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紮心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知道嗎?"慕容嫣的眼神看向遠處,似是陷入了回憶里.

"那年我不過五歲,那是一個雨夜,我睡不著又貪玩,自己一個人遛到後院玩耍,碰見一個受了傷的男孩.他長的那麼俊,我一下就喜歡上了他.我想救他,可是又有沒有力氣,于是我就拿了一把傘為他撐了一整夜,直到我看著他被人帶走.帶走他的人我認識,就是歐陽家主,那他是歐陽家的孩子."

"他…是歐陽景天?"公孫憶柳微弱的問了一句.

"不錯!"慕容嫣低頭看著她,接著道:"從那時起,我就下定決心要嫁給他!所以我勤讀詩書,苦學武功,讓自己成為最耀眼的,想讓他看見我,能成為配的上他的女人!"慕容嫣說著眸中露出濃濃的恨意和不甘.

"可是,他竟然要娶慕容淺淺!就算慕容淺淺那個賤人失了清白,他竟然還是願意娶她!如今那個賤人就要嫁給百里燁了,可他還不死心,還要陪在她的身邊!為什麼?我哪點比不上慕容淺淺那個賤人?"

"至少…她比你光明磊落!"公孫憶柳看著慕容嫣,開口道:"她不會像你這麼心狠手辣,殺了自己的親妹妹!"

"心狠手辣?哈哈…"慕容嫣仰天笑道:"我會比你心狠手辣?你可是給慕容淺淺下了蠱毒的."

"是你!是你讓我以為她殺了巧巧!我才…"

"是我嗎?哈哈,憶柳,是你自己!是你被嫉妒沖昏了頭!因為百里燁愛她!所以你要除掉她!"

"不!不是的!燁哥哥他愛的是我!是我!"公孫憶柳心里知道,慕容嫣說的是事實,可是她不想承認,也不願意承認!

慕容嫣踱步走到公孫憶柳身旁,蹲下來,伸手在她的身上摸索著,好似在找什麼東西.

"慕容嫣,你要做什麼?"公孫憶柳想拍掉慕容嫣的手,奈何根本就沒有力氣.

片刻後,慕容嫣從公孫憶柳的懷里掏出一支笛子,看著那笛子,慕容嫣笑的格外得意.

"慕容嫣,你還給我!"公孫憶柳臉色一凜,憤恨的說道.

"呵呵,憶柳妹妹,這可是對付慕容淺淺那個賤人的秘密武器,抱歉了,姐姐不能還給你."慕容嫣得意的看著那支笛子,說道:"說來,這還要多謝你了憶柳妹妹."

公孫憶柳聞言,突然抬眸,嘲諷的眼神看著慕容嫣,開口道:"你真可憐…就算燁哥哥不愛我,可是他還是我表哥,你呢?歐陽景天他跟你沒有一點關系!他娶慕容淺淺,娶巧巧,都不會娶你!因為你與我大哥有婚約,這輩子你們都不可能!哈哈…"

"你給我閉嘴!"慕容嫣對著公孫憶柳又是一掌.紅著眼睛道:"不要跟我提公孫睿!我是不會嫁給他的,不會!"

慕容嫣怒不可遏的瞪著公孫憶柳,如果不是公孫睿上門退了慕容淺淺的婚事,哪里會出那麼多事?以她的才能和家世嫁給歐陽景天,根本就易如反掌!都是公孫睿的錯!

"咳咳…噗!"公孫憶柳被慕容嫣這又一掌打的躺在地上,動都動不了了,只能瞪著眼睛看著慕容嫣.

"我…詛咒你…這…輩子都不能…跟愛的人在…在一起…"話落,公孫憶柳便斷了氣,瞪向慕容嫣的眸中全是恨意和不甘.

"你去死!"慕容嫣惱羞成怒,凝聚靈力對著公孫憶柳就是一掌.

"砰!"公孫憶柳的尸體如爆炸的氣球一般,瞬間四分五裂.

"不自量力!"慕容嫣泄憤後轉身就往客棧走去.

"不愧是慕容家的二小姐,有魄力!夠狠!"身後突然響起一道低沉的聲音.

慕容嫣一怔,頓住步子,轉身看向身後.

"你是…妖王?"慕容嫣打量著對面的男子.一身黑衣,身上罩著一件黑色的斗篷,半遮面看不真切,卻是隱約可以看見那白色的面具,渾身透著一股陰暗之氣.

"好眼力."

"你要做什麼?要替她報仇?"慕容嫣警惕的看著妖王,難不成公孫憶柳沒有殺了她,所以妖王打算親自動手?

"報仇?呵呵,她也配?"妖王輕蔑的看著地上公孫憶柳的殘骸.

"那你…"

"不知道慕容小姐可願意與本王做筆交易?"妖王看著慕容嫣,滿是邀請的意味.

"交易?"慕容嫣狐疑的看著妖王,她不曉得自己能和妖王做什麼交易.

"不錯,本王可以幫你除掉慕容淺淺,助你做家主之位.讓你和歐陽景天有情人終成眷屬."妖王深知慕容嫣想要什麼,所以這條件自然能讓慕容嫣動心.

妖王想的不錯,慕容嫣確實對這些條件動心了,片刻後,慕容嫣抬眸看著妖王,開口道:"說說你的條件."

"待慕容淺淺拿到三件寶器後,你便將法器和慕容淺淺一起帶來交給本王."

慕容嫣擰眉看著妖王,要三件神器,她可以理解,這可以助魔界打開封印,可是他要慕容淺淺做什麼?

"你要慕容淺淺做什麼?"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顯然妖王並不打算告訴慕容嫣更多的事情.

"如果我不答應呢?"慕容嫣挑眉看著妖王.

"那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陰鷙的語氣帶著滔天的駭人氣息.

讓慕容嫣心里一顫.開口道:"好,我答應你.不過…你要先讓我坐上慕容家主的位子."只有當上一家之主,她才能借此推掉與公孫睿的婚事.

"可以."妖王很是干脆的答應了.

"妖王就不怕我當上家主以後反悔?"慕容嫣試探的問道.當上家主,她自然就有左右自己婚事的權利,這樣,她想嫁給歐陽景天也並非難事了.

"哈哈!"妖王像在聽笑話一般,開口道:"本王能助慕容小姐坐上家主的位子,自然就能將拉下來.本王勸慕容小姐莫要玩火,會引火燒身的."

慕容嫣冷著一張臉看著妖王.心里卻是清楚,妖王這個人深不可測,說道就定然會做到.她必須小心行事.

翌日,淺淺他們便到了葉家所在的紅葉鎮.

"哇,包子!糕點!好多好吃的,嘿嘿,爺喜歡."白虎一臉興奮的手舞足蹈道.

"你的口水滴到衣服上了!"小白撇了他一眼,開口道.

白虎聞言,忙伸手拽著自己的衣服瞧,又擦了一把嘴角,發現自己被騙了.氣呼呼的朝著小白道:"騷狐狸你又騙爺!狐狸果然陰險狡詐!"

"老娘陰險狡詐?老娘怎麼滴你了?把你全家賣了還是咋滴?敢誹謗老娘!"小白兩手掐著腰,瞪著白虎說道.

"爺誹謗你?你就是陰險狡詐!這是狐狸的天性!"白虎也不甘示弱,瞪著眼珠子回嗆道.

"怎麼滴?想打架啊?"

"打就打!爺怕你啊!"

……

兩人就這麼站在成門口互相掐著.

"要打就快打,別在這兒擋道!"淺淺看著這兩個掐了半天架愣是沒動手的人,翻著白眼白眼說道.

這話一出吵的熱火朝天的兩人一愣,互相對視了一眼,接著有些尷尬的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一群人,然後默默的低頭讓出一條道兒.淺淺便帶頭走了過去.

"真是浪費時間!"青龍經過兩人身旁低聲道.

"每次都干打雷不下雨,真是浪費感情."玄武瞅了瞅二人說道.

"枉費了我特制的療傷聖藥."朱雀也悠悠的說道.

兩人低著頭一聲不吭,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後,二人對視了一眼,重重的哼了一聲,跟著離開了.

繁華的街道上甚是熱鬧,各種小攤,各種小吃,叫賣聲,嬉笑聲,往來的人絡繹不絕.

"站住!來人啊!抓小偷啊!"人群中突然出來一個女人的叫喊聲.周圍的人立刻閃開,就見一個婦女坐在地上,一邊拍著地,一邊急切的指著某處哭喊著.

"這位大嫂,怎麼回事?"人群里走出來一個俊俏的公子,開口問道.

"我的錢袋,被偷啦!"那大嫂急切的指著某處.

那公子抬眼看去,果然有個男子在人群中跑著.說時遲那時快,這公子足尖一點便追了上去.那小偷見有人追來,跑的越發的快,瞬間繞進一條小巷,那公子轉身追了進去.

誰知那竟是一條死胡同,那賊人見無路可走,轉過身想換條路,卻是來不及了.

"毛賊,看你還往哪兒跑?"那公子將毛賊堵在牆角挑釁的看著他.

"小子,少管閑事!識相的就給我讓開!"那毛賊凶神惡煞的瞪著他說道.

那俊俏的公子聞言,輕扯唇角,笑道:"相這種東西,我從來不識,還是打一架吧."

"敬酒不吃吃罰酒!是你自找的!"那毛賊說著朝著那公子揮拳過去!

卻被那公子幾下打到在地.一腳踩在那賊人身上,開口道:"服不服?"

"服!服!公子饒命!"那賊人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還不將錢袋拿來!"那公子命令道.

"拿,拿!這就拿!"那賊人說著將手伸進胸前,卻是眸光一閃,掏出一包石灰粉朝那公子撒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