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件神器的下落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好了!不好了!攝魂鈴丟了!"王馨兒滿客棧的拍著大家的房門,一臉的急切!只因她昨夜想了一宿,攝魂鈴丟了,若是不想被人懷疑,最好的法子就是她'賊喊捉賊’,成為第一個發現攝魂鈴丟了人.

淺淺迷蒙的睜開眼睛,聽清叫聲後,'噌’的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攝魂鈴丟了?!什麼鬼啊?急忙穿好衣服就往外沖,都怪她太累了,只睡了個覺就出事情了!

淺淺出來的時候百里燁和歐陽景天已經出來了,大家聽到聲音陸陸續續的都跑了出來.

"出什麼事了?攝魂鈴怎麼會丟了呢?"公孫睿擰眉看著王馨兒問道.這個王家大小姐他略有耳聞,特別能咋呼.

"攝魂鈴丟了!"王馨兒一臉的著急,接著道:"昨天表哥拿著攝魂鈴回房間,晚上吃過飯,我就回屋睡覺了,今天一早我來找表哥,結果碰見他要出門.我本想跟著,可表哥說讓我看著攝魂鈴,我就沒有去,可結果我在表哥房間里里外外都找了,就是沒有找到!這可怎麼辦?"

"別著急,說不定是祁王殿下自己帶出忘了呢!"慕容琪開口安慰道,看她那快要哭出來的可憐樣兒,她實在不忍心責備她.

慕容嫣卻是站在那兒冷眼看著,並沒有開口.

"祁王他去哪了?"淺淺看著王馨兒,總覺得她哪里不對勁.

"怎麼這麼熱鬧啊?"軒轅浚從樓下走了上來,一臉興致盎然的看著他們.

"表哥!攝魂鈴丟了!"王馨兒在眾人開口之前,迎上去開口說道.

聞言,軒轅浚臉色頓時變了,朝著王馨兒問道:"什麼時候的事?不是讓你看著的嗎?"

"我是想去看著啊!可是我去你房間找了!真的沒有!"王馨兒萬般委屈的樣子.

"不可能啊!我昨晚明明放在桌上的!"

"祁王這麼重要的東西你就隨隨便便的擱在桌子上,你也是個人才啊!"小白很是無語的揶揄道.

"我去瞧瞧!"軒轅浚無法反駁,徑直往自個兒的房間去了.

"這個祁王也真是的,也不看看那攝魂鈴可是我們主子冒死拿回來的!"白虎很是不滿的嘀咕著.

"王馨兒!"人還沒出房間,就聽軒轅浚一聲吼.

這一吼,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尤其是王馨兒,整個人都被軒轅浚這震天的吼聲給震懵了.

大家趕緊圍了上去一探究竟.

所有人看著站在桌前怒氣沖沖瞪著王馨兒的軒轅浚,而當王馨兒看著桌子上那攝魂鈴的時候,整個人頓時懵逼了.

怎麼會這樣?她明明將攝魂鈴給了公孫憶柳啊,怎麼會好端端的出現在桌子上?

"不可能!"王馨兒沖過去,拿起桌上的攝魂鈴仔細的端詳著,似乎是要驗證這攝魂鈴的真假.

"怎麼?攝魂鈴好端端的在這兒,王大小姐似乎很吃驚,攝魂鈴沒丟王大小姐很失望?"淺淺挑眉看著王馨兒.

王馨兒一怔,冷靜了下來,瞪了一眼慕容淺淺,開口道:"慕容淺淺,你休要胡說!攝魂鈴靈沒丟,我自然是高興,怎麼會失望?只是我剛才明明找了一遍,沒找到,突然看見它在桌上我只是震驚罷了!"

"表妹,你…是什麼時候瞎的?這攝魂鈴就那麼明晃晃的放在桌子上,你都看不見,你也是夠可以的."軒轅浚顯然對于王馨兒這麼鬧騰很是反感.

"表哥,我…"王馨兒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好了,既然沒丟就好.祁王殿下就不要再責怪王大小姐了."慕容嫣不想事情越鬧越大,充當合適老,趕緊開口道.

"好了,攝魂鈴既然已經拿到了,大家還是考慮一下,下一步該怎麼辦吧."歐陽景天提議道.

"眼下也不知道另一件寶器的下落,還能怎麼辦?回去唄."百里燁甚是不在意的說道.

"回去?你說的倒是輕松!咱們大老遠的折騰過來,回去以後,問到寶器的下落,若是還在這,咱們豈不是還要再折回來?"歐陽景天反駁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睡了一覺起來,發現他又看不慣百里燁了.

不止歐陽景天,見識過雪山之上歐陽景天對百里燁緊張到不行的人全都奇怪的看著他.尤其是慕容淺淺,深深的覺得歐陽景天這陰晴不定的情緒,都快趕上大姨媽造訪時候的她了.

"那依歐陽家主看,有什麼更好的法子嗎?"百里燁似是一點都不在乎歐陽景天的態度,也或是已經習慣了.

"這個…"歐陽景天一時語塞,他只是看不慣百里燁,所以本能的就開口反對他,其實說起來,他自己也沒有什麼好法子.

"喲,看來本國師來的正是時候嘛!"一道妖媚風流的聲音自門口響起.接著一抹紅色飄然而至.

妖媚的丹鳳眼,比女人還要撫媚的氣質,紮眼的紅色,不用想也知道是國師蕭逸軒.

"參見國師大人!"比較注重禮節的人都給蕭逸軒行禮,包括軒轅浚.但有禮節的人里可並不包括慕容淺淺和百里燁.

"國師大人這麼跋山涉水的過來,又要整什麼幺蛾子啊?"淺淺瞥了他一眼,沒好氣的揶揄道.

"嘖嘖嘖,慕容家主這脾氣,還是這麼…與眾不同啊,哈哈,小心嫁不出去!"蕭逸軒扇子一開,一派灑脫的說道.

"這就不勞國師大人憂心了,這麼冷的天國師大人還有心思扇扇子,你才是與常人不同吧."淺淺這言下之意就是蕭逸軒不正常.

這話讓蕭逸軒略顯尷尬,將扇子收了起來.開口道:"本國師自然是與眾不同的,不然如何能幫諸位解燃眉之急呢?"

"聽國師大人這話是有了另外兩件神器的下落了?"聞言,軒轅浚很是欣喜的問道.所有人也都好奇的看著蕭逸軒.

蕭逸軒挑了一下眉,開口道:"本國師夜觀星象,嘔心瀝血,不眠不休…"

"說重點!"這話你以為是慕容淺淺說的?不不不!這是咱們的尊主大人,百里燁說的.

"說的好!"淺淺滿意的拍了拍百里燁的肩膀,點了點頭.對于百里燁如此拿話噎蕭逸軒,她很是開懷.如果不是蕭逸軒在隴南皇年前多嘴,他們用的著吃飽了撐的,跋山涉水,九死一生的費勁兒找什麼神器嗎?

蕭逸軒頓時噎住,尷尬的笑笑,開口道:"呵呵…說重點,說重點."蕭逸軒頓了頓,接著道:"一件寶器在正南方,被兵器世家葉家用來做了傳家之寶.另一件在正東方,具體位置,本國師該不是很清楚."

"既然知道在葉家,讓皇上直接下旨,讓葉家人將寶器送進宮不就好了嗎?"慕容琪很是好心的建議道.

"四妹,你剛回來,可能不知道."慕容嫣笑了笑,開口解釋道:"葉家是世代打造兵器,亦正亦邪,人魔兩界都是用葉家制造的兵器,這葉家就好像天孤城一般,不與人魔兩界任何一方交好,也不交惡,屬于中立派系,所以就算陛下下旨,對他們也是沒用的."

"不錯,要是想拿到寶器,怕是還要我們親自跑一趟才行."公孫睿很是欣賞的看著慕容嫣道.

"那既然如此…不如就讓國師大人代勞吧,咱們去正東方尋另一件寶器.簡單的交給國師大人,難的自然是我們去,這樣還可以節省時間."淺淺目露狡黠的看著蕭逸軒,正所謂,有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嘛!

"這個…啊!本國師突然想起來,皇上還吩咐我有重要的事要我去做,喲必須馬上回去了!這個事就拜托諸位了啊!"話音剛落,蕭逸軒就消失在了房間里.

"切!跑的比兔子還快,這速度去跨欄都沒劉翔什麼事了."淺淺撇撇嘴嘟囔道.

既然有了另外兩件神器的下落,他們決定休息一日,明天一早便出發前往南方的葉家.

"啪!"黑色的靈力重重的打在公孫憶柳的身上.一身戾氣的妖王背對著她,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發怒意可以斷定他此時是極生氣的.

"你竟敢擅作主張奪攝魂鈴,差點毀了本王的計劃!"魔魅的聲音陰沉的響起.

"妖王贖罪!我已經將攝魂鈴送回去了,不會被他們發現的."公孫憶柳咬牙從地上爬起來,跪著說道.

"哼!若是沒有慕容嫣說情,你會曉得這件事的嚴重性?"妖王冷嘲道:"你還真是該好好學學那慕容嫣,學會用這兒想問題."妖王說著指了指自個兒的腦袋.

"是!屬下以後一定不會再擅作主張了!請妖王再給我一次機會!"公孫憶柳低頭說道,心里卻是有些惶恐,這麼看來妖王是一直都有在監視她的..

"你最好別跟本王耍什麼花樣,要知道,本王要你死,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屬下不敢!"公孫憶柳心里顫了一下,趕忙說道.

"那個王馨兒個慕容嫣遲早會壞事,處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