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聖河
g,更新快,無彈窗,!

羲和宮的梧桐樹,枯萎了.

這顆不知道長了多少年的大樹,一夜之間,居然就忽然枯萎了.

小宮女早上醒來看到這一幕,手里的銅盆都沒有抱住,哐當一聲,發出了巨大的響聲.

整個羲和宮都被這響聲吵醒了.

皇後原本就沒有睡著,這一聲巨響,更是讓她嚇了一跳.

連忙轉頭看身邊的孩子.

見她似乎也被吵醒了,可是卻只是眼睛微抬,又閉上了眼.

皇後很虛弱.

她生產時大出血,丟了大半條命,奄奄一息.

昨日得知那消息後,一夜未眠,此刻雙目赤紅.

再看身邊的孩子,比自己似乎還要虛弱.

呼吸也淺,很淺.

像是這屋子里燒了一夜的燭光一般,搖搖欲墜,幾欲熄滅.

梧桐樹毀了.

國師來了.

國師看了看樹,又看了看大公主.

大公主面龐不僅僅是發青,還發黑.

一身死氣.

國師一臉唏噓的道:

"這孩子身負咒怨,活不過六個月,只有聖河的水才能洗去她一身的怨氣,否則將降禍于國."

……

"呱,呱."

天空中兩只黑鴉,叫聲淒厲.

云層黑壓壓的.

籠罩著一片黃草的草原.

今年冬天來的比往年早.

大巴司家的牛羊,早早的從水草豐茂的地方趕回了圈里.

不用放牧,也用不了那麼多牧童.

一早,一個少年連著一個包裹,從大巴司那結實的木頭門里被丟了出來.

"狗崽子,吃的比誰都多,干活卻比誰都偷懶,大巴司家都被你吃窮了,還帶個晦氣的病鬼,大巴司家都被你帶衰了."

少年很瘦,被一腳踹出來,嘴角溢出了血.

然而那眼神,跟草原里的餓狼一般.

干瘦的管家,看到他的眼神,愣了愣,抬腿又是一腳往少年的心窩里踹.

"老爺我踹死的狼都有幾十只,你個狗崽子算什麼東西,滾,有多遠,滾多遠."

"砰!"的一聲,結實的木門,關上了.

門口的少年躺著,抱著懷里包裹.

少年臉色慘白,嘴角帶著血跡.

而包裹里卻是一個沒有一點聲息的女娃.

嘴唇青紫,整個身體已經僵硬.

少年看著包裹里的女娃,那餓狼般的眼神柔和下來.

"哥哥帶你去聖河,下輩子,妹妹可以投個好人家."少年站起來,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冷漠的看著那木門,手里多了一個小包.

管家第二次踹他的時候,他偷拿了管家口袋的銀子.

這是他第一次偷東西,甚至是拼著半條命的偷東西.

他覺得心口很疼,感覺身體里面什麼東西被踢碎了.

可是他滿面笑容.

他要去給阿妹買一個漂亮的棺木,里面要放上紅色的花,他要送阿妹去聖河,據說死後進入聖河,下輩子就能轉生過上好日子.

少年背著包裹,走進了熱鬧的集市.

這是他第一次擁有這麼多錢,他從記事起就在給大巴司放牧,他阿爸阿媽是大巴司家的牧人,可是去年大巴司說要派人去打戰,把阿爸帶走了,阿爸再沒有回來.阿媽生了妹妹之後,丟下他和妹妹改嫁了.

入冬的時候,妹妹就病了.

他抱著妹妹去找阿媽,被阿媽打了一巴掌,丟出來了,阿媽說她現在生活很好,讓他帶著妹妹走遠一些.阿媽說妹妹是個命里帶衰的,妹妹生下來,克死了阿爸.

少年挑了一個結實的木箱,買了一塊柔軟的綢布,一束鮮紅的臘梅.

他把阿妹放進箱子,用繩子綁著箱子,背在背上,走向聖河.

大人說聖河很遠,一直往西走,就能走到.

少年花光了錢.

吃了一頓飽飯,踏上了去聖河之路.

他走了兩天兩夜,最後暈倒在草地上.

等他再睜開眼, 面前一片無邊的大湖,波光粼粼,遠處有雪山,有綠草.

這一定是聖河.

少年歡喜的飛奔了過去.

冬日,聖河的水似乎都是暖和的,少年那走爛的腳,泡在水里暖洋洋的.

他解下後背的繩子,背的太久,繩子磨爛了肩膀,沾著血跡.

他抱著箱子,放到了聖河上, 少年閉上眼,用力的把箱子一推.

那箱子就被推進了河中央.

他聽到河水拍打箱子的聲音,嘩啦啦的,很好聽.

少年不敢睜開眼,大滴大滴的淚水順著眼角落下.

天空的黑鴉又叫了:"呱,呱……"

少年猛的睜開眼.

黑鴉吃人肉,他要把箱子釘緊一點.

他忽然瘋了一般,整個人跳進了聖河.

這時候他忘記了那古老的傳說,能進聖河的只有死人.

他一頭紮進河里,想要把箱子撈回來,他用力的泳著,感覺自己嘴角腥咸.

他的身子沉重,他覺得自己要死了.

這時候才明白,那黑鴉是圍著自己在叫.

從大巴司家到聖河,黑鴉跟著的是自己.

少年想明白這事,就忽然解脫了,不是要吃妹妹就好,妹妹太瘦了.

他沉入了水下,看到了一個木箱子,那木箱子上居然壓著一條巨大的蛇,那好像是妹妹的箱子,少年很害怕,可是他還是奮力的游了過去.

妹妹膽子很小,若是被這樣的蛇壓著一定會很害怕的.

少年自己也很害怕,可是他還是拼著命的游過去.

他感覺到自己在流血,周圍的河水似乎都有血腥味.

他要死了吧,所以似乎也不那麼害怕,他伸手,推開了那蛇尾,整個人撲到那個箱子上.

那箱子居然迅速的往上浮起來,帶著他的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少年連著箱子一起被沖到了岸邊.

他大口大口的喘氣.

他又把妹妹抱回來了.

天空沒有了黑鴉,天忽然晴了,太陽從云層里竄出來,照的人身體也暖洋洋的.

少年後悔,剛剛沒有看妹妹一眼,他要再看看妹妹,這回保證,把妹妹送回去,再不會把她抱回來了.

他用力的推開箱子的蓋子,忽然頓住了.

他抱錯了箱子,箱子里沒有花,沒有綢布,只有一個女嬰.

一個活的女嬰.

那女嬰睜著大大的眼睛,她的手正用力的抓著自己的腳,往嘴里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