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武招親
g,更新快,無彈窗,!

聞言,葉賀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己這個唯一的女兒.開口道:"你呀!讓爹說你什麼好?別人家的閨女都是繡花作畫的,你倒好滿街亂竄!也怪爹沒教好你,你娘走的早,你一個姑娘家,有些事爹也不好過問.唉!結果給你養成了這個潑猴的性子."

葉賀的夫人在葉倩七歲時便故去,他們夫婦情深似海,所以葉賀也就沒有續弦自己又當爹又當娘的照顧葉倩,對于這個唯一的女兒,葉賀很是疼愛,那是舍不得打,舍不得罵,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爹~"葉倩開始撒嬌道:"女兒哪能跟那些閨閣小姐比呀?咱們可是葉家!女兒責任重大,豈能跟尋常人家的小姐一樣嗎?"

葉家可是紅葉鎮的"領頭羊",相當于皇帝了.而葉倩將來就是女皇,自然不可能窩在家里繡花作畫.

葉賀歎了口氣,方才說道:"話是這麼說,可你畢竟是個女兒家,總歸是要嫁人的,這副假小子的樣子,有哪家敢要你啊?"

說起嫁人,葉倩也不知怎滴,腦海里突然浮現出下午見過的那位公子,也就是百里燁.想著小臉一下紅了起來.搖了搖頭,揮掉腦海中的人影,開口道:"爹,女兒不嫁人!女兒要一輩子陪在爹身邊."葉倩說著,將頭靠在了葉賀的肩膀上.

看到女兒如此有孝心又粘著自己,葉賀自然是開心的.可是開心歸開心,卻不能誤了女兒的終身大事.

"你這丫頭,竟說胡話,怎麼能不嫁人呢?"葉賀頓了頓,接著道:"爹也舍不得你,如此,爹就為你招個夫婿入贅如何?"他自然也舍不得葉倩,若是女兒離開自己被欺負了,他如何能放心?況且,這葉家也是要有人繼承的.招個入贅的女婿是再好不過的.

"爹,女兒還不想嫁嘛!"不知道為何葉倩腦海里總會浮現出百里燁的樣子,雖然她不知道那個救了她的男子叫什麼,是哪里人,但是她總有種預感,覺得他們會再相遇.並且潛意識里覺得他們之間會發生點什麼,直覺的就想等他.所以對于葉賀要給她找夫婿的事,她很是排斥.

"胡鬧!這事可由不得你!"葉賀見葉倩不像是因為害羞而推脫,而是真的不想嫁人,不免有些惱火,強硬的開口道:"我已經為你舉辦了一個擂台招親,過兩日便開始,倒是誰能勝過爹,便是你的夫婿."

身為葉家的姑爺,即使是入贅,也要是人中龍鳳,武功自然要比自己強,才能保護他的女兒,自然也能保護葉家.

聞言,葉倩雖是不樂意,但想著天底下能勝過爹的人少之又少,這個概率太小了,不免放心了些,也就答應了.

紅葉鎮的客棧中…

"唉!"

"唉!"

"唉!"

歐陽景天,公孫睿和百里鉉同時歎了一口氣.今日一早他們三人便去拜訪了葉賀,可一聽是為了寶器而來,話都沒說兩句,就被趕了出來,此時正一籌莫展.

"你們這是怎麼了?"慕容嫣見三人都眉頭深鎖,不禁好奇的問道.

"沒想到葉賀竟然如此不識抬舉,咱們大老遠的來請他將寶器借與我們,他竟然將我們趕出來!豈有此理!"百里鉉一拍桌子很是生氣的說道.

"哎喲,有意思了.誰規定你們去要寶器,人家就要給你們的?那可是人家的東西!"小白看白癡一樣的看著百里鉉,怎麼聽他這語氣,就好像人家葉家欠他的一樣.那東西是人家的好不好?

"是葉家的走怎樣!如今外有魔族虎視眈眈,沒有天孤城野心勃勃,內憂外患,他們葉家擁有寶器,如今得陛下器重,能為隴南國效力,這是他們葉家得榮幸!他們就應該將寶器雙手奉上!"百里鉉很是自以為是的說道.

"葉家將你們趕出來真是太仁慈了,換做是我,直接拿出寶器弄死你!"小白白了一眼百里鉉,很是鄙夷的說道.真不明白百里燁那樣的人物,怎麼會有這麼"人才"大哥!這到底是不是一個爹的種?真是匪夷所思!

"你說什麼?你一個下人,這里豈容你放肆!"百里鉉一拍桌子,瞪著小白,又看向淺淺,開口道:"慕容淺淺,看好你的奴才!"

"你才是奴才!你全家都是奴才…不…就你是奴才!"小白一著急就嗆了回去,可剛說到"你全家都是奴才"時,觸及到百里燁別有深意的眼神,渾身一僵,立馬改了說辭.想她千年的靈獸竟然會害怕一個凡人,也著實好笑,不過…她確實怕!因為她打不過百里燁!

"慕容家主!這就去你們慕容家的下人!如此沒有禮數!簡直給慕容家丟人!若是慕容老家主是絕對不會容許有這樣的人留在慕容府的!"百里鉉說不過小白,又氣不過,所以沖著淺淺告狀.想激怒淺淺,由此整治一下小白.

不過,他的如意算盤是打錯了.因為淺淺根本就沒接他的這茬,而是跟百里燁在那竊竊私語,壓根就沒聽百里鉉在說什麼.在嘴皮子功夫上,淺淺還是很相信小白的實力的,絕對可以讓百里鉉氣到吐血.

對于淺淺的無視百里鉉尷尬至極,惱羞成怒的瞪著淺淺道:"慕容淺淺!你太目中無人了!"

淺淺聞言,方才轉過頭看向百里鉉,唇角微勾,甚是驚訝的啟齒道:"原來百里家主也在,剛才沒看見,還是百里家主多包容才是."

什麼?!百里鉉不敢置信的瞪著淺淺,他們進門的時候他就在這兒了,剛才又跟她的丫頭吵了半天,她現在竟然說沒看見他?騙鬼啊!這麼想著臉瞬間漲紅起來,想也知道是氣的.一時間氣氛甚是尷尬.

"好了,百里家主稍安勿躁,當務之急是想想該如何讓葉家交出寶器,我可是聽說這寶器是鎖靈塔.這紅葉鎮如今能如此繁榮太平,全靠它震懾,怕是葉家不會輕易交出來."歐陽景天不想百里鉉為難淺淺,便趕緊開口打圓場.

百里鉉本來很是尷尬的站著,他既不想這麼站著又不知道該如何收場,歐陽景天這麼一說,他正好就坡下驢,便坐了下來.

"咱們已經說明來意,可葉家不肯借,這該如何是好?"公孫睿一籌莫展的開口.對于慕容淺淺和百里鉉的那點破事,他一點都不關心.

"明的不行,可以來暗的嘛!"小白張嘴說道.能達成目的就行,管他用什麼方法呢!

"哼!咱們可是名門正派!豈能做偷雞摸狗之事?"百里鉉一拍桌子,義正言辭的說道.終于找到機會反駁小白了!舒坦!

"就好像偷雞摸狗的事你做的不夠多一樣!"小白剜了百里鉉一眼,嘟囔道.

"你說誰偷雞摸狗?"聽小白這麼說自己,百里燁頓時不干了,張嘴反駁的話就脫口而出.

"喲,說你啊!要不然你之前的傷是哪來的?"小白挑眉看著百里鉉那張氣的鐵青的臉.

百里鉉一怔,之前的傷不就是他幫著公孫憶柳時被百里燁打的麼?想著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百里燁,隱約覺得胸口隱隱作痛.

"胡說八道!我百里家豈容你如此汙蔑!"但是百里鉉是不會承認的,硬著頭皮嗆了回去.

"誒誒誒!我說!的!是!你!你這非要拉上百里家,真是一顆老鼠屎攪了一鍋粥啊!"小白趕忙澄清道,她可是不敢說百里燁的,主要是怕挨揍!雖然百里燁也做偷雞摸狗的事.

"我是百里家家主,你如此挑釁與我,就是與百里家為敵!"百里鉉眼看自己說不過小白,就將百里家搬出來.

"喲喲喲,我好怕呀!你就是做偷雞摸狗的事了,你咬我呀!"小白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看著百里鉉.

"喲呵,還真是熱鬧!"兩人正火藥味正濃之時,軒轅浚姍姍走了進來.心情很是不錯.

"死了表妹,還能這麼開心,祁王也是個人才啊!"小白開口諷刺道.

"你怎麼了?今天吃火藥了?"淺淺輕輕戳了一下小白,低聲問道.這貨今天得誰跟誰吵,過像個長了刺的刺猬.

"大姐…"小白沒搭理她,倒是慕容琪輕輕扯了扯淺淺的衣袖.小聲道:"我剛才看見小白跟百里燁手下的那個大胡子吵架了."

大胡子?聞言,淺淺頓時心如明鏡.易容成大胡子的只有白虎,八成這兩人又吵架了,有氣沒地撒,跑這找人撒氣來了.也算他們倒黴!

被慕容琪戳穿了,小白臉上也掛不住,一甩袖子便走了.

"祁王,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歐陽景天給軒轅浚讓了個座位,看著他開口問道.

"本王掛念諸位的安危,所以就匆匆趕來幫助諸位了."其實是他受不了他那個舅母,也就是王馨兒的母親,整日在他面前哭哭啼啼,著實讓他頭疼,所以巴巴的跑了.

"祁王對自己還真是…有信心啊!"歐陽景天開口道,其實他很想說,你真是高估自己的能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