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魂塔的秘密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淺淺,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聽他挑撥離間!"聞言,歐陽景天急切的看著淺淺解釋道.

"還是…歐陽家主習慣了三妻四妾?只是可惜,爺發過誓了,此生只娶淺淺一人!"百里燁嘴角噙著笑意握著淺淺的手,挑釁般的在歐陽景天面前晃了晃.

歐陽景天有些挫敗發看著他們,卻是沒有再開口.

淺淺剜了百里燁一眼,將自己的手抽了回來.她現在男扮女裝,眾目睽睽之下兩個大人手拉著手,還只娶她一人,讓別人看見,定然以為他倆是短袖.想著,淺淺瞟了一眼葉倩.

果然,葉倩正想著嘴巴,一臉震驚加不敢置信的看著淺淺和百里燁.

"百里公子你們…"葉倩有些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了.百里公子不但有婚約了,竟然還是跟個男人?!這…是他們太開放了還是自己跟不上這世俗的變化了?

"你們怎麼還在這兒磨蹭?"軒轅浚捂著胸口一瘸一拐的做過來,後面還跟著一臉苦瓜相的公孫睿.想必是剛被葉賀在擂台上給狠虐了一頓.

"那個葉賀靈力實在太深厚了,我看咱們當中也就百里燁能跟他一拼了."軒轅浚看著百里燁試探道:"要不…"

"要不請歐陽公子上去試試?"軒轅浚話還沒說完,就被百里燁截住了.噙著笑,一副'你不敢上台’的模樣看著歐陽景天.能讓別人出手教訓他,他又何必自己動手.

歐陽景天恨恨的瞪著百里燁,前面的幾場比武他也看了,自知葉賀的靈力修為並非他能抗衡的.可若是他不上台,定讓人小瞧了,尤其淺淺還在場.若是上台,自己這頓揍定是跑不了.

"百里公子為何不去?"歐陽景天開口反問道.

"唉!人年紀大了,果然是健忘的.爺剛剛才說了爺只娶淺淺一人."

百里燁這一說,眾人目光又放在了淺淺的身上.

"說來,若是慕容家主上台,說不定也能僥幸勝過葉賀,只是可惜了是個女兒身."軒轅浚歎了口氣道.

女兒身?說者無意聽著有心,葉倩聞言又開始打量起淺淺來,果然,她的耳朵上有耳洞,而且樣子著實少了一絲陽剛之氣,原來竟同他一樣女扮男裝.看著百里燁看她那深情的眼神,似乎世界上只有她一個女人,這讓葉倩心里既灰心又難過,還有一絲絲的不服氣.

"諸位,今日天色也不早了,這擂台今日怕是也很快就結束了,不如隨我去寒舍小酌一番,明日再戰如何?"葉倩這話雖是對著眾人說的,但眼神有意無意發瞥向百里燁.

"這位是?"軒轅浚疑惑的看著這位突然多出來的清秀公子.

"哦,我都忘了自我介紹了,鄙人姓葉."葉倩有些尷尬的開口說道.自己在這說了這麼半天,竟然沒有一個人問她姓甚名誰,還是一個素不相干的熱鬧開口問的,他們是有多不在意我啊?

姓葉?聞言,這幾個人的眼神不約而同的閃了閃,這紅葉鎮,姓葉的人家只有一家,那就是說,這個人是…

"如此,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叨擾了!"軒轅浚帶頭說道.能進去葉府一探究竟也是好的.

"諸位請隨我來!"雖然答應的人不是百里燁,但他總歸是要跟著一起來的,所以葉倩自然是欣喜的.

葉府的大廳,彌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葉賀冷眼掃視著這些人,臉色並不怎麼好看.葉倩則顯得有些迷茫,不明白父親的臉色為何這般難看.難道是因為自己突然帶這麼多人來,所以不高興了?

"爹爹,這幾位是女兒的朋友,女兒…"

"幾位真是好謀略啊!"葉倩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葉賀打斷了,冷冷看著歐陽景天幾人.

"爹爹?"葉倩有些匪夷所思的看著葉賀,不明白父親為何這般說.

"不明白葉家主這是何意?"歐陽景天也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葉賀.

"諸位接近小女難道不是別有所圖?"葉賀面色冷聲說道.

"爹爹!這幾位是女兒請回來的客人!是女兒發朋友"葉倩有些不高興,葉賀是疼她也極為保護她.每次她交了什麼朋友,父親都會覺得對方另有所圖,不是親自盤問就是派人去調查和跟蹤,最後弄得幾乎沒人願意跟她做朋友了,現在好不容易交到這麼幾個朋友,尤其是百里燁,若是被父親嚇跑了,她可不依!

"哼!朋友?"葉賀冷哼了一聲,掃了一眼淺淺等人,開口道:"諸位不是為了鎖妖塔而來的麼?"

"爹爹,你在說什麼?"葉倩有些不理解,為何每每她交到新朋友,父親都要懷疑他們別有所圖,不是懷疑他們想要錢,就是擔心他們沖著鎖妖塔而來.

"倩兒,你可知,這幾位日前已經來過府里,跟爹爹討要鎖妖塔,被爹爹趕了出去,沒想到他們竟然將主意打到你這兒來了!"葉賀有些不齒的看著歐陽景天幾人.

聞言,葉倩有些不相信的看著這些她剛剛結識的朋友竟然是在利用她,掃了一圈,最後將目光放在百里燁的身上,難道救她也是他們事先安排好的?

"葉家主誤會了,我等前幾日才來到紅葉鎮,之前曾未見過葉小姐,也是在今日來府上才知道這位女扮男裝的姑娘是葉家大小姐,又何來別有所圖呢?"

"是啊爹爹,這位百里公子,也是在幾日前救過女兒,想來那日應是他們初到紅葉鎮,女兒又是女扮男裝,他們應當是不識的女兒的."聞言,葉倩也開口替他們說話,這樣說來,百里公子救自己完全是巧合,並不是事先安排的,如此她便放心了.

聞言,葉賀將目光放在了百里燁的身上.打量著百里燁的眼神閃了閃,此人看似放1蕩不羈,可這眼神卻是犀利複雜,有種王者的霸氣,絕不是表面看著這般.

"既然百里公子救過小女,葉某也不是個恩將仇報之人,有恩必還!有仇也必報!"說著別有深意的掃了一眼歐陽景天幾人,接著對百里燁道:"百里燁公子日後有何需要葉某的地方,盡管開口,葉某能做到決不推辭!"

聞言,軒轅浚開始沖著百里燁不斷的使眼色,想讓他借此機會向葉賀討要鎖妖塔.

奈何軒轅浚眼睛都要抽筋了,百里燁都沒看他一眼,兀自開口道:"救了葉小姐不過是巧合,舉手之勞,葉家主不必客氣."

"你!唉!"聽百里燁如此說,軒轅浚就氣不打一處來,多好得機會啊!就這麼白白的被百里燁扔了!

淺淺雖是沒有出聲,但她卻是明白,此時並非是替鎖妖塔的好時機,葉賀這話很難看出是不是在試探他們.若是百里燁提了鎖妖塔的事,說不定正好入了葉賀的套,趁機說他們接近葉倩是不安好心,將他們趕出去.若是真想報答百里燁,百里燁這話就是以退為進,放長線釣大魚,先博得葉賀的好感,以後自然好說話.所以說,他們這群人里,最有心機的就是百里燁這只千年老狐狸了.

"爹爹,你看女兒沒說錯吧?百里公子他們不是那種人!"葉倩心里甚是歡喜,她就知道自己不會看錯人的,如此一來,父親定不會再阻止他們來往了.

"唉!其實為父並不是不想將那鎖妖塔借給他們,只是…"葉賀歎了一口氣,看起來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葉家主但說無妨,興許我們還能幫上那你."歐陽景天見葉賀終于松口,趁機開口打探道.

"鎖妖塔之前是在葉家沒錯,由我們葉家世代守護."葉賀思忖著,說道:"直到五十多年前,這紅葉鎮南邊的山上突然有妖魔作祟,死傷了不少紅葉鎮和周邊的百姓,一時間是弄得人心惶惶.老夫的父親和祖父,便帶著鎖妖塔前去降服.要說這妖魔確實厲害,父親和祖父廢了好大的功夫才用鎖妖塔降住了那妖魔.本想著這就好了,沒想到,取回鎖妖塔的時候,那妖魔竟然又從塔里逃了出來.祖父沒有防備,被那妖魔所傷.父親見不對,就趕緊又用鎖妖塔降住那妖魔.可鎖妖塔也只能困住它,根本就上不了它!沒法,祖父便決定將鎖妖塔留在那山上困住那妖魔.但為防居心叵測之人打那鎖妖塔的主意,這才對外宣稱鎖妖塔一直都在葉家,也將那山設為禁地,不准人靠近."

客棧的房間里……

"你們說,這葉賀的話可信嗎?"軒轅浚挑眉看著他們.

"臣以為葉賀的話不可全信,此人老奸巨猾,說不定這只是他的緩兵之計."公孫睿開口說道.

"本王倒是覺得他說的是實情.若是他不想給,直接像上次哄你們一樣,把我們轟出來便是了,何須編這麼個謊言呢?"軒轅浚一手托著下巴,分析道.

"祁王說的是!是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祁王英明!"公孫睿拱手說道.

對于公孫睿這拍馬屁的行為,被拍的人很是受用,只是苦了一旁聽他拍的人,臉上個個兒都是一副吃了蒼蠅的膈應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