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黑馬
g,更新快,無彈窗,!

駝背老巴繼續往前走.

有些驚訝那小崽子只是沉迷了一會,就跟了上來.

他每次路過這里,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他站在這里能看到一個繁華的城市,城南有一座漂亮的酒樓,酒樓上有個容貌清秀的女子牽著一個頭上雙角胖女娃和他揮手.

酒樓的酒很香.

聞著就醉人.

"你以後住這,今天你第一天進山,給你吃的,以後你要自己掙."

老巴把他領進一個破木屋,丟給他一個硬饃饃.

那饃饃不知道放了多久,黑乎乎的,像是一塊石頭,砸在地上,還彈起來了一下.

木屋像是有住過人,角落里還鋪著一摞子干草,應該是睡覺用的.

阿鹿忍不住開口問道:"這里就我住嗎?"

老巴沒有應他,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道:"前頭那個看馬的沒了,他的事情,你來做,你要看著馬,別讓馬跳進骨潭里,跳進去一匹馬,你就跟他一樣了."

說完,老巴就背著手離開了.

駝背的背影,這一刻很短.

太陽落山了.

阿鹿看著小木屋.

前頭是一片草原,還算茂盛.

後頭就是他剛剛不小心差點要掉下去的深潭,就是老巴說的骨潭,外頭圍著一排的木頭柱子,嚴嚴實實的攔著,比他個子還高,不知道那些馬怎麼跳下去.

他手里多了一個黑饃饃,背後還有一個黑妹妹.

他沒有再看駝背老巴.

轉身進屋了.

這一刻,阿鹿居然還有點開心,今晚,不用睡野外了,有屋子,還有吃的,不賴.

阿鹿是很勤快的少年.

他背著妹妹,先是清掃了一遍木屋,然後用手去外頭薅干草,不一會兒,就薅了一堆的干草.

他用干草做了一個軟軟的小窩,然後把妹妹從後背解下來,放到了上頭.

妹妹似乎很開心,靠在軟軟的草窩上,裂開嘴朝自己笑,使勁的伸手去夠腳,抓住了腳丫子就努力往嘴里送,發出"啊啊!"的聲音.

阿鹿看了一下,妹妹精神好多了,就是臉還是很黑,好像比最初見到的時候,還黑了一些.

"不要啃腳丫了,哥哥馬上給你做好吃的."阿鹿捏了一把妹妹的臉,麻利的起身,把屋子里原先就有的那堆干草收攏了一堆,用火石點著,從水缸里舀出一點水,放進一個黑乎乎的鍋里,又用石頭,准備把那個黑饃饃用力的砸開.

他砸的很小心,生怕有一點點饃饃的渣子會飛走,浪費,不過這個饃饃實在太硬.

阿鹿力氣算是很大的了,可是他用石頭硬是砸了好幾下,那饃饃也跟石頭一樣一點變化都沒有.

阿鹿都懵了.

轉頭見妹妹,咯咯咯的笑,似乎覺得好玩.

阿鹿用石頭砸一下饃饃,發出"砰"的響聲,妹妹就笑一陣,"砰!""咯咯!""砰!""咯咯!"……

小木屋里,很歡快的聲音傳來.

不遠處骨潭邊上站著的駝背老巴,聽著這聲音,表情怪異,臉上有一點緬懷,更多的是麻木.

他迅速的離開了小木屋,離開骨潭.

阿鹿的火點著了,水燒開了,可是那饃饃還是沒有砸開,沒有辦法,只能把整個饃丟進鍋里.

好在鍋里煮著,那黑石頭一樣的饃饃終于一點點的化開了,小木屋里彌漫出了一股淡淡的饅頭的香味,一鍋灰撲撲的糊糊,可是阿鹿卻忍不住吞咽了好幾口口水.

妹妹卻乖乖的睡著了.

發出了均勻的呼聲.

阿鹿左手邊是沉睡的妹妹,阿鹿右手邊是一鍋煮好的饃饃糊,這一刻,阿鹿覺得好安心.

窗外.

夕陽落下去好久了.

月亮還沒有升起來.

一匹胖胖的黑馬,額頭上還有個爛包,慢吞吞的靠近了小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