頭看看木屋,小小的一座木屋,孤零零的在邊緣.

再轉頭看看那馬群,悠閑的低頭吃草散步,並沒有要跑過來的意思.

阿鹿不明白這沒頭沒尾的交代是什麼意思.

不過經驗告訴他,聽話是最好的選擇.

老巴走進馬群很忙碌,見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馬的前頭,伸出大手,捏捏馬肚子,馬腿……

阿鹿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他規矩的坐在了那木樁邊上,把背後的妹妹放下來.

妹妹很乖,一雙眼睛,大大的看著自己,阿鹿止不住的開心.

"你有名字了,比我的好聽,你叫神佑,我以後喊你阿佑."阿鹿輕輕的捏了一把妹妹的臉蛋.

"啊啊……"小神佑只會說這個.

阿鹿拿出了之前裝羊乳的小木桶,把早上燒的鍋巴糊糊倒出來,小心的給妹妹喂.

有點涼了,不過總比沒有好.

糊糊的湯很希,喝幾口,妹妹就不想喝了,把臉轉過去.

阿鹿也沒有勉強,把剩下的一口氣自己喝了.

也沒有飽,但是好歹墊了一點肚子.

阿鹿看著老巴走進了馬群深處了,他坐在這里,什麼都不做,好像也不好.

路邊還有幾根爛木頭,像是被撞倒的.

阿鹿想了想,把那爛木頭拖了過來,然後開始挖坑,他找了跟小木棍,一下一下的撬地上的土.

這里的土似乎格外硬,他撬了半天,才把上頭的草皮給撬掉,露出一點黑乎乎的土色.

阿鹿並沒有放棄,馬群離他很遠,妹妹離他很近,就在不遠處地上放著,太陽已經升起來,沒有那麼冷,陽光下,很暖和.

阿鹿讓妹妹躺著曬一會太陽,草原上的人帶孩子,都是這樣,太陽能治百病一般.

多曬太陽,是最好的良藥.

阿鹿看小家伙躺著就開始使勁的把腳掰到嘴里,很開心的模樣.

他費了半天的勁,終于刨出了一個到他膝蓋深的坑,他沒有想到這里的土這麼硬,好在他力氣也算大的.

這會子,他額頭居然出汗了.

他眯著眼看了看日頭,有點烈了.

阿鹿走過去,幫妹妹翻了個身,讓她趴著曬一會太陽.

被翻了個面的小神佑,仰著頭看哥哥又去干活了.

阿鹿拖著那爛木頭,插到他剛剛挖的坑里,然後把之前刨出來的土重重的壓回去.

為了壓的更結實一些,他用腳去踩,然後整個人在上頭跳.

小神佑看到他抱著一根爛木頭在跳,忽然"咯咯咯"的笑起來了.

阿鹿看到妹妹笑,跳的更起勁了.

妹妹好像很喜歡聽自己發出聲音,只要有大聲一點的響,她就高興的笑.

陽光下,少年用力的跳.

嬰孩仰著頭笑.

不過笑了一會,小神佑就不笑了,倒不是她不想笑,而是累了,她撐不住腦袋,撲倒在繈褓上,卻還不會翻身,只能傻乎乎的臉朝下的趴著.

阿鹿哈哈大笑.

遠處在馬群里的老巴,看到那根被立起來的爛木頭樁,有些滿意.

之前的人,讓看著馬,就傻乎乎的坐那看著,眼前這個小崽子雖然小了些,不僅有眼力勁,還算勤快.

不過老巴忽然眼神一僵.

馬場算是他的地盤,可是此刻兩個婢女跟著一個女子,妖妖嬈嬈的出現在了馬場.

老巴臉色有點難看,但是並沒有發作.

因為他認出來了,來人是大當家最喜愛的那個娘子,據說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在山上也是特例,她有兩個婢女伺候.

在都是男人堆的地方,一個小娘子都讓人眼紅,她卻有兩個小娘子專門伺候,可想而知地位多高.

尤其是她上個月剛剛小產了,脾氣怪異的很,大當家都讓著.

阿鹿正准備給妹妹翻個身,忽然面前就多了三個人.

為首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子,穿著一身桃紅色的絨絨披風,脖子白皙,鼻子挺翹,一雙眼細長細長的.

阿鹿愣了一下.

大巴司家的夫人都沒有眼前的人好看.

他阿娘也沒有.

"這就是那個新來的小崽子?"女子皺著眉開口道.

她左邊的婢女點了點頭.

"抱給我看看."

阿鹿聽到這話,卻立刻把妹妹抱緊了.

這時候前頭那個婢女,忽然站到他身旁,重重的敲了他一下,他的手一下子松開了.

妹妹從他手里落下,卻被那婢女給接住了.

遞給了紅衣女子.

女子面無表情的接過了孩子.

阿鹿拼命的掙紮,卻覺得自己像被什麼給鉗住了一把,動蕩不了.

甚至這一刻,連嗓子都像被掐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妹妹被抱走.

"長的真丑,沒有我的孩子好看."女子抱著孩子,皺著眉頭道.

"我的孩子,眼睛大,皮膚白,這個小黑鬼,憑什麼還活著."她越說,手越重,抱著那嬰孩就准備往地上砸.

忽然她"嚶嚀"了一聲.

臉色羞紅起來.

就見小神佑的手緊緊的抓住了她的大胸,還用力的捏了捏,瞬間,擠出了白色的奶水,小神佑不管不顧的低頭吸起來,雖然隔著一層衣裙,可是真的好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