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骨頭
g,更新快,無彈窗,!

草原.

溪流.

朝霞.

少年和嬰孩.

這是一個比較奇怪的組合.

今年的冬日來的比往年早,那些牧主早早的就把自家的牛羊趕回去了.

草原上幾乎沒有人煙.

除了迫不得已經過的商隊,還有等著搶劫商隊的盜匪,剩下的就是成群結隊的狼群.

冷不丁看到這樣兩個小屁孩,著實讓人驚訝.

"身手不錯."來人一共有六個,領頭的人開口道.

他的左邊眉毛的位置被削掉一大半,整個人看著有些不對稱,有些怪.

阿鹿看清他的模樣,立刻臉色刷白.

草原盜匪的故事,是每個草原長大的孩子耳熟能詳的,小時候哭鬧的時候,都用草原盜匪來止哭.

而眼前這個半邊眉毛的,可能是傳說中的半眉三當家.

"這小崽子居然還帶一個小崽子,三當家,我去宰了,做了臘肉,也嫩些,今年冬日怕是難熬,還是要多備些糧食."半眉的男子身邊有個干瘦的漢子,看到少年和小孩,卻是一臉嬉笑的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三當家的剩下的一邊眉毛挑了起來.

"我會養馬我會放牧,不要殺我,我可以每日只吃一頓飯,只要給我妹妹一點吃的."阿鹿緊緊的抱著妹妹,嘴上拼命求饒道,眼角卻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判斷自己能否趁機跑掉.

少年的動作隱秘,可是卻瞞不過對面一伙職業打劫的人.

三當家勒住馬,皺著那剩下的半邊眉毛開口道:"帶走,活的."

三當家開口之後,原本那想要再補上一箭的精瘦漢子有些不高興,不過他並不敢反對,而是丟過去一根繩子,開口道:"捆上,自己走."

阿鹿很不想跟著這群盜匪,可是此刻能活著已經不容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不會逃,我要抱著我妹妹,綁著繩子要是遇上不好走的路,我還拖累了你."阿鹿開口道.

精瘦漢子抬手就想揮一鞭子出去,小兔崽子人小話卻多,居然敢反抗,抬頭卻瞥見三當家的眼神,他訕訕的放下鞭子.

草原上,一群人騎著馬在飛奔,少年背著一個繈褓在後頭追著奔跑.

被三當家瞪了兩次眼的精瘦漢子魚刺,故意把馬騎的飛快,就想等著少年趁機逃跑,他射上一箭,或者少年力竭,跟不上,他也能補上一箭.

沒有想到,跑了很久了,那少年居然始終跟在後頭,而且恰好是他箭程射不到的距離.

魚刺十分不爽.

不過眼前的路慢慢的變得崎嶇了,快到寨子了,他也顧不上為難那小兔崽子了.

寨子是在山上,只有一條小路,只能供一人騎馬而行,稍不注意,就會跌落懸崖.

阿鹿背著妹妹,跑的很吃力.

可是他不敢不跑.

他知道,只要自己故意慢下來一點,就會被殺死.

看到山寨的入口居然是枯骨山,阿鹿都顧不上驚訝了,好不容易能喘口氣,他緊緊的跟在馬隊後頭,慢慢的走著.

此刻他腳上的鞋已經跑丟了,昨日磨破的腳,又更嚴重了,可是感覺到身後繈褓里,還會動的妹妹,他硬是一聲不吭,繼續跟著往前走.

少年走的很認真,山路很不好走.

時不時就會踩到一兩個尖銳的骨頭.

有手骨,有大腿骨,有頭骨,都是人的.

走這一段路的時候,盜匪們都是慢吞吞的,就算是張揚的魚刺也不敢造次.

一路上非常壓抑,那些馬都老老實實,低著頭,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阿鹿也感覺有些怪.

他走在這條路上,並不是很累,反而好像慢慢的恢複了氣力,只是自己身後的妹妹似乎變的更重了一些,背著有些沉沉的.

慢慢的,有風拂面.

阿鹿忍不住回頭.

後頭什麼都沒有,還是一條路,路上鋪滿了人骨.

阿鹿繼續朝前走.

忽然,就走到山頂了.

有雪山.

有草地.

有陽光.

還有堆著高高的骨頭.

在陽光照耀下,潔白如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