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時,郊外樹林
g,更新快,無彈窗,!

"小白,你怎麼這麼無情呢?王馨兒雖然脾氣差點,可她好歹跟我們相識一場,又經曆這麼多,怎麼說都是朋友,如今她死了,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慕容琪到底從小在山里長大,性情直爽有不諳世事,對小白這麼無情的話很是不理解.

"我無情?"小白從榻上坐起來,看著慕容琪,道:"老娘是沒有那麼多泛濫的同情心,並不是無情!小丫頭,別說老娘沒指點你,不管是親情愛情友情還是同情,都只給該給的人,至于王馨兒,她哪一樣都不夠格."

聞言,慕容琪還是不能理解,開口道:"那出事的時候你還第一個就沖過去看了呢.如果不是關心王馨兒的安危,你那麼激動跑那麼快做什麼?"

小白撇了撇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樣開口道:"我激動是因為有熱鬧看啊!看熱鬧當然要快啊!"

"大姐,你看她!"慕容琪簡直要被小白氣死了,只能跟慕容淺淺求救.

"我覺得小白說的沒錯."清冷的聲音從淺淺嘴里溢出.從幻境里出來,她似乎又變回了之前的慕容淺淺.

"大姐?"慕容琪有些錯愕,她沒想到慕容淺淺也會這麼說.

淺淺抬眸看向慕容琪,開口道:"倘若今日是我死了,你覺得王馨兒會同情我,去幫我追查凶手?"

這話讓慕容琪一怔,然後搖了搖頭,依王馨兒討厭大姐的程度,如果今日換做是大姐…估計王馨兒能高興的放鞭炮慶祝了.看看慕容淺淺現在這淡定的態度,她突然覺得好像她們這樣也不算過分了.

"好了,時候也不早了,趕緊回房間睡覺吧,明日再說."淺淺開口下逐客令了,畢竟是家主,到哪慕容家的人也都是要聽的.慕容琪和慕容嫣便順從的回屋睡覺去了.

"你可看出了什麼端倪?"慕容琪和慕容嫣剛走,淺淺便開口問道.她是不在乎王馨兒死不死,但是這殺人的人是沖著他們某個人還是為了攝魂鈴,她必須要弄清楚.

"一刀斃命,是個練家子.正如慕容琪所說,不是劫財也不是劫色,不單純."聞言,小白也嚴肅了起來.

"目的是不單純,可還有別的線索?"淺淺思忖道.

"從傷口上看,那人可能是魔界的人"小白接著分析道:"傷口上透著妖氣.王馨兒應該不會與魔界有什麼牽扯,看來是為了攝魂鈴."

淺淺思忖了片刻,眸子閃過一絲亮光,開口道:"為攝魂鈴來是不假,只是王馨兒與魔界有牽扯也未可知."她突然想起軒轅浚掉進糞池那天,她看見王馨兒一個人離開了.人生地不熟的,她能去哪?再加上早晨她嚷嚷著攝魂鈴丟了,可結果卻沒丟,如此矛盾的行為,也是可疑.而且她總覺得哪里漏掉了點什麼.

"管她呢,人都死了,有牽扯又怎樣?重要的是保護好攝魂鈴,斷不可讓魔界拿走.魔界的封印已經有裂痕,找齊三件寶器可以加固封印,絕不可以讓魔界打破封印,再出來禍害人間."

淺淺點了點頭,這還沒打破封印就出了這麼多幺蛾子,一定要抓緊找齊三件神器才行.

第二日一早,淺淺和百里燁歐陽景天等人一起上路,繼續南下前往葉家.而軒轅浚則騎著神龍將王馨兒的尸首,運回京城.

是夜,慕容琪是個愛熱鬧的人,這會兒正跟青龍他們打得火熱,剩慕容嫣獨自在房間里.南方正直春夏之際,所以窗戶都開著.慕容嫣房間的窗外便是客棧的後院,而馬騮也在後院,這樣一來,房間里的味道便不怎麼好聞了.慕容嫣便起身想去關上窗戶.

突然她覺得有一股靈力逼近,側身一閃,一團白色的東西便擲到房間的地上.慕容嫣擰眉看著地上的那團紙,走過去打開,上面只有六個字:丑時,郊外樹林.

慕容嫣將紙條攥在手里,心里卻是忐忑的,她知道這張紙條是誰給她的,也許她該去看看.

皎潔的月光讓整個林子都罩上了一層白霜一般.周圍寂靜的可怕,偶爾能聽見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一個黑衣女子背手立在樹下,不仔細瞧幾乎瞧不出來.

慕容嫣來到約定的地點,乍一看見黑衣女子時嚇了一跳.穩了穩心神,開口道:"果然是你,憶柳妹妹."

公孫憶柳回過身來,看著慕容嫣,開口道:"嫣兒姐姐,你來了."

"這麼晚,你找我來這做什麼?王馨兒可是你殺的?"慕容嫣這話雖是問句,語氣卻是帶著一絲篤定,靜靜的看著公孫憶柳.

"不錯."公孫憶柳並沒有打算隱瞞,很是痛快的承認了.

慕容嫣踉蹌的一步,雖然心里已經有了准備,但親耳聽到她承認,還是有些震撼.

"為什麼?王馨兒不是替你做事麼?你為何要殺她?"

"嫣兒姐姐,我也不想的,是…是有人逼我的,若是不殺了她,那人就會殺了我!"公孫憶柳閉上眼睛,似是不敢看慕容嫣的眼睛,臉上有一絲痛苦的神色.妖王在她身上下了蠱毒,發作的時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種痛,她不想要再嘗試.緩了緩,睜開眼睛,開口道:"嫣兒姐姐,那人讓我也殺掉你,可是我下不去手,你和巧巧都是我的好姐妹,如今巧巧不在了,我不能讓你也出事,如今你是打不過我的,你還是趕緊逃吧!"

"殺我?"慕容嫣有些不敢置信,慌神了片刻,重新看著公孫憶柳,問道:"那人是誰?他為何要殺我?"

"是…是…"公孫憶柳有些為難,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咬了咬牙,道:"嫣兒姐姐,你還是別問了,趕緊走吧!"

"我走了你如何向那人複命?若是他知道你沒有殺我,你怎麼辦?"

"嫣兒姐姐放心,我自有辦法.你快走!"公孫憶柳催促道.

"好,你保重!"慕容嫣說完,轉身離開了.

公孫憶柳看著慕容嫣離開,心里的大石頭落了地,"巧巧,我做的對不對?希望嫣兒姐姐不要卷進來."

公孫憶柳呢喃了一句,歎了口氣,轉身准備去向妖王複命,就說慕容嫣掉下懸崖,尸骨無存了.

轉身的一瞬間,一股靈力正中她背後的要害.因為沖力太大,公孫憶柳向前踉蹌的幾步,猛的吐出一口鮮血,倒在地上.

樹後,走出來一位女子,緩步朝公孫憶柳走過去.

公孫憶柳倒在地上,雖是重傷,卻是還有一口氣在,聽著有腳步聲,掙紮著看過去.待看清那人後,眸子陡然睜大,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人.

"怎麼是你?為什麼?嫣兒姐姐!"

在背後給了公孫憶柳致命一擊的正是去而複返的慕容嫣,此時正嘲諷的看著她.

"為什麼?"慕容嫣冷笑著蹲下來,伸手撫過公孫憶柳因為激動而略顯紅潤的臉龐,說道:"因為你蠢!慕容巧巧蠢,你比她更蠢!"

巧巧?公孫憶柳心里突然出現一個可怕的念想,顫聲道:"是你殺了巧巧?"

慕容嫣眸中帶著戲謔的看著公孫憶柳,笑道:"你總算聰明一回了,只是可惜,這是你這輩子最後一次了."

"噗!"公孫憶柳似是承受不住這個打擊,猛的吐出一口鮮血.

慕容嫣欣賞又嫌棄的眼神,往後退了退,怕血濺到她的衣服上.

"為什麼?巧巧可是你嫡親的妹妹啊!"公孫憶柳掙紮著問道.她雖是公孫家的小姐,比做常人出身好了些,可因為是庶出,在名門貴族里一直被瞧不起.只有巧巧和慕容嫣肯和她做朋友.慕容嫣一直都是她和巧巧最敬重的姐姐.無論是身份還是才學武功,慕容嫣都是名門中的翹楚,也一直是她和巧巧學習的榜樣.她真的不敢相信,她最敬愛的人殺了自己的親妹妹,如今還要殺她!

"因為她沒用!"慕容嫣看向公孫憶柳,接著道:"跟你一樣沒用!我故意用計給慕容淺淺那個賤人下了藥,雖然出了點意外,但她還是失了清白.是搬倒她的好機會,可是巧巧那個蠢貨,竟然給我搞砸了!"

"原來是你!是你給我們送的消息!就因為這樣…咳咳…你就殺了巧巧?她有什麼錯?"公孫憶柳顧不得自己唇邊溢出的鮮血,很恨的看著慕容嫣.

"呵呵."慕容嫣冷笑道:"要怪就怪她動了不該動的心思.她竟然癡心妄想的想要嫁給歐陽景天!"

公孫憶柳心里一顫,看著慕容嫣眸中駭人的恨意,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這一刻,她覺得慕容嫣就是從地獄里出來的惡魔,竟讓她覺得害怕,可還是硬著頭皮道:"嫁給歐陽景天這件事,是慕容家主和歐陽老夫人的決定,當時你也在場,這跟巧巧有什麼關系?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是她能決定的啊!"

"若是她不想嫁,我自然有辦法幫她推了這門親事.可是她竟然跟我說她覺得嫁給歐陽景天很幸福!問我替她開心嗎?哈哈…她搶了我的心上人,還問我開不開心?你不覺得很荒謬嗎?"

"你…你喜歡歐陽景天?"公孫憶柳後知後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