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的倒挺美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是!有本王在,你們就放心吧!"祁王很是自豪的說著.

"有祁王坐鎮,我們自然是放心的,定能拿到那神器!"公孫睿開口說道.

淺淺撇撇嘴,這個公孫睿還真是跟他老子一個德行,這馬屁拍的,十里外都能聽見了.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可去過葉家了?"聞言,軒轅浚還真拿出一副領導者的架勢,開始主持大局了.

"回祁王殿下,去是去過了,可是葉賀那老匹夫,一聽說我們是為了鎖妖塔去的,直接就把我們趕出來了."公孫睿很是氣憤的回道:"如今我們正在商議如何解決這件事呢."

"那可商議出辦法了?"軒轅浚挑眉看著他問道.

"這個……辦法是有,但是好像不妥."公孫睿為難的說道.

"是何辦法?說來聽聽."軒轅浚一副很感興趣的模樣.

"還能有什麼辦法?偷雞摸狗的人想出來的一些見不得人的辦法唄."百里鉉眼睛瞟向淺淺,一副很不齒的樣子.

"偷雞摸狗?"軒轅浚一副很不解的樣子看著百里鉉.

"不過是百里家主與一個下人的玩笑話罷了,祁王殿下不必放在心上."歐陽景天開口說道,看百里鉉的架勢就是沖著淺淺去的,他自然要幫她化解.

"這麼說就是你們沒想出法子了?"軒轅浚掃了一圈這些人,然後得意的說道:"但本王卻有法子."

聞言,所有人都看向軒轅浚,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明日葉家會舉辦一場比武招親,對象就是葉家大小姐葉倩."軒轅浚挑眉看著大家.

"祁王的意思是?"其實他們心里都有了一個答案,但總要有人問出來,軒轅浚才好繼續往下說,所以最會怕馬屁的公孫睿很是樂意做這個開口問的人.

"去參加比武招親啊,本王查過了,葉倩是葉賀唯一的女兒,葉家唯一的繼承人.娶了葉家唯一的繼承人,整個葉家就都是咱們的,何愁鎖妖塔拿不到手?"軒轅浚很是得意自己有這麼有建設性的提議.

"可是…誰去合適呢?"慕容嫣這話問的有些不安,眼神有意無意的往歐陽景天的方向瞟.百里燁跟慕容淺淺有婚約,她跟公孫睿有婚約,這兩人自然是不能去的.剩下的就只有祁王,百里鉉和……歐陽景天了,而這三人中,怕是歐陽景天靈力最高了.

"這個嘛…"軒轅浚掃了一眼在場的人,思忖道:"是男的都去!咱們這麼人,總有能勝過那葉賀的人吧!"

"祁王,臣已經與嫣兒有婚約了啊!怎麼能去參加比武招親呢?怕是不妥吧."公孫睿說著看向慕容嫣,好像生怕她誤會自己想娶葉倩一樣.

然而慕容嫣卻是一門心思的放在歐陽景天的身上,對于公孫睿參不參加她絲毫不關心,甚至還真希望他贏了,然後娶了那葉家大小姐,她便省事了.

歐陽景天眼神卻是盯著慕容淺淺,不放過她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似乎是想看看她對自己參加比武招親有什麼態度.

"歐陽家主是失明了麼?"吊兒郎當卻帶著寒意的聲音自百里燁的唇邊溢出.

百里燁這話一出,大家不約而同的看向歐陽景天,見他眼睛好好的,又不明所以的看向百里燁,不明白他這話是何意?

歐陽景天卻是明白,百里燁這話不過是對于他盯著淺淺看而擠兌他的,輕扯了下唇角,深情的看著慕容淺淺開口道:"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轉而挑釁的看向百里燁,接著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只要你們一天未成親,淺淺便有選擇的權利."

"很好!"百里燁開口誇贊道:"歐陽家主這話說的在理!"轉而拉起慕容淺淺的手往屋外走,柔聲道:"走,咱們成親去!"

歐陽景天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雖然知道他們不可能馬上就成親,但他這是給百里燁提了個醒嗎?突然開始後悔自己方才說的那番話了.

"站住!慕容家主!現在還在商議要事!你這是要去哪?"軒轅浚開口阻攔道.雖說他對慕容淺淺並沒有多看好,但他認定了慕容淺淺對自己"始亂終棄",所以他沒有找到心愛女子之前,怎麼能容許慕容淺淺比他先成親?這不是打他的臉嗎?

"你們去參加比武招親,與我何干?我又不是男人."淺淺回頭挑眉看著軒轅浚.

軒轅浚聞言,很想說:你說的好有道理.但是他不能拆自己的台啊!轉而看著百里燁道:"那總與百里二公子有關吧?這里屬你武功最高,你必須留下."

淺淺撇撇嘴,頗為不恥的看著軒轅浚.百里燁武功高那是他苦練的,這些人自己不努力,這種時候就指望別人頂上,拿到神器還不是要給他們軒轅家?但是要娶葉倩的就是百里燁了,那她怎麼辦?

"祁王,爺發現你有一個優點."淺淺唇角綻放出一抹天使般的笑容,看著軒轅浚道.

"什麼優點?"軒轅浚先是有些狐疑,然後頗為欣喜,慕容淺淺向來都是損他,現在竟然當眾誇他,看來這個優點不一般啊.

"人長得不美,想得倒挺美!"淺淺說完拉著百里燁便出去了.

"噗哧!"慕容琪反應過來忍不住笑出聲,看見淺淺走了,她便也跟著出去了,反正比武招親也沒她什麼事.

屋內,除了臉色鐵青的軒轅浚,其他幾人都神色各異,各懷心思.

第二日一早,紅葉鎮甚是熱鬧,原本空曠的場地,此時人滿為患,里三層在三層的.被人們圍在中間的是一個擂台,正是葉家比武招親的擂台.

"各位鄉親父老,南來的北往的,葉賀在這給諸位問好了!"葉賀這聲如洪鍾的說辭,引來台下一片叫好聲.看來很是有威望.

葉賀抬手示意,待大家安靜後,接著道:"我葉家雖不是什麼武林世家,但在這紅葉鎮也算是小有名氣…"

"這個葉賀還真是謙虛,明明就是個土皇帝,說什麼小有名氣."一身男子裝扮的慕容琪站在淺淺身邊嘀咕道.今日他們幾乎全部出動,甚至淺淺等人都女扮男裝,打算上去試試.用軒轅浚的話說:贏了也不一定要娶葉倩,目的在于鎖妖塔嘛.

"葉某只有這麼一個女兒,自小這孩子變沒有母親,與老夫相依為命.如今女兒已是豆蔻年華,到了出出嫁的年紀.但葉某不想與女兒分離,故今日在此辦這一場比武招親,為小女覓得一位如意郎君."葉賀在台上頓了頓,接著道:"將來葉家自然是要由小女繼承的,所以希望在場的諸位青年才俊,沒有妻室的能積極參與.打的過老夫,自然就是我葉家的女婿."葉賀說著身子一偏,露出身後的台子,台上坐著一位女子,雖是紅紗遮面,但從窈窕的身姿上,不難看出是一位美人.

"素來聽聞葉家大小姐美豔無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瞧這身段也差不了."

"別說葉家大小姐如此美豔,就是個老婆子.沖著葉家這家世娶了也不虧啊!"

"就是就是!"

"唉!可惜我已經成親了,不然真想上去試試!"

"回家把你家婆娘休了不就成了?哈哈!"

"去你的!小心被我家那母老虎聽見!"

台下的人交頭接耳的說著,淺淺等人不動聲色的聽著.他們今天可謂是全員出動,清一色的男裝,連青龍白虎等人都跟來瞧熱鬧了.只有百里燁,一副吊兒郎當事不關己的樣子.

"下面比武正式開始,有哪位英傑先來一試?"葉賀對著台下拱了拱手道.

"我來!"人群中傳來一聲大喝.接著一個穿著墨綠色長衫的青年男子穩穩落在台上.

"請!"葉賀打量著這少年,將長衫塞進腰間,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只是可惜,剛開始,只一招,少年便被打趴在地,引來台下一片唏噓之聲.

為了女兒能有人保護,葉賀那是不遺余力,沒有半點想放水的架勢,上去的青年才俊全是站著上去躺著下來的.

這讓坐在後面的葉倩放心不少,看來今天想把她嫁出去有難度.眼睛隨意的瞟著台下烏泱泱的人群,一副看熱鬧的樣子,顯然心情變好不少.掃視了一圈,她突然將目光定格在某處,眼睛一下就亮了起來,因為她看見了這兩日讓她日思夜想的人--百里燁!

雖然下面烏泱泱一群人,但百里燁長的實在是太妖孽,讓人很難忽視.

"冬梅!"葉倩像旁邊喚了一聲.

"小姐."

"去給我被一套男裝."葉倩說著竟然站起來往台後走了.

"啊?小姐!這擂台還沒完呢!小姐這是要去哪啊?"冬梅愣了一下,見葉倩自顧自的起身走了,趕緊抬腳追上去,勸道:"小姐,要是讓老爺知道了,奴婢又要受罰了."想著上次小姐偷跑出去,老爺生氣,可舍不得罰小姐,就罰她跪了一夜,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膝蓋隱隱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