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馬王
g,更新快,無彈窗,!

天亮了.

阿鹿睜開眼,發現自己居然就躺在了地上,腦袋靠在一個草窩上,身體卻不冷,因為他懷里趴著個嬰孩,側著臉,乖乖的趴在自己肚子上.

昨晚燒的火已經熄滅,剩下一堆灰.

看到身邊那口黑鍋,才想起來,自己昨晚居然就那樣睡著了.

他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把妹妹抱懷里睡的.

妹妹好軟,小小的一只,像個小暖爐.

阿鹿看著懷里的妹妹,睡的好香,肉嘟嘟的臉壓著扁扁的,睫毛好長好長.

阿鹿小心的把妹妹放到了草窩上,見到跟前地上,有兩道馬蹄的痕跡,很深,阿鹿很納悶,昨天掃地的時候,好像沒有的.

那匹馬也不見了.

阿鹿推開門.

看到茫茫一片的冰晶,一臉呆愣.

草地上的黃草被凍成了一叢一叢的,外頭包裹了一層透明的冰.

整片草原,亮晶晶的.

真漂亮.

不過門口也沒有馬,那匹昨夜看到的黑馬,如同夢一般,不知是真是假.

阿鹿關好門,重新把火燒起來,昨晚的鍋底還有一層鍋巴,再加點水煮煮,就是一頓飯.

"吱呀!"木屋門忽然被推開.

屋里的暖和瞬間被灌進來的風給吹跑了.

駝背老巴站在門口,如同從黑暗世界里跑出來的鬼一般.

阿鹿嚇一跳.

"跟我走!"老巴開口道.

阿鹿看老巴的模樣,也沒有爭辯,麻利的把鍋里的水倒進之前那個裝羊乳的木桶里,把還沒有醒過來的妹妹往背後一背,就出去了.

外頭風很大很冷.

老巴看到他背上了小孩,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往前走.

阿鹿緊緊的跟著.

腳下發出咔擦咔擦的聲音.

這些結冰的草看著很美,踩在上面的時候卻很難受,每走一步,都像是冰針紮了一般.

朝霞出來了.

整片草地都閃閃發光,更美了.

駝背老巴似乎很喜歡這個場景.

"你叫什麼名?"老巴忽然開口問道.

"阿鹿,我跑的快,他們都喊我阿鹿."阿鹿開口說話,嘴就呵出了一陣白煙.

老巴唔了一聲,沒有繼續開口.

他沒有問阿鹿背後小崽子的名.

枯骨山上,這樣小的崽子是活不下來的.

兩人繼續走,阿鹿的腳底已經沒有感覺到疼了,那些冰柱慢慢的化成了冰水,再踩上去沒有咔擦咔擦的聲音,而是濕潤的吱呀聲.

這樣的感覺,更難受了.

老巴沒問妹妹的名字,阿鹿卻忽然很想說.

實際上他的妹妹還沒有來得及取名,阿爸已經死了,阿媽改嫁了,沒有取名的妹妹,走了,都沒有人知道.

阿鹿要給現在的妹妹取一個名字.

"我妹妹叫神佑,受天神保佑的."不是災星,阿鹿心里加了一句,他倔強的想要給妹妹取這樣一個名字,以後,就會好好的.

阿鹿走在老巴後面,沒聽到老巴回應,他就沒有再說話,就是走一段路,調整一下背後的繈褓,妹妹好像醒了,感覺在動.

他的雙腿很冷,可是身上卻暖和,妹妹背在後背,熱乎乎的.

每當阿鹿調整背後繈褓的時候,駝背老巴不經意的放慢腳程,等他弄好了,又走的飛快.

兩人走了好久.

阿鹿都有些好奇,還是沒有看到馬.

今年冬日來的早,大巴司家的牛羊都早早的趕回來了,阿鹿想著也許枯骨山里的馬也是被趕到哪里去了.

忽然聽到了一陣轟隆的聲音.

好像有千軍萬馬過來一般.

阿鹿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

駝背老巴也站住了.

"山里的馬野的很,尤其是馬王,你要是不注意,被踹死也是白踹,一會看著點."老巴交代道.

阿鹿感覺到老巴的激動,因為之前他說話都很平淡,可是說起馬的時候,腦袋有點向前伸,顯得他脖子很長,駝背更加明顯.

"知道了,謝謝巴叔."

阿鹿在大巴司那里放牧的時候就是個很機靈的小伙子,嘴甜,干活賣力,只是他年紀太小,又帶著個生病的孩子,才被丟出來.

老巴聽到這個稱呼,愣了愣.

他駝背,又一頭灰白發,看起來像是五十多歲的老頭,這小子喊他爺爺還差不多,雖然實際上他年紀還不到三十.

老巴個子不高,跟半大的少年阿鹿差不多,兩人站在一個坡地上.

此刻從背影看,兩人居然出奇的有點相似.

駝背老巴是背著一個巨大的駝背.

而阿鹿卻是背著一個繈褓.

兩人的背後都有東西.

朝陽斜照.

照出來的影子就都成了駝背的模樣.

兩個差不多的影子在草地上,拉的長長的.

馬群出現了.

最先那匹雄壯的馬踩過他們的影子,而它後頭是數不清的馬,一起從他們身邊奔騰而過.

阿鹿嘴巴張的大大的,很是驚訝.

老巴看少年此刻的模樣,嘴角終于有點笑容,他第一次見這麼多馬的時候,也是這樣,驚訝的很,誰能想到,枯骨山里,會有這麼多馬.

而阿鹿看到這麼多馬很驚訝,可是讓他張大嘴的緣故卻是老巴說的那個能踢死人的馬王,領頭奔跑的那匹馬,就是昨晚和妹妹玩耍的那匹黑馬,不會錯,那馬頭上有個爛包包,阿鹿親眼看著妹妹的小手在上頭拍了好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