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老巴
g,更新快,無彈窗,!

每一個踏上山頂的盜匪,都對著那堆骨頭,低頭叩拜了一下.

連剛剛想殺死阿鹿的魚刺也是這樣.

他伸出左手,握著拳頭,貼著著自己的心髒位置,弓著腰,低著頭,叩拜了一下,才繼續往前走.

阿鹿走在最後.

他站在這一堆骨頭面前,有些驚訝.

遠遠的看只是一小堆骨頭,走近卻像是一座山一般.

阿鹿學著前頭的人,伸出左手,握成拳頭,貼著自己心髒的位置,低頭叩拜,然後想起身繼續走,卻冷不丁覺得自己後背好像一瞬間被千斤重物壓迫了一樣,他沒能起身,反而一個釀蹌,摔倒了在地上.

前頭那些叩拜過的盜匪們看到這個少年狼狽的跌坐在地上,連身後的繈褓都飛到骨頭堆上,紛紛哈哈大笑起來.

一路上,阿鹿是很讓他們驚奇.

大家都知道魚刺在難為他.

不過魚刺性格本來就是這樣,大家沒有必要為了兩個不知道哪里來的小崽子跟魚刺鬧翻.

可是這小崽子居然背著一個更小的小崽子跟著馬跑了一路,讓大家十分驚奇,不說別的,就這跑得快一項,足以與眾不同,難怪神秘的三當家都開口要讓這小崽子上山.

到後來,進到山里,走枯骨路的時候,這小崽子的表現,更是讓大家刮目相看,他們第一次走那條路的時候,兩腿顫顫,一路喘氣,走到山頂的時候,三魂七魄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整個人跟爛泥一樣,拜過骨山之後才好一些.

而這小崽子身上還背著一個崽子,居然一步一步的走上來了.

大伙都覺得十分驚奇.

現在看到他摔倒在地.

大伙反而松一口氣.

三當家也是表情松懈.

這才正常.

第一次進枯骨山,要是一點事都沒有,才是怪物.

阿鹿沒有理會大家的哄笑,他慌忙的爬過去,看妹妹.

妹妹被他摔了出去,繈褓滾落到了骨頭山上,散開了,妹妹從繈褓里滾落了出來,恰好有一根大骨頭擋住了,形成了一個小窩棚,妹妹在大骨頭里頭的位置,直挺挺的躺著也不哭,一雙眼睜的大大的,有些好奇的看著上空.

剛剛看到妹妹從繈褓里滾出來,阿鹿嚇一大跳,整個人都撲了過去,這會子看到妹妹沒事,阿鹿松了一口氣.

他伸手抱妹妹的時候,居然見她還傻乎乎的跟自己笑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經曆了什麼驚險的事情.

阿鹿看到妹妹的笑容,心里也安心下來.

"居然是個黑鬼,小崽子,你阿媽是不是給你爹戴了綠帽,跟黑羅刹生了個小黑鬼吧,哈哈哈……"魚刺大聲的笑道.

其他人也是有點好奇,都朝那繈褓望去,果然那小小的崽子很黑,不過沒有誇張到黑羅刹那樣,魚刺向來說話刻薄的.

阿鹿臉色難看,阿爸已經死了,阿媽不要他和妹妹,想到這個,他眼中就覺得酸,他沒有理會魚刺的嘲諷,他麻利的把妹妹包回繈褓,往身後一背.

大伙看著小崽子的動作,不知道為何,那白骨堆上,一個小崽子,小心翼翼的抱著一個更小的小崽子,那背影,讓大家一時間停止了哄笑.

山上沒有那麼小的小崽子.

枯骨山上,易守難攻,是盜匪的天堂.

可是枯骨山上也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在這里,沒有小孩出生.

大當家搶了幾十個女子,懷上的也有十來個了,可是沒有一個順當生下娃的.

大當家都如此,其他人更不用說了.

大家嘴上不說,心中卻覺得是因為枯骨山的緣故,這里怨氣太重,新生的崽子太弱,壓不住,還沒出世,就成血水了.

上個月,大當家最喜歡的一個商隊里搶來的小姐,懷的孩子,也沒了.

流出來的時候,據說已經成型了,看到嬰孩的頭了.

而三當家此刻弄上來兩個小崽子,也不知道是有什麼目的.

"老巴,你帶他去安頓,以後他跟著你放馬."三當家對著一個駝背老頭開口道.

魚刺聽到三當家的安排,有些驚訝,山上平日其實不吃人肉,可是災荒年代,為了活下去,偷偷吃一兩個人,也不是沒有的事,誰吃誰沒吃,心里有數.

別人,魚刺不敢說,但是駝背老巴,鐵定是吃過的.

魚刺自己就是嘴上叫囂的厲害,實際上沒有真吃過,可是曾經有一回,他半夜起來撒尿,看到老巴一個人,對著一個石鍋,在那里煮湯.

那湯那個香.

他撒完尿就想去搶,畢竟對方是個駝背,肯定打不過自己.

可是撒到一半,看到老巴從鍋里撈出一只手,煮爛的手,見他一臉陶醉的認真的啃著,他嚇的尿都撒到了腿上,連抖都沒有抖,急忙忙的套上褲頭就跑了.

那之前,魚刺還總找老巴的麻煩,可是那以後,魚刺看到老巴就覺得害怕,看著老巴就覺得一陣陰冷.

三當家把這兩個小崽子分配給老巴,魚刺覺得還不如直接把小崽子丟鍋里煮,也不知道三當家什麼意思.

阿鹿背好了妹妹,十分有眼色的跟著那個叫老巴的人.

對方是個駝背,並不說話,只是快步的往前走.

阿鹿背著妹妹,就只能看見他後背那個尖尖的突起.

像是沙漠里的駱駝一般.

阿鹿見過駱駝.

走的不快,但是很有力氣.

可是眼前的駝背,卻走的很快.

剛剛跟著馬隊,沒有掉隊的阿鹿,這會子跟著一個駝背,卻有些氣喘的跟不上.

山頂很大.

阿鹿跟著走了很久,穿過了一個兩邊是山崖的小道,接著又過了一條搖晃的索道,接著又下了一段階梯,進了一個彎曲的山洞.

阿鹿有一路偷偷做記號的習慣.

山洞里每隔一小段就有很多岔路口,駝背走的很快,他跟在後頭,喘氣的厲害,時不時用手扶著岩壁.

開始阿鹿是想借此機會,在岩壁上弄個記號的,可是試了幾次,都不成功.

"別費勁了,快點走,再磨蹭,我就留你們在洞里過夜,相信洞里的大蟲,會喜歡你們的."忽然駝背老巴幽深的聲音傳來.

阿鹿嚇一跳,慌亂的跟上.

他背後繈褓上的嬰孩,這一路露著小腦袋,都在瞌睡,到了這洞里,卻睜開眼,好奇的看著.

不知道走了多久,阿鹿終于看到了自然的亮光.

到洞口了.

阿鹿松了一口氣.

他看到老巴在洞口等他,那駝背的背影,站在洞口,個子很矮,可是影子卻被拉的很長,好似外頭的日光跟他一般高,把他的影子照的無限長.

阿鹿加快了腳步,氣喘籲籲的走到了洞口.

在看到洞外的風景,他也如同駝背老巴一般停住了.

駝背老巴不是在等他.

只是在看風景.

阿鹿想.

他也在看風景.

他的人生很辛苦,有干不完的活,有生病的妹妹,有死去的阿爸,有冷漠的阿媽,草原的風光有時候也很美,滿天星辰,綠草清香,小螞蚱蹦蹦跳跳,可是他從來都沒有留心去看.

他不明白大巴司老爺家的少爺們,騎著馬,在草原上,大聲吟唱歡笑,稱贊草原美麗,是什麼感覺.

他只是默默的數著羊,少一只羊,病一只羊,挨的鞭子,會很疼.

可是這一刻.

入眼的是茫茫的一片草原,中間盤旋著溪流,溪流上有漂亮的女子,或躺或坐的在嬉鬧,有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女,頭上的辮子很油亮,臉圓乎乎的在朝自己笑,阿鹿並不懂男女之情,可是看到那圓臉小女孩的笑容,他有點臉紅,手不自覺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破爛的衣襟.

他不敢看少女,轉頭看草原中間,有馬,有牛,有羊.

都在慢吞吞的在吃草.

遠處有雪山.

有沙漠.

有夕陽.

這里漂亮的像仙境.

阿鹿有一陣沉迷,真美.

"嗯!"

忽然他的耳朵被撓了一把,阿鹿只覺得有點疼.

扭頭看去,卻是妹妹在抓自己的耳朵.

抓的好用力,小家伙手勁真大.

阿鹿再轉頭往前看,嚇一跳.

哪里有草原,少女,溪水,馬牛羊……眼前只是一片枯黃的草地,上頭一堆一堆的枯骨,風繞著那些骨頭堆轉著圈吹,而自己,一腳馬上要往前踩下去,下頭,是一個烏黑不見底的深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