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不可違
g,更新快,無彈窗,!

納蘭沁突然輕扯了下唇角,露出一抹淒美的笑容,看了看納蘭蓉三人,最後目光落在百里鴻飛的身上.

這樣的笑容納蘭蓉覺得有一絲不安,還不待她有所反應,納蘭沁便抱著百里鴻飛,將那貫穿百里鴻飛胸口的箭,狠狠的沒入了自己的胸口.

"不!"納蘭蓉沖上去,卻是已經晚了.胡萊和歐陽景天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二姐!你怎麼這麼傻?"納蘭蓉哭著看著嘴角滲出血跡的納蘭沁.

"我怎麼…能讓鴻飛…一個人孤獨的…走呢,生不同時,死…死亦同穴!"納蘭沁笑的淒美,看著納蘭蓉,接著道:"三妹,我…死後,請你將我們…葬…葬在一起."

"二姐…"納蘭蓉抽泣著,可能是身體里本來的納蘭蓉的感情吧,淺淺只覺得自己的心很難過…眼淚都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三妹…平兒就…就托付給你了,帶他…帶他離開這里,遠離…遠離皇室,照顧我母親…"納蘭沁的聲音越來越弱,深深的看了一眼孩子後,就斷了氣.

"唉!忙活了這麼久,還是沒能救下他們."歐陽景天歎了一口氣道:"雖然跟白澤說的不太一樣,但納蘭沁最後還是殉情了,難道天命真的不可違?"

"什麼天命不可違?分明就是納蘭彤在作祟!我要去殺了她!"納蘭蓉放下納蘭沁,噌的一下站起來就往外沖.

胡萊搶先歐陽景天一步拉住她.

"你拉著我做什麼?難道就讓納蘭彤逍遙快活?可憐我二姐她…"納蘭蓉說著說著哭了起來.

"你是慕容淺淺."百里燁看著她緩緩的說道.

這話讓納蘭蓉瞬間一怔,忘記了哭.對,她是慕容淺淺,不是真的納蘭蓉,可是她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情緒波動?想來是因為親情,她自小沒有父母,更別說有兄弟姐妹了.做了慕容淺淺,雖說有父母,有兄弟姐妹,可慕容傲恨不得她死,至于姐妹…呵呵,可到了這里,雖說納蘭宗這個父親她沒怎麼接觸,可他卻也是愛這些孩子的,大夫人讓她嘗到了母愛,納蘭沁更讓她知道了有姐姐是什麼感覺,所以她就把自己真的當成了納蘭蓉.

"可是…"

"至少他們留下了百里平."

淺淺還想說什麼,卻是被百里燁打斷了.

這話讓淺淺清醒過來,轉頭看向還在納蘭沁懷中睡著百里平.

"想想百里鴻飛和納蘭沁的話."百里燁的聲音再次在淺淺耳畔響起.

"是啊,百里鴻飛和納蘭沁都希望百里平能遠離皇室,過平凡的生活.在納蘭宗和納蘭彤發現這孩子之前,咱們還是趕緊將這孩子送出去吧."歐陽景天附和道.

納蘭蓉思慮再三,為了不讓這孩子暴露,她決定將著孩子送給蜜兒撫養.張超帶著青山寨的兄弟開了第一家鏢局,聽說生意很是紅火,蜜兒在鏢局管賬,搭理家務儼然就是一個女主人的架勢,這些日子張超謹記納蘭蓉的吩咐,處處看著蜜兒,防止兄弟們欺負蜜兒.時間一長,兩人竟生出的情愫,已經成親了,這孩子給他們撫養,再好不過.至于納蘭沁的母親,她必須也想辦法救出去才行.

納蘭宗的書房…

"父親,既然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瞞著您了,我今日來是想求你放了二姨娘的."納蘭蓉目光卓卓的看著納蘭宗.

聞言,納蘭宗從一堆公文里抬起頭來看著看著納蘭蓉,冷聲開口道:"孤還沒有治罪于你,你倒還有臉來找孤要人?"

聞言,納蘭蓉神色一暗,澀然開口道:"父親,你知道二姐她…"納蘭蓉突然有些哽咽.

納蘭宗神色一變,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沁兒她怎麼了?"

"父親,二姐她過世了…"納蘭蓉哭著回道.

納蘭宗眸中明顯有著不敢置信,他只是想除掉百里鴻飛,並沒有想要沁兒的命,所以才在知道沁兒在納蘭蓉住處時沒有想派人去抓她.

"她為何會…"納蘭宗沉默了許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閉著眼睛沒有看納蘭蓉,心中也是悲痛不已,怎麼說納蘭沁也是他的女兒,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心情,也許只有經曆過的人,才會感同身受.

"父親,難道不知道二姐有多愛百里鴻飛嗎?百里鴻飛死了,二姐她豈會獨活?是父親您親手斷送了二姐的性命."納蘭蓉看著納蘭宗的眼神里帶著些恨意.

這樣的眼神,讓納蘭宗心里一窒,什麼時候開始,他這個小女兒竟然開始恨他了?

"你二姐的孩子?"納蘭宗突然想起這個被他忽略的問題.

納蘭蓉冷笑,開口道:"孩子?二姐不想讓二姐夫一個人上路也不想孩子生在這皇室受苦,,當場就自刎了."納蘭蓉緩了緩,接著道:"二姨娘一生孤苦,在這皇室過發並不好,二姐臨終前交代,希望父親能讓二姨娘離開皇室,找個安靜的地方頤養天年."納蘭蓉看著納蘭宗,很是認真的說道:"這是二姐最後的願望,請父親成全."

"你二姐的遺體呢?"納蘭宗並沒有急著應允這件事,剛剛只是被悲傷沖昏了頭,他沒有見到百里鴻飛的尸體,所以不能完全放心.那幫酒囊飯蛋,竟然讓胡萊救走了百里鴻飛,這事竟然還是胡澈帶的頭!一怒之下他殺了當時在場的所有侍衛!至于胡家,他現在還要仰仗胡澈,暫時還不能動.

這個問題,納蘭蓉早就想到了,遂開口道:"二姐不希望她死後尸體還被人打擾,所以讓我們將他們夫妻二人火化了,葬在一起."納蘭蓉看了看納蘭宗的表情接著道:"他們葬在了胡家的祖墳里,父親是要去瞧瞧?"

聞言,納蘭宗臉色一變,拍著桌子道:"你二姐姓納蘭!為何要葬在胡家的祖墳?速將你二姐的骨灰遷至皇室陵園!"

"父親,這是二姐的願望,她不想再在皇室,人已經不在了,您且讓她安息吧."

聞言,納蘭宗思忖了許久,沒有吭聲.

納蘭蓉見納蘭宗沒有說話,接著道:"父親,二姨娘她?"

"罷了,就隨了沁兒的心願吧."納蘭宗心情看起來明顯不好,以手扶額,揮了揮手,讓納蘭蓉退下.

納蘭蓉此行的目的達到了,自然也不願多留,告了聲謝,轉身出去了.

納蘭蓉將二夫人接到將軍府.聽聞納蘭沁的事,二夫人不免一陣傷心,幾乎活不下去了.納蘭蓉無法,只能將百里平的事告知于她,得知自己還有個外孫,二夫人才有了點活下去的信念.納蘭蓉本想留二夫人在府里生活,但二夫人堅持要去照顧自己那可憐的外孫.好在張超開的鏢局並不在京城,相對來說安全些,納蘭蓉才將二夫人送了去.

……

胡家胡萊的房間…

"這都過去三天了,怎麼還沒動靜啊?白澤當時說如果救不回百里鴻飛,我就要就在這給他陪葬,不會是真的吧?"淺淺有些坐不住了,她發現自己成為納蘭蓉後,脾氣越發的沉不住氣了.

"其實留在這兒也不錯."身為陸麼麼的歐陽景天小聲嘀咕道,偷偷抬眸看了眼胡萊,那眼神簡直就是含羞帶怯.

"你說什麼?"淺淺狐疑的看著歐陽景天.

歐陽景天意識到自己竟然把心底的話說出來了,趕緊以手掩嘴,解釋道:"我的意思是你著急也沒有用啊,咱們也沒辦法出去這幻境不是?"

"該不是那白澤已經升天了吧?"淺淺突然意識到問題跟嚴重,要是白澤死了,他們是不是就要留在這一輩子?

"我們現在還能活著,證明白澤還沒有死,若是白澤死了,這個環境也就不存在了,我們自然也就會死."百里燁不急不慢的說道.

"果然是主人的後代,如此有見地,不似這小丫頭這般毛躁."一個蒼老渾厚的聲音響起.

是白澤!淺淺撇撇嘴,心道:你才老不正經,不靠譜好不好!

"你終于出現了,快把我們弄出去!"

"你們救出我主人了麼?"

聞言,淺淺頓時蔫了,看了看百里燁和歐陽景天,沒有開口說話.

沉默了許久,百里燁開口道:"沒有."

這下輪到白澤沉默了,這下可是讓這三人開始有些忐忑了.

"雖然百里鴻飛沒救出來,但是我們救下了他的兒子,他也總算是有後了啊."歐陽景天趕緊補充道,既然他們留下來就會死,那還是離開這里穩妥些.

"唉!天意啊!"白澤歎息了一聲.

……

皚皚白雪的山上,青龍白虎幾人圍成一圈,中間躺著慕容淺淺,百里燁和歐陽景天,他們輪流給他們傳輸內力,來保證他們得體溫.

"這都三條多了,怎麼還沒醒過來?"玄武走著坐不住了,埋怨的看著白虎,道:"主人要你有何用?無能!"

白虎聞言,幽怨的在雪上畫著圈圈,他也不想的啊!是主人執意要去嘛!他有什麼辦法?

"你別埋怨他了,是那老不死的點名讓百里燁去的."小白難得替白虎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