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偷娃
g,更新快,無彈窗,!

胖黑馬走的很慢.

越靠近小木屋,走的越慢.

短短的一段路,它磨磨蹭蹭的走了很久,沒有發出一點聲息.

阿鹿不知道,有一匹頭上長著爛包包的黑馬已經到了木屋門口,因為這時候,妹妹醒了.

這一次,妹妹撕心裂肺哭起來.

"哇!"的一聲.

從帶上妹妹開始,妹妹就乖的不成,從來沒有這麼哭過.

哭聲很大聲,竭力嘶底一般.

阿鹿有點慌,他不知道妹妹為什麼哭.

他也有點害怕,以前他的妹妹還在的時候,也總是哭,因為難受.

後來,就不哭了,因為死了.

他手忙腳亂的想把妹妹抱起來,冷不丁覺得身後一陣冷風吹來,接著身邊多了一個頭.

阿鹿嚇一跳,煮饃饃糊糊的火還燒著,借著火光,阿鹿才看清,探過頭來的是一匹黑馬,不過好像腦袋受傷了,不知道撞了什麼東西,頭頂上有個血紅的包.

原本還在嚎啕大哭的妹妹,看到這探過來的腦袋,居然不哭了,就是眼中裝滿了淚水,瞪的大大的看著那黑馬.

阿鹿還擔心這馬會嚇到妹妹,就見妹妹忽然伸出了肉乎乎的小手,一把拍到了那黑馬頭上的包上.

把阿鹿嚇一跳,雖然妹妹的力氣不大,但是這畢竟是牲畜,萬一發狂了傷到她就不好了.

出乎意料的,這黑馬非但沒有發怒,反而把腦門湊近了一些,任由妹妹的手摸它頭上的包包,很享受的模樣.

妹妹不哭了,阿鹿也松了一口氣,見妹妹似乎和這匹馬玩的很開心,他沒有把這黑馬趕走,而是把那鍋饃饃糊糊端過來,喂給妹妹.

照例還是自己喂一口,妹妹吃一口,然後妹妹就使勁的把勺子推給自己.

阿鹿也小小的吃一口.

本來阿鹿想今晚吃一半,剩下一半留著明天吃的,可是一口一口的喂著,妹妹都結結實實的吃下去了,他只是裝樣子,吃的少少一點,就這樣,居然一整鍋糊糊都吃完了.

這也不能怪妹妹吃的多,看著有一鍋,實際上大多都是水,饃饃只有一個.

但是看著空空的鍋,阿鹿還是忍不住有飽腹感,很舒服.

能吃飽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這一刻,他有一點慵懶,算年紀,他今年也就才剛剛十二歲,也還是個半大的小子.

他靠在了妹妹的草窩旁邊,奔跑了一天的身體這一刻累極了,仿佛所有骨頭都散開了一般,又酸又疼,當身體躺下的時候,有一種說不出的舒適.

妹妹吃飽了,很精神,兩只手都抱著那黑馬的腦袋.一會摸摸馬的眼睛,一會摸摸馬的鼻子,一會又摸摸馬頭上的大包.

這匹馬很溫順,任憑妹妹拍來拍去,也沒有什麼動作,最多就是碰到它鼻子的時候,有些癢,它哼了哼氣.

阿鹿一臉笑容的看著妹妹跟黑馬玩,想著躺一會,再去收拾,結果這一躺,他迅速的睡著了.

很快就打起了小呼嚕.

那匹看著很溫順的黑馬,見到少年睡了過去,忽然張大了嘴,露出一口參差不齊的牙齒,准准的咬在了嬰孩的繈褓上.

它輕輕的抬頭,准備叼著那繈褓往外走,可是卻覺得牙上像套了一個大石頭一樣,壓根抬不起頭.

它全身發力,脊背挺直,馬尾搖擺著助力,咬不起來,它准備拖著那繈褓走,可是這一刻,牙齒上像是套了一座山一般,那嬰孩還是一動不動,不對,嬰孩一直在亂動,那小胖手不是捏自己鼻子就是戳自己眼睛,還使勁按它頭上的腫包,好疼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