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不明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是寒冬臘月,寒風刺骨,但是納蘭彤站在院子里絲毫不覺得冷,反而心里無限暢快.但心里隱約覺得有一絲不對,向胡萊的房間看了看,按照納蘭蓉的性子,她不讓她們出去,她是會跟她據理力爭的,怎滴會如此安靜?不行,她還是去看看才能放心.這麼想著就往胡萊的房間走.

納蘭蓉在房里聽著外面的動靜,聽見腳步聲,便知道納蘭彤過來了,她要替胡萊和百里鴻飛多爭取一些時間,絕對不能讓她發現胡萊不見了.

"納蘭彤,你放我們出去!"納蘭蓉站起來打開房門出去,站在門口朝著納蘭彤吼道.

納蘭彤見納蘭蓉出來了,便頓住步子,心里悄悄放心一些,終于坐不住了,這才是納蘭蓉該有的樣子.

"三妹,著什麼急呢?我也是奉了父親之命,你還是不要為難我了吧."納蘭彤這話無奈的意思,語氣卻是幸災樂禍的.

"納蘭彤,二姐的院子著火了!你就一點都不擔心?那可是你的親妹妹!"納蘭蓉瞪著納蘭彤,這個女人真是冷血!一點人情味都沒有!

"著急有什麼用?你我也幫不上忙,三妹還是稍安勿躁,學學胡萊,在屋里好生呆著吧!"這話說完納蘭彤突然覺得不對,為何不見胡萊出來?有納蘭蓉的地方,他向來都跟在身旁,這會兒不可能讓納蘭蓉自己在這兒跟她理論的.

"胡萊呢?讓他出來!"納蘭彤說著向屋里張望.

納蘭蓉轉身就將房門關上了,冷眼看著納蘭彤,開口道:"找胡萊做什麼?我故意不讓他出來.怎麼?你就那麼喜歡窺視自己妹妹的夫君嗎?"說著納蘭蓉冷笑道:"你有這功夫,倒不如好好這個男人把自己嫁出去!"

"納蘭蓉!你胡說八道些什麼!"納蘭彤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這里有好幾百個侍衛,納蘭蓉如此說,豈不是當眾讓她難堪?

"我胡說八道?納蘭彤你的腦袋是讓門夾了嗎?自己做過什麼忘了?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滋味如何?"納蘭蓉挑眉看著她,她就是要激怒納蘭彤,讓她失去理智,沒有時間去思考胡萊在不在屋內.

"果然是你!"納蘭彤的臉色如同踩了狗屎一般難看,她算計百里鴻飛,想同他暗通款曲,沒有想到自己反被算計,失了清白,還折了一個蜜兒.這件事果然跟納蘭蓉有關系.

"是我,你待如何?你咬我啊!"納蘭蓉不屑的眼神看著她.看了看四周的侍衛,神秘兮兮的說道:"你們不知道吧,你們這高貴無比,蕙質蘭心的大公主,其實早就跟別人暗度陳倉了,跟那個誰來著?哦!就是那個被大首領賜死的李四海李大人!"

聞言,侍衛們個個怔愣了片刻,然後紛紛不敢置信的看向納蘭彤.

"原來李大人是因為與大公主私通才被大首領賜死的."

"這事好像是跟二駙馬有關."

"我聽說是大公主喜歡二駙馬."

……

侍衛們紛紛總眼神交流著,隔著納蘭彤稍微遠一點的,甚至在竊竊私語.

納蘭彤的臉瞬間紅的能滴出血來,眸中是惶恐和不安,掃了一眼這些侍衛,她突然覺得這些侍衛看她的眼神是鄙夷的,嘲諷的,甚至是色眯眯的.

"不!不要再說了!"納蘭彤捂著耳朵,片刻後猛的抬起頭,瞪向納蘭蓉,眸中是怒火在燃燒.

"納蘭蓉,我殺了你!"一把抽出旁邊一個侍衛的刀,朝著納蘭蓉砍過去!

胡澈聽到下人稟報便立刻趕過來,剛進院子就見納蘭彤拿著刀要砍納蘭蓉,頓時一身冷汗,輕身一躍,落在納蘭蓉的跟前,一把拉開納蘭蓉.

納蘭彤沒想到胡澈會突然出現就走納蘭蓉,自己收勢不及一下撲了個狗吃屎.

"大公主這是做什麼?為何要拿刀砍我兒媳婦?"胡澈吹胡子瞪眼的看著納蘭彤道.這可是他剛進門的兒媳婦,就他那個驢脾氣一樣的兒子,拿著這個媳婦兒跟個寶似的,要是納蘭蓉有個什麼閃失,那個混小子還不得把他吃嘍!

聞言,納蘭彤從地上爬起來,看向胡澈,開口道:"大將軍,這是我們姐妹之間的事,請你不要插手!"

胡澈連父親都要敬他三分,更何況是她.對于胡澈,她現在還不能硬碰硬.

胡澈看看納蘭彤,又看看納蘭蓉,張嘴道:"你們姐妹之間的事,我是不好插手,可現在三公主是我胡家的人,大公主公然提著刀在我胡家要殺臣的兒媳,這就關臣的事了!"

說著胡澈臉色不善的掃了一眼這些侍衛,接著道:"不知道大公主在犬子新婚之夜帶著這麼多的侍衛將我這府邸團團圍住,是何意思?"

那些侍衛被胡澈這麼一掃,頓時心里一顫,有種拔腿想跑的沖動,這戰神的名號,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納蘭彤臉色變了變,緩和了不少,開口道:"大將軍何必動怒?這不過是為了保護三妹和將軍府的安全罷了."

"大公主說安全?"胡澈突然冷笑道:"想這宣禦大陸的大小部落,我胡澈的軍隊哪個沒去過?大公主竟然跟我談安全?"

納蘭彤臉色頓時一僵,還不待開口,就聽納蘭蓉說道.

"就是,大姐,公公可是威猛將軍,打遍天下無敵手!咱們可都是仰仗公公保咱們平安,你就別在魯班門前弄大斧了!"這話的潛台詞就是,咱們都是指望著胡澈來保護,你現在反過來要保護人家?快別在這兒丟人現眼了!

這話說的納蘭彤一臉的尷尬,看著納蘭蓉越發恨的咬牙切齒.

這馬屁拍的胡澈很是舒心,滿意的看了一眼納蘭蓉.

納蘭蓉乖巧的一笑,早知道胡澈這麼好使,早就把他搬出來了!

"公公,你看我二姐的院子著火了!我著急,想去看看我二姐,可是大姐就是攔著不讓去!"納蘭蓉拉著胡澈的衣袖,開始撒嬌告狀.

這扭捏的姿態,讓胡澈一個機靈,頓時雞皮疙瘩掉一地.真沒想到那混小子竟然好這一口,不過到底是他的兒媳婦,自然是要幫著自家人的.

那映紅了半邊天的火光,胡澈自然是看見了.二公主納蘭沁他是看著長大的,性子溫和,與世無爭,待人也謙和,他還是很喜歡的,聽聞是她的院子著火,他自然也要一起跟著過去巧巧.

"這可耽誤不得,走,丫頭!咱們一起去瞧瞧."胡萊說著就要帶納蘭蓉離開.

"慢著!"納蘭彤伸手攔住胡萊,笑著開口道:"大將軍,今日可是我三妹和胡萊的大婚之夜,去那地方,怕是不合適,會不吉利的!"

說起胡萊,胡澈眼神眯了眯,看了一下四周,詢問道:"胡萊呢?怎麼不見人?"

納蘭蓉朝他眨著眼睛道:"他喝多了,堅持不住,已經睡下了.公公,咱們去就行了."

胡澈畢竟是個人精,一看納蘭蓉這表情就知道里面有貓膩,但是他這個人護犢子,自然不會在外人面前揭穿.

"大公主,臣很好奇,二公主是您的妹妹麼?"胡澈看著納蘭彤,岔開話題道.

納蘭彤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的回道:"大將軍此言何意?納蘭沁自然是我的二妹."

"既然是親人,臣就更好奇了,難道大公主看不見那熊熊的烈火已經染紅了天際嗎?親人在火海生死未卜,大公主竟然還有心思在這兒為難自己的另一個妹妹,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因為胡澈武功了,是戰神,說話又粗狂豪爽,所以大家本能的以為胡澈只是個武將,其實他文韜武略是個全才,不過是因為久經沙場,將他的書卷氣掩蓋了罷了.

納蘭彤被胡澈這麼一說,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她在人前向來都是溫柔賢淑,善良寬厚的,今日可謂是被這對公媳給敗的一絲不剩了.胡澈她是不能得罪的,別說她得罪不起,就是父親也不會輕饒了她.看了看那熊熊的火光,想著這時候父親那邊應該也已經差不多了,便賣了胡澈一個面子,放納蘭蓉走了.

胡萊一路朝著納蘭沁的院子而去,他沒有去前門,而是直接去了後門.卻是看見侍衛將後門圍了個水泄不通.納蘭宗果然是知道了.胡萊暗道不妙,百里鴻飛現在事被困在里面了.他必須想辦法進去才行.可是這里守衛森嚴他只要一有動作定然會被發現.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胡澈突然出現了.

"這是再干什麼?這麼多人圍著一個著火的院子不去救火,你們是死人嗎?"胡澈說著人已經到了侍衛們的年前,並成功的引起了他們的注意.路上納蘭蓉把所有的事都跟胡澈說了,兩人便決定由胡澈來支援胡萊,納蘭蓉則去自己院子找納蘭沁.

胡萊趁著這空當,從一側翻牆進了院子,剛一落地就見百里鴻飛倒在血泊中.胡萊某色一緊,趕緊上前扶起百里鴻飛,一支箭從胸前直接刺穿到後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