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攝魂鈴
g,更新快,無彈窗,!

白虎瞪著眸子看著小白,狐疑道:"你吃錯藥咯?"這只騷狐狸竟然會幫他說話,該不會有什麼陰謀吧?

聞言,小白蹭的站起來,將靈力彙聚掌心,朝著白虎揮了出去.

白虎猝不及防,在地上滾了一圈,才僥幸躲過那一掌.爬起來,來身上的雪都不顧的拍,指著小白,吼道:"你這個騷狐狸,你瘋啦?翻臉比翻書還快!"

"老娘幫你說話才是真的瘋了!怎麼沒一掌拍死你!你!你!還有你!罵!趕緊給老娘罵!別閑著!老娘要是再幫他說一句話,老娘就把自個兒的舌頭咬下來!"小白指著青龍朱雀和玄武說道.

"好吵…"淺淺閉著眼睛,呢喃了一句.

所有人愣了片刻,瞬間看了過去,小白更是一下撲到慕容淺淺身上.一臉興奮的嚷道:"太好了!你終于醒過來了!"

青龍等人也人圍著百里燁打量著他,等他醒過來.

淺淺揉了揉腦門,掃了一眼這些人,目光落在歐陽景天和百里燁的身上.白澤用最後一絲靈力將他們送了出來,相信他們兩個應該也要醒了.

歐陽景天的睫毛顫了顫了,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出了幻境後,第一時間看向身旁的百里燁,不知道他回來沒有.

見百里燁還沒醒,心里頓時一跳,他不會出事吧,爬起來湊過去晃著百里燁道:"百里燁,你醒醒,百里燁!"

一旁的吃瓜群眾看著歐陽景天這樣自然的真情流露,紛紛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白虎:歐陽景天這是鬧哪出?什麼時候跟咱們尊主關系這麼好了?

青龍:不知道.

玄武:他是不是有什麼陰謀?想看看咱們尊主是不是醒不過來了,或者醒過來直接弄死尊主好霸占慕容家主?

青龍:不知道.

朱雀:玄武說的不無可能.還愣著做什麼?趕緊拉開他呀!

四人眼神交流了片刻,一擁而上將歐陽景天拉開.

"歐陽家主,你這是做什麼?慕容家主已經醒了,這是我們主人!你是不是看錯了?"玄武趕緊開口問道.

歐陽景天這才看見慕容淺淺,見她正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心里一緊,趕緊開口道:"呃…在幻境呆的時間久了,一時沒緩過來."說著走到淺淺面前,端詳著淺淺,開口道:"淺淺,你沒事吧?"話雖是問著慕容淺淺的,可那眼神卻是看向百里燁.

"我沒事,去看看百里燁吧."淺淺開口說著,往百里燁那走去,心里卻是嘀咕著:這個歐陽景天搞什麼啊?不會是做女人時間長了,變回來以後要搞基了吧.

這時候百里燁也悠悠轉醒,因為是百里家的後人,白澤特意留下他,交了他攝魂鈴的使用方法和口訣,所以比他們晚醒了一會兒.

歐陽景天見百里燁醒了,這才放心下來.

取攝魂鈴,功勞最大的當屬百里燁,況且他還是百里鴻飛的後人,這攝魂鈴自然是交給他保管.而參與此次行動的慕容淺淺和歐陽景天對比也並有意見.但百里燁卻以他的就是慕容淺淺的為由,將攝魂鈴給了慕容淺淺.

"聽說攝魂鈴在你這兒?可否給本王瞧上一瞧?"被拍暈在雪山上的軒轅浚休養了三日,此時恢複的不錯,聽說慕容淺淺帶著攝魂鈴回來了,所以巴巴的過來湊熱鬧.

淺淺此時真是累的半聲都不想吭,瞧了瞧他,真的沒有吭聲.

"怎麼?慕容淺淺,你是不想給麼?可別忘了,找攝魂鈴我表哥也是出了力的."一直跟在軒轅浚身邊的王馨兒,此時義憤填膺的看著慕容淺淺,轉而又心疼的看著軒轅浚,開口道:"看給我表哥累的,都受傷了,看了真是讓人心疼."

聞言小白撇撇嘴,一臉嫌棄的說道:"得了吧,就他?嗯,對!他是出力了,賣力的給我們找麻煩!"

"就是!還是爺將他扛下山的呢!"白虎生怕落下自己,趕緊開口幫腔.

聞言,軒轅浚的臉上很是不好看,被只畜生拍暈了,確實不是件有面子的事,還不待他開口,就聽慕容淺淺的聲音響起來.

"拿走拿走!你們都出去!我要睡覺!誰都別來煩我!"說著,淺淺掏出攝魂鈴扔給軒轅浚,反正拿回去也是要給他老爹的,給他也丟不了.

軒轅浚拿到攝魂鈴,就喜滋滋的回房去研究了,王馨兒自然是亦步亦趨的跟著,小白白虎等人也被淺淺趕了出來.

是夜,軒轅浚的房間,一個人影悄悄溜了出來,出了客棧便直接奔著人煙稀少的雪山腳下去了.

"你來了."一道女聲響起,公孫憶柳送山洞里出來,看著眼前的人,開口道:"東西帶來了?"

"帶來了,但是你要記得答應我的事!助我表哥登上皇位,我要做皇後!"這人正是王馨兒.剛到這的那日,公孫憶柳便來找她,說只要慕容淺淺將攝魂鈴帶回來,她便拿來給她,作為交換條件,公孫憶柳就會用魔界的力量幫軒轅浚登上皇位,而她就是皇後.這個條件對于她來講,實在太有誘惑力了,這是她一生的夢想.

"拿來!"公孫憶柳伸出手,說道:"你放心,等三件寶器都到手,這天下就是我們魔界的,到時候,想讓誰做皇上就讓誰做皇上.你自然是皇後."

聞言,王馨兒心里總算有了點底,放松下警戒,將攝魂鈴給了公孫憶柳.

公孫憶柳滿意的看著手中的攝魂鈴,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開口道:"很好,記得如果找到另外兩件神器,也要拿來給我.你先回去吧."

……

"憶柳…"王馨兒剛走,一道溫婉的女聲在公孫憶柳的對面響起.

公孫憶柳抬眸看過去,神色明顯一怔,然後帶著一絲澀然,開口道:"嫣兒姐姐…"

看見慕容嫣,讓公孫憶柳腦海里瞬間湧現出她和慕容巧巧慕容嫣昔日一起玩耍的情景,她們也算是閨中密友,如今卻是物是人非了,一時間,心中無限感慨.

慕容嫣自然是跟著王馨兒過來的,她恰巧起夜如廁,看見王馨兒鬼鬼祟祟便跟了來.沒想到竟然看見了公孫憶柳.

"憶柳,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

說起這個,公孫憶柳眸中滿是恨意,咬牙道:"都是慕容淺淺那個賤人害我的!那日我綁架小桃,要挾慕容淺淺喝下蠱毒,沒想到竟然被人救走了,接著就有人找上門,將大哥打成重傷,我一路逃跑,險些遭到毒手,還好有人救了我,今日,我就是回來報仇的!"

"你是說慕容淺淺中了蠱毒?"慕容嫣眼神閃了閃,開口問道:"可是這一路過來,並沒有發現她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啊."

"哼!"公孫憶柳冷哼了一聲,道:"那是因為我沒有吹奏笛子."

"笛子?"慕容嫣的表情看起來很是費解.

"不錯,她中的是斷腸蠱,需要用特制的笛子吹奏,來誘發蠱蟲."如果不是那人不讓她現在動手,她早就吹奏笛子,要了那個賤人的命了!

慕容嫣點了點頭,看著公孫憶柳手中的攝魂鈴,開口道:"憶柳,你要這攝魂鈴做什麼?"

"這個嫣兒姐姐還是不要多問了,拿這攝魂鈴自然有我的用處."

"可是這是皇上要的東西啊,皇上可是下旨要我們去尋三件寶器,如今你拿走一件,讓我們回去如何交代?"

這話倒是提醒了公孫憶柳,寶器有三件,她如今取走一件,必定會打草驚蛇,另外兩件便不能輕易到手.倒不如等三件寶器找齊了,她一塊全拿來.

"如此,那便還給嫣兒姐姐吧."公孫憶柳就坡下驢,將攝魂鈴還給了慕容嫣.

慕容嫣拿著攝魂鈴,又看了看公孫憶柳,開口道:"憶柳,你一個姑娘家,自己在外面多危險啊,還是跟我一起回去吧,有我在,淺淺是不會為難你的.再說,你大哥也在啊."

聞言,公孫憶柳冷笑了一聲,自嘲的語氣道:"回去?呵呵…回去繼續做個抬不起來的庶女?到哪都比嫡出的矮一頭,倒不如現在來的自在."說著,公孫憶柳看向慕容嫣,接著道:"

嫣兒姐姐你是嫡出的女兒,曾經也是光芒萬丈,天下誰人不知慕容世家有個女兒叫慕容嫣?可如今不也是被那慕容淺淺掩蓋了光芒嗎?如今大家都曉得慕容家的家主是慕容淺淺,誰還記得你?你甘心嗎?"

聞言,慕容嫣的臉色變了變,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我是慕容家的人,自然是希望慕容家越來越好,至于誰來做家主,只要慕容家好,我沒意見."

公孫憶柳看了慕容嫣許久,似是在思忖她這話的真假,半晌後,開口道:"既然如此,我便沒有話要與嫣兒姐姐說了,嫣兒姐姐且回去吧.莫要與任何人提起見過我."對于保密這一點,她還是相信慕容嫣的,畢竟這麼些年,慕容嫣的為人,她還是知道的.

慕容嫣擰眉看著公孫憶柳,終是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第二日,一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