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百里燁
g,更新快,無彈窗,!

"別廢話!讓你去拿就去拿!爹爹現在正專心比武,不會發現的."葉倩一邊急步朝房間走著,一邊說道:"況且我就是看見個熟人在台下,想過去打個招呼,不會走遠的.你總不能讓我穿成這樣下去吧?"葉倩說著有些迫不及待了,自從那日一別,不知為何,她總是會想起那張俊美無儔的容顏,甚至有些後悔當初沒有追上去問問對方姓甚名誰家住何處?如今好不容易再看見,她絕不能再錯過.

冬梅見攔不住她便只能答應了,將男裝擱在桌上,一邊幫葉倩換著衣服,一邊囑咐道:"小姐,可說好了,您就在台下轉轉,可別走遠了,快些回來,被老爺發現了,奴婢可是要倒大黴的…"

"好啦!我曉得了!"說完葉倩已經奪門而出了.冬梅無語的望了望天,默默的拿起葉倩的衣服換上,乖乖的去台上頂替她坐著.心里卻是默默祈禱著: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啊!保佑小姐早點回來吧!不然我這條小命遲早因為她交代在老爺手里啊!

台下,百里燁正站在淺淺身旁,周圍青龍等人圍在他們身旁,不讓旁人靠近,不為別的,只為百里燁有那麼一點小小的潔癖.

"公子!"葉倩站在百里燁一丈遠的的地方看著他.眼神有些激動,不是她不想靠近,只是玄武擋在前面,她擠了半天,愣是沒越過去.

百里燁似乎沒聽見一般,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葉倩繡眉微蹙,難道是自己叫的聲音太小了?

"公子!"不禁提高了一些聲貝,引來周圍人的側目.

這自然也驚動了淺淺,扭頭看向葉倩,眉目清秀,身材纖細,一看就是女扮男裝嘛,說著葉倩那激動的小眼神,淺淺發覺她正盯著百里燁看.

不禁在心里翻了個白眼,果然是個妖孽,這張臉到哪都招桃花.

"叫你呢!"淺淺捅了捅百里燁,說道.

百里燁疑惑的抬眸看著淺淺,見她正盯著某處看,順著淺淺的視線看過去,方才看見葉倩.

葉倩見百里燁看過來,心神一蕩,有些不知所錯的絞著手指頭.可仔細一看,發亮的眸子又暗了下去,因為她發現百里燁正迷茫的看著她,那眼神似乎是不記得她了,這麼想著,不禁心里有些失望.

"那是誰啊?"淺淺瞥了一眼百里燁,開口問道.

"不認識."

"不認識?不認識人家會這麼含情脈脈的看著你?別說你沒看出來她是個女人."淺淺挑眉看著百里燁.事實上只要百里燁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都會有女人明著暗著的注意她,或是含情脈脈的看著,或是暗暗的偷窺,.若是平常淺淺也不會放在心上.不過像今日這般,在這特殊時期,女扮男裝不說,竟然還上前打招呼的,卻是少見.

"公子!"葉倩站在百里燁面前開口喚道,淺淺示意玄武放她過來了.

"公子可是不記得我了?"見百里燁沒說話,葉倩有些著急的說道.

百里燁看著她,沒有開口,也沒有表情,事實上,他確實不記得眼前這個女扮男裝的人是誰.

"前日公子經過巷子,救了在下,還記得嗎?當時我被小偷用石灰迷了眼睛的."葉倩開口敘述道,一雙閃亮的眸子一直盯著百里燁,盼著他能想起自己來.

前日?淺淺看了看百里燁,不就是他送自己發簪的那天?想來是路上順手救了這姑娘,不過百里燁不像是個會多管閑事的人啊!碰上打架的,別說出手相救了,估計看都不會看一眼,怎麼偏生就救了這姑娘?

百里燁似乎是有些印象,輕輕點了點頭.

"公子是記起來了?"葉倩高興的差點蹦起來,意識到自己手舞足蹈的樣子有點失態,方才收斂一些,但還是興奮的看著百里燁道:"那日多虧公子仗義出手,不然我這雙眼睛就要廢了.也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家住何處?我好報答公子."這好不容易又遇上,這次她絕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一定要知道他姓甚名誰,家住何處,這樣才能再找到他.

"不必了.爺只是順手而已."因為這里人多眼雜,百里燁收起作為冷月曜的沉靜,又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哎,百里公子,這位小公子知恩圖報實屬難得,且一看就是真心相報答你,你這樣拒人于千里之外怕是不好吧."正說著,歐陽景天移步過來笑著說道.他自然看出葉倩是女兒身,且糾纏的對象又是百里燁,這可是給百里燁和淺淺之間制造嫌隙的好機會.他若是不跳出來給百里燁制造點麻煩,他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如此,那就謝這位歐陽公子吧.是他讓爺救你的.而且這位歐陽公子出身名門,尚未娶妻."百里燁笑的無比妖孽的看著歐陽景天,前面那些都無所謂,重點是歐陽景天尚未娶妻.

"這個?"聞言葉倩有些迷茫更有些為難的看看百里燁又看看歐陽景天.她哪里是想真的報答啊,她只是想趁機認識百里公子啊,怎麼又蹦出一個歐陽公子來?他有沒有妻室關她什麼事?

"尚未娶妻的何止在下一人?百里公子不是也沒有妻室嗎?"歐陽景天見百里燁將球踢給自己,便將百里燁也拉下水.反正他跟淺淺也還沒有成親.

葉倩聞言,不禁心里一喜,原來百里公子還沒有成親,真是太好了!

淺淺也是無語的望了望天,這倆人又開始了!人家小姑娘不過是過來道謝,這兩人竟然能扯上成親,這腦洞開著實有點大.

"可惜啊,爺已有婚約,與成親無二."百里燁挑釁的看著歐陽景天.

葉倩聞言,臉上的笑頓時僵住,百里公子已有婚約了?那她…

"百里公子這話說的,就好像在下沒有婚約一樣."歐陽景天從來沒有承認過他跟慕容巧巧的婚事,可這一刻他竟然有點慶幸他還有這麼一個婚約來與百里燁對抗.

"哦,爺忘了.歐陽家主是…喪偶.可惜啊…"說著百里燁一副天妒英才的樣子,同情的看著歐陽景天.

"百里燁!你…"

"對于歐陽公子的遭遇,爺表示甚是同情,唉!"

歐陽景天顯然已經生氣,百里燁卻偏偏不給歐陽景天說話的機會,截斷他的話,做出一副很是同情的模樣.

"真不明白歐陽景天怎麼就這麼想不開,跟尊主吵架,我就沒見過有吵贏咱們尊主的."玄武在一旁搖了搖頭輕歎道.

"廢話!誰敢冒犯尊主啊!又不是活膩歪了!"朱雀歎道.尊主那比冰山還強勁的氣息,還沒靠近就打哆嗦了,敢張嘴的都被尊主殺死了!

歐陽景天氣的渾身都在顫抖,手掌的靈氣已經聚集,似乎下一秒就要朝著百里燁砸去.

"那個…我十分感謝二位公子的救命之恩,二位公子莫要為了此事傷了和氣,二位公子都是我的救命恩人.不如幾位隨我去寒舍一敘?讓我也盡盡地主之誼,感謝二位公子的搭救之恩."葉倩見形式不妙,趕緊開口勸解.其實她自己也搞不明白,明明是這位百里公子救了自己,怎麼又冒出和歐陽公子來,竟然還莫名其妙的吵起來,火藥味這麼濃,保不准下一刻就能打起來.要是驚動了父親,被他發現自己偷偷溜出來可就不好了.

"這位小公子,多謝好意,不過我們這里人數眾多,怕叨擾公子,就不必了罷."淺淺拱了拱手禮貌說道.

葉倩這才將黏在百里燁身上的目光轉移到淺淺身上,不由得一怔,腹誹道:這幾位公子一個比一個長的俊俏.尤其是這位說話的公子,唇紅齒白的,不同于百里公子的冷傲,也不同于歐陽公子的高貴,這位公子帶著一股子仙氣,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

"沒關系的,寒舍雖然不是很大,但留十幾個人吃飯還是足夠的,公子就不要客氣了."葉倩打量著淺淺,開口回道.

"小公子,實不相瞞.我們今日是來參加這比武招親的,實在脫不開身,公子的好意我們心領了."歐陽景天開口謝絕道.

"百…幾位公子也想娶這葉家大小姐?"聞言,葉倩很是激動又有些嬌羞的問著,眼神卻是一直看著百里燁,她本是想問百里燁,可是又怕暴露自己,便改了口.

"可是…百里公子不是已經有婚約了嗎?"葉倩突然想起來,狐疑的看著百里燁.

"爺是陪歐陽公子來的."百里燁笑看著歐陽景天道:"歐陽公子可要加油啊!"

"你!"歐陽景天深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百里公子不妨也去試試,男人三妻四妾平常的很,再說聽聞這葉家大小姐貌若天仙,也是女中豪傑,跟百里公子也是般配的很."

聞言,葉倩眼含希冀的看著百里燁,她跟他很般配麼?三妻四妾…可是,父親會同意麼?

這邊葉倩已經天馬行空的開始考慮葉賀是否會同意她給百里燁做小的事情了,那邊百里燁悠悠開口道:"歐陽公子的意思是,淺淺不貌若天仙,淺淺跟爺不般配嘍?"說著眼神看向身旁的慕容淺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