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抬頭
g,更新快,無彈窗,!

草原的傍晚總是很長.

少年守著那木箱,看著波光粼粼的聖河.

妹妹走了.

他又撿回了一個妹妹.

長的很漂亮,卻和妹妹一樣,臉黑乎乎的.

管家說,臉都黑了,活不長的.

所以妹妹死了.

他想把箱子蓋上,原推回去.

他連自己都養不活,更別說養活一個快死的孩子了.

可是在蓋上蓋子的時候,他忽然聽到"唔"的一聲哭聲.

不大聲的哭聲.

像是貓叫一般.

少年的手,如同被定住了一般.

蓋子就剩下一個縫了,只能看到那嬰孩的一雙眼,很黑很亮,像一汪湖水一般,能看到自己的倒影.

那眼睛里盛滿了淚水.

少年看到她的模樣,想到了自己的妹妹,淚水也滾落了下來.

他猛地推開了蓋子,伸手抱出了那個嬰孩.

手里多了一個沉沉的軟軟的小東西,會動,自己才抱起來,她就對自己笑了.

夕陽照在她的臉上.

少年看著這嬰孩.

動作麻利的用自己舍不得丟的妹妹的舊繈褓,把她包起來,像背妹妹一樣,捆在身後.

然後收羅了一下箱子,把那箱子重新蓋好,用力的推進聖河.

很快那箱子就沉進水里了.

他背著一個活的嬰孩,離開了聖河.

身後,聖河水嘩啦啦的拍打著岸邊,一遍又一遍的沖刷著沙灘,把他剛剛的足跡給沖刷沒了,又是一片平整的白沙.

少年仰著頭朝前走.

嬰孩在他背後,有點暖.

夕陽也在他背後,也有點暖.

他沒有回頭.

也沒有注意到,夕陽照著那個嬰孩,陽光像是被她吸收了一般,那個孩子趴在他的背上,甜甜的睡著了.

他要重新找個謀生的活計,他要養活自己,還要養活妹妹.

對,是妹妹.

想到這里,少年挺了挺胸,把腰帶系的更緊一些,他的肚子餓了.

離開了聖河,不用背沉重的木箱,這一次也沒有再走彎路,天剛剛黑,他就來到了一個小集市口.

他記得這個集市里有賣羊乳.

他在箱子里頭角落里找到了四塊鐵錢.

不知道為何箱子很好,妹妹的衣服也很好,可是里頭卻只有四枚舊錢和一把刀.

不過有四枚舊錢也比沒有好,正好給妹妹買一點羊乳,先熬過今晚再說.

少年記性很好.

很快找到了賣羊乳的地方.

拿著四塊鐵錢,和人討價還價,買到了一桶子羊乳.

他准備找個地方給妹妹喂羊乳,草原上,到了夜晚,溫度會降的很快,非常冷,必須找個窩棚.

沒有想到才轉身,就見到迎面一群熟悉的人.

是大巴司家的長工.

"是阿鹿那兔崽子,找到了."

"你居然敢偷管家的錢,你死定了."

"阿鹿,大巴司丟失的金子也是你拿的吧,跟我們回去."

少年轉身飛奔的跑了起來.

還不忘手里的羊乳.

不能被抓到.

他只拿了大管家的錢,可是聽那些人的話,他們要把大巴司丟的東西也算在他頭上.

他會被打死,妹妹也會.

想到這里,他跑的更快了.

身後的人很多.

追的越來越近了.

這樣不成,繼續在集市外頭繞圈,遲早會被抓住的.

他望著前方黑暗的草原,咬了咬牙,忽然縱身越過了一個木欄杆,朝著草原深處奔跑進去.

後頭追趕的人,眼看著就要抓到那兔崽子了,沒有想到會這樣,一群人站在欄杆的位置,看著那個少年的身影越來越小.

"還追不追?"

"大管家讓我們弄死他就成,他自己進了冬日夜晚的草原,肯定也活不了,我們在這里守著,不讓他偷偷跑回來就成."

少年阿鹿跑的很快.

邊緣的時候漆黑一片,越往深處跑卻越明亮.

好像草原里,月亮都比外頭圓一些.

終于,他只聽到整個草原只有他自己的呼吸聲的時候,他停了下來.

卻不知道到哪了.

他回頭望去,身後是一片黑暗,看不到集市的燈火,也看不到星星點點的亮光.

阿鹿有點害怕,夜晚不能深入草原.

平日就算是牧羊,也是有成群的人結伴,天黑前就要回到住處.

"咕嘟."

背後輕輕的一聲響,阿鹿才回過神來.

他身後還背著妹妹.

此刻不是害怕的時候.

天空的月亮,格外的亮.

阿鹿找了一個背風的小土坡,開始麻利的收集雜草,然後用打火石,把草堆給點著.

等到面前的小火堆燃起來的時候,火苗噼里啪啦的響.

阿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這一刻,他只覺得又累又渴,全身都疼.

他把繈褓放下來,月光下,妹妹乖乖的躺著,居然不哭不鬧.

阿鹿掏出裝羊乳的小木桶,很結實,羊乳沒有漏出來.

他擰開蓋子,輕輕的把口子對著妹妹,看著羊乳一點一點流進她的嘴里.

她的小脖子一鼓一鼓的,吃的很香.

許是餓急了,她喝的有點快,不小心就咳了出來,嗆了一口羊乳到臉上.

阿鹿連忙伸手擦了,然後很認真的把自己沾著羊乳的手,舔了一遍.

有點腥,有點咸,也有點甜.

火堆邊,一個少年,一個嬰孩.

星空下,一片草原,一個火堆.

喂了半桶的羊乳,妹妹就不吃了,樂呵呵的躺著,用手使勁的去掰腳.

阿鹿看著剩下的羊乳,咽了一口口水,把蓋子給擰上.

他很餓.

這時候草叢里,悉悉索索的一陣聲響,阿鹿把妹妹往身後推了推,跳起來,手邊早就預備好的石頭,用力的砸了上去.

只見石頭下,掙紮著一條小蛇.

胡亂的掙紮了一會,那蛇就不動了.

阿鹿等了一會,沒有再動靜,才過去,把蛇撿起來,一臉欣喜.

晚飯有著落了.

他把砸爛的蛇腦袋給丟了,蛇身上的皮用那把小刀撕開,青黑的刀,異常鋒利,他削了跟木棍穿過,放到火上烤.

快烤熟的時候,又找了一點咸草汁,給擠上去.

阿鹿一邊烤蛇,一邊看著妹妹.

見她剛剛被自己推到一邊,整個是趴著的,這會子正抬著腦袋看自己.

不過她抬了一會腦袋,似乎就累了,又吧唧一聲,腦袋撲倒了,卻不會翻身,只能那樣傻乎乎的趴著.

阿鹿笑了起來.

妹妹真可愛.

過一會,見她又掙紮著抬起腦袋.

阿鹿的蛇也烤好了,他用力的撕咬起來,很好吃,很香.

看著妹妹高高抬起的頭.

阿鹿咀嚼著蛇肉,嚼的爛爛的,吐了一小口,放到手上,塞進了妹妹的嘴里.

就見她居然真的含著吃下去了.

阿鹿于是把妹妹抱起來,抱在懷里,自己一口蛇肉,再喂妹妹一口.

一條小蛇,兩人一起分吃了,身體都覺得暖洋洋的.

不知道是抱著妹妹的緣故,還是蛇的緣故.

"嗷嗚……"

遠處,有狼在叫.

阿鹿抱著妹妹,緊了緊.

靠著土坡,抬頭看著天空,漫天星辰,真美.

他懷里的嬰孩也抬著頭.

嬰孩的眼睛也盛放著整個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