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平
g,更新快,無彈窗,!

胡萊皺著眉頭看著奄奄一息得百里鴻飛,這一箭正中要害,怕是已回天無力了.

"你…來了."可能是感覺到自己被人扶起來,百里鴻飛艱難的睜開眼睛,一張嘴,鮮血便從嘴里湧出來.

"我來晚了."這話胡萊說的有些艱難,他們進入幻境,就是為了救百里鴻飛一命,沒想到還是功虧一簣.

"我…怕是不行了,幫…我照顧好沁兒…和…和孩子."百里鴻飛吊著這口氣,艱難的說著.

胡萊抬頭看了看身後越來越靠近的火光,開口道:"你撐著點,我帶你去見她!"這個時候他顧不得那麼多了.

背起百里鴻飛,越上牆頭,落地後就往納蘭蓉的院子奔去.

"什麼人?快追!不能讓他們跑了!"守在院子外面的侍衛見有人從里面出來,還跑了,頓時慌了!大首領可是交代過,連只蟲子都不能放跑,這下不但跑了,還是兩個!

"勞資看你們誰敢動!"胡澈說著運起靈力,"砰"的一聲,將一旁的一塊大石頭炸的粉碎,冷著一張臉掃視著這些人.

這群侍衛頓住步子,膽顫的看著胡澈,不敢向前一步,生怕自己惹怒了這尊大神會像那塊石頭一樣的下場.

有膽子稍微大一點的侍衛看著胡澈,很是為難的說道:"大將軍,您就別為難小人們了,讓百里鴻飛跑了,大將軍您是無所謂,可是咱們這些人可都是要丟腦袋的啊!"

你們以為殺了百里鴻飛您們就能活命嗎?依著納蘭宗的行事作風,今晚絞殺百里鴻飛的人怕是一個都活不了.

胡澈歎了口氣道:"你們也看見了,百里鴻飛受了那麼重的傷,已經奄奄一息了,就算逃了也是活不的.這件事如果大首領怪罪下來,由我來擔著."

胡澈向來一言九鼎,有他這番保證,侍衛們便放心了.

納蘭蓉的院子傳來陣陣低嗚聲,納蘭沁痛的緊緊的抓著被子,嘴里死死發咬著一塊帕子.歐陽景天怕納蘭沁的叫聲引來人,便只能用帕子讓她咬著.歐陽景天將開水和帕子端進了,看著納蘭沁那痛苦的樣子,急得來回的踱著步子,他哪里懂生孩子啊?一時間真是亂了方寸.

門外突然響起腳步聲,歐陽景天迅速移至門邊,待看清是納蘭蓉後,心里頓時一喜,太好了!終于有救了!

"快快快!納蘭沁要生了!"歐陽景天推門就出去了,一邊說著一邊拉著納蘭蓉就往屋里拽.

"我靠!這個小祖宗真會挑時候!百里家的人果然都是奇葩!"納蘭蓉嘴上這麼說,卻是加快了步子.

擰眉看著床上的納蘭沁,她也沒生過孩子,也不知道怎麼做,但沒吃過豬肉總是見過豬跑,轉頭對歐陽景天道:"去拿把剪刀過來!"

納蘭蓉來了,歐陽景天就有了主心骨,轉身就去拿了.

屋里痛苦的叫著,屋外歐陽景天站在外面候命.雖然他現在外表是個女人,但骨子里卻是個男人,自然是不進去更好.

聽見院子外頭有動靜,歐陽景天頓時一喜,一定是百里鴻飛來了,重獲新生又趕上做爹,真是人生喜事.喜滋滋的打開門,歐陽景天的臉色瞬間變了.

就見胡萊背著滿身是血的百里鴻飛正往這邊跑.

歐陽景天趕緊迎上去,皺著眉頭道:"這是怎麼回事?"

"計劃被識破了.他怕是不行了,納蘭沁呢?"

"納蘭沁要生了,淺淺正在幫她接生!"歐陽景天說著幫著胡萊將百里鴻飛放下來,讓他躺在廳里發臥榻上.

歐陽景天蹙眉看著臥榻上的百里鴻飛,發絲凌亂,面色蒼白,胸前雪白的衣衫上大片的血跡,呼吸極其微弱.

"到底怎麼搞成這樣的?不是說你們去接應他嗎?"

"納蘭彤帶人攔住我們,耽擱了些時間,我到那的時候,納蘭沁院子的後門全是侍衛,是胡澈出現我才有機會進去,我進去的時候,他就已經倒在地上了."胡萊說的很是無力.

"怎麼會這樣?到底是誰泄露出去的?"歐陽景天很是不解,這件事只有他們幾個人知道,會是誰泄露出去的呢?

"紅葉."胡萊很是平靜的說道.

"紅葉?"是了,他去接納蘭沁的時候的確沒有發現紅葉的蹤影.歐陽景天神色一變,緊張道:"既然計劃已經敗露,那這里定是不安全了.納蘭宗會不會派人殺過來?"

"不會."胡萊的語氣很是篤定,分析道:"納蘭宗要的是百里鴻飛的命,納蘭沁怎麼求你都是他的女兒,虎毒不食子,這里到現在都沒有動靜,說明他不會動納蘭沁的."

"哇哇…"正說著里面傳來一聲嬰兒的啼哭聲.歐陽景天和胡萊臉上都有了喜色.

不多時,納蘭蓉懷里抱著個嬰兒出來了,看見百里鴻飛的時候臉色一變,一個箭步沖過去,將孩子塞進歐陽景天的懷里,在臥榻前蹲下,顫抖的伸出手放在百里鴻飛的鼻子下面,探了探鼻息.

納蘭蓉稍稍舒了口氣,還好,還有氣.

"怎麼回事?"納蘭蓉扭頭看向胡萊,臉色很是難看.

"是納蘭宗."歐陽景天開口道.

"太過分!"納蘭蓉氣的噌的一下站起來.

可能是因為聲音太大,孩子哭的更大聲了.不知道是因為孩子的哭聲,還是納蘭蓉剛剛的那一聲吼,臥榻上的百里鴻飛竟然有了動靜.

百里鴻飛眉頭深鎖,睫毛微微顫了顫睜開眼睛,毫無血色的嘴唇動了動.

"三妹."

"二姐夫!"納蘭蓉聽到聲音,忙蹲下看著他.

百里鴻飛的眼神在廳里轉了一圈,落在歐陽景天懷里的嬰兒身上.

"孩子…"百里鴻飛孱弱的聲音道.

聞言,納蘭蓉從歐陽景天懷里接過孩子,抱到百里鴻飛的跟前,說道:"這是二姐剛剛誕下的,是個男孩,二姐夫,你做爹了."

百里鴻飛唇角微微勾起,眼神里流露出慈愛和不舍,遲緩的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頭.不知是不是父子間的感應,那本還哇哇大哭的孩子,竟然突然不哭了.

"沁兒…"百里鴻飛眸中突然浮現一抹焦急的神色看著納蘭蓉.

"二姐她沒事,只是太累了,睡著了."納蘭蓉說著看向胡萊,道:"把二姐夫扶進去."看百里鴻飛的樣子,應該是撐不住了,強撐著一口氣,怕也就是為了見納蘭沁最後一面吧.

房間里,納蘭沁正躺在床1上,很安靜的樣子,應該是睡著了,聽見有動靜,微微睜開眼睛.待看見百里鴻飛以後,臉上瞬間沒了血色,一下坐了起來,顧不得自己身上的疼,驚慌的看著百里鴻飛.

"鴻飛!怎麼了?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受傷?"納蘭沁說著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胡萊將百里鴻飛放下,讓他斜靠在床架上.百里鴻飛看著納蘭沁,扯出一個安撫的笑容,虛弱的開口道:"沁兒…別哭…我…沒事."

"怎麼可能沒事?你受了這麼重的傷."納蘭沁伸手想去碰那貫穿百里鴻飛胸口的箭,又怕弄疼了他,顫抖著將手收了回來.

"二姐,都是我們不好,沒有保護好二姐夫."納蘭蓉這時候也掉下淚來,她向來不怎麼哭,因為哭對她來說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但這時候,她真的無能無力了.

"別…這麼說,不怪…你們…咳咳"百里鴻飛艱難的說著,突然吐出一口鮮血.

"鴻飛!鴻飛!你怎麼樣?你別說話了,三妹,快去找大夫,找大夫來給鴻飛看看啊!"納蘭沁泣不成聲的說道.

"不用了…我不行了…"百里鴻飛說著,看向那孩子,接著道:"沁兒…你要帶著孩子好好…活下去…"

"孩子?孩子…"納蘭沁抬頭看向納蘭蓉.

納蘭蓉會意,將孩子抱給納蘭沁.

"鴻飛,你看見了嗎?這是我們的孩子,是個兒子.你還沒有給他起名字呢!鴻飛!"納蘭沁將孩子往百里鴻飛的眼前湊了湊,似乎孩子是唯一能救百里鴻飛的希望一般.

百里鴻飛溫柔的看著那孩子,帶著鮮血的手撫上孩子的臉龐,開口道:"我給他…起好名字了,就…就叫…百里平.希望…他平安平凡的…過一生."

"百里平?好!就叫百里平!"納蘭沁看著百里鴻飛道:"鴻飛,你一定要堅持住,平兒長大了還要你教他讀書識字的."

"沁兒,答應我…好好的…活下去…"百里鴻飛說完這幾個字眼睛便緩緩的閉上了.

"鴻飛!鴻飛!你不能丟下我們啊!鴻飛…"納蘭沁抱著百里鴻飛的尸體哭的悲慟不已.

納蘭蓉實在不忍心再看了,轉過身默默的流淚.胡萊將她攬入懷中,輕輕拍著她的肩膀,無聲的安慰著.

好長一會兒,納蘭沁終于不哭了,抬頭看著納蘭蓉,開口道:"三妹,謝謝你們這麼幫我和鴻飛,我這輩子怕是沒有什麼能報答你們的,下輩子做牛做馬定要好好報答你們."

"二姐…"納蘭蓉想說些什麼安慰她,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