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變
g,更新快,無彈窗,!

"快點,估計這會兒納蘭沁和歐陽景天已經離開了,咱們還要趕過去救百里鴻飛出來呢!"納蘭蓉說著打開房門,剛自誇出門口,就愣住了.

"今兒可是三妹和胡家二公子大婚之夜,春宵一刻值千金,這不在房里待著,這是要去哪兒啊?"納蘭彤帶著一批侍衛將他們圍住,開口說道.

她怎麼會在這兒?這一刻納蘭蓉確實是震驚的,她沒有想到納蘭彤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現在看來她是有意在這里守株待兔等著他們的,這麼想著納蘭蓉心里一顫,這就意味著他們的計劃被識破了.一絲心慌爬上心頭,轉頭看向胡萊.見胡萊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我們不過是睡不著想出來透透氣罷了."納蘭蓉硬拗道.

"噢?穿成這個出來透氣,三妹也是別出心裁啊!"納蘭彤打量著納蘭蓉的一身夜行衣,嘲諷道.

"有誰規定不能穿成這樣出來透氣的?"納蘭蓉瞪著納蘭彤道.

"三妹就不怕被當成刺客給抓起來?"

"哈哈,笑話!在這將軍府里,我們自己家里,喜歡怎麼穿那是我們的自由,誰敢動我們?"聞言,納蘭蓉很不客氣的頂回去,開口道:"倒是大姐,帶著這麼多的侍衛三更半夜在我們家里亂晃是何居心?"

聞言,納蘭彤不慌不忙的道:"這不是父親擔心將軍府的安危,今兒又是三妹的好日子,怕有人驚擾了三妹,所以特意讓我來給三妹護駕嘛!"

"那還真是有勞大姐了!"納蘭蓉咬牙說道.

"不好了!不好了!大公主,二公主的院子起火了,火勢太大,我們進不去啊!"這時一個侍衛跑過來說道.

納蘭蓉朝納蘭沁院子的方向看了看,果然見那里濃煙滾滾一片火光.納蘭沁和歐陽景天已經行動了,百里鴻飛很快就會沖進火海,可是他們卻被困在這里,計劃很有可能已經敗露了,說不定納蘭宗就是想趁此滅了百里鴻飛,怎麼辦?

"二姐的院子起火了!天吶!咱們快去幫忙!"納蘭蓉說著,一臉著急的拉著胡萊就要往外跑!

"哎,三妹,今日可是你們的大婚之日,這種時候還是不要去的好,我會派人去救火的!"納蘭彤攔住納蘭蓉和胡萊的去路,開口說道.

"納蘭彤,你最好給我讓開!不然別怪我翻臉無情!"納蘭蓉真是氣壞了,這個女人總是喜歡找他們的麻煩,三番四次的害他們,真不明白怎麼還能活到現在!

"怎麼?三妹這是要動手的意思?"納蘭彤挑眉看著納蘭蓉,拍了拍手,四周的屋頂上瞬間出現一批拿著弓箭的侍衛,正拉弓搭箭的對著他們,好像只要他們稍微一動就會被射成刺猬一般.

"納蘭彤,你不要太過分!別忘了!我也是公主!"

"三妹何必動怒,我也是奉了父親的旨意行事罷了."納蘭彤說的一臉無辜,納蘭蓉看的恨不得上去抽她一個大嘴巴!

納蘭蓉剛想開口,卻被胡萊攔下,朝她搖了搖頭,把她拉進了屋里.

"你拉我進來做什麼?沒看到他們開始行動了嗎?說不定他們已經識破了我們的計劃,這時候百里鴻飛沖進過海,肯定是必死無疑啊!納蘭宗會要了他的命的!"

"她既然不讓你出門,定然就是知曉了此事,你跟她硬碰正中她的下懷,拖延了時間."胡萊冷靜的分析道.

"那依你看怎麼辦?"淺淺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了,好像成為納蘭蓉以後這腦袋就不夠用了,變得特別沖動,一點都不像是以前的慕容淺淺了.

"讓我想想."胡萊擰眉思忖著.

另一邊,百里鴻飛正帶著一些侍衛收拾在收拾婚禮的場地.

"快看那邊好像起火了."有侍衛說道.

"好像是二公主的院子啊!"

聞言,百里鴻飛眼神一閃,扔下手中的紅綢,一把揪起那侍衛的衣領吼道:"你說什麼?!"

那侍衛被百里鴻飛這駭人的舉動嚇了一跳,結結巴巴的說道:"那那邊起火了,好好像是二駙馬你你的院子."

"彤兒!"聞言百里鴻飛臉色一變,一把推開那侍衛就往自己的院子里沖,這個時候,他必須讓自己看起來很著急,很擔心,才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果然,那些侍衛見百里鴻飛跑了,絲毫沒有覺得哪里不對.

"咱們怎麼辦?"一個侍衛有些懵的問道.

"你快去稟報大首領,走!咱們去幫著救火,二駙馬平時對咱們都不錯,這時候咱們可不能袖手旁觀."另一個侍衛開口道.

"對!咱們走!"聞言大家紛紛扔下手里的東西往納蘭沁的院子跑去.

胡萊推開窗戶看了看,若是他沒記錯,他這個房間外應該是一條河,通向城外.現在這將軍府怕是已經被重兵把守了,想走出去根本不可能!這應該是一條路!

跟納蘭蓉合計了一番,最後決定胡萊從河里游出去,納蘭蓉留下來去拖住納蘭彤,因為他們太過安靜反而會引起懷疑.

納蘭沁的院子此時烈火熊熊,雖然大家都在救火,可是火勢太大,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沁兒呢?沁兒呢!"百里鴻飛瘋了一般抓住一個人問道.

"二二公主怕是在里面沒出來!"

百里鴻飛見狀,撈起一桶水將自己澆濕就往火里沖,卻是被一個侍衛拉住.

"二駙馬,這火太大了!您不能進去啊!"

"沁兒在里面,我要去救她!"百里鴻飛一把推開那侍衛,不顧眾人的阻攔沖進了火海.

胡萊一走,納蘭蓉呆在屋子里,聽著外面的動靜,心里卻是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納蘭彤見里面沒有動靜,繡眉微蹙,該不會房間里還有什麼別的秘密通道,他們逃了吧?想著便往胡萊和納蘭蓉的房間走去.

"你還是站在外面吧,我們的房間納蘭彤和畜生不得入內!"納蘭彤人還沒走到房門前,就聽納蘭蓉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

"你…"納蘭彤臉色難看的想說什麼,但很快又壓下去了,只要他們老老實實的待在房里就好,就暫且讓她猖狂一會兒.

這時候胡萊已經出了城開始往納蘭沁的院子趕.

百里鴻飛進了屋里,四處都是火光他將事先准備好的水和濕棉被披上,准備從後門悄悄出去.當他到了後門後,卻是怎麼都打不開.

而此時後門的門口,納蘭宗正站在那兒,他早就命人將後門用木板都封了起來.聽到有開門的聲音,眸中染上一抹殺意.百里鴻飛,莫要怪孤狠心,如果不是你執意要娶沁兒,壞了他們族里的規矩,他又豈會被那些小部落的人笑話?笑他沒有威信,連家事都處理不好!更讓他割讓土地來平息這件事情.如今你就當是以死謝罪吧!

百里鴻飛使勁的拉了拉門,卻是怎麼都打不開,暗道:不妙!定是計劃被識破了!看了看身後越來越大的火勢,濃煙嗆的他有些睜不開眼,又看了一眼那禁閉的後門,不行,他一定要出去!沁兒還在等著他!孩子也在等著他!

瞟了一眼牆角邊的木桶,他決定爬牆出去,掀掉身上厚重的棉被.踩著木桶剛剛越上牆頭,一陣箭雨救朝他射過來,雖然沒有了靈力,但是拳腳功夫還是有一些的.百里鴻飛在牆頭上不停的閃躲著射過來箭.納蘭宗現在暗處,眼睛眯了眯,伸手拿過一旁侍衛的箭,瞄准百里鴻飛就射過去了.

百里鴻飛左閃右躲,耐不住兩面夾擊.一個不慎被納蘭宗的箭從背後射中,直直的摔下高牆.

"仔細看著!連只蟲子都不要給孤放出來!"納蘭宗冷聲開口道,然後轉身離開了.中了他一箭,又掉進火海,想他插翅也難飛出來.

納蘭沁在納蘭蓉的院子里,看著那映紅天際的火光和滾滾的濃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眼睛一直盯著門口的方向,眼里滿是焦急.

"都這個時辰了,鴻飛也該過來了,這怎麼還沒消息呢?"納蘭沁回到屋里看著陸麼麼焦急的說著.

歐陽景天給她倒了一杯茶遞給她,開口道:"二公主不要擔心,不會有事的,來坐下喝杯熱茶,天氣涼要當心身子."

納蘭沁接過茶,卻是無心喝,往桌上一擱,一個沒放好,茶杯摔在了地上.她一驚,瞬間蹙眉,臉色也難看起來.

"二公主,您怎麼了?"歐陽景天見她神色不對,忙上前扶著她問道.

納蘭沁神色痛苦,死死的抓著歐陽景天的衣袖,咬牙道:"陸麼麼,我…我怕是要生了!"

什麼?!天哪!這個小祖宗真會挑時候出世!這時候不是來添亂嗎?

"怎…怎麼辦啊?"歐陽景天頓時慌了,看著納蘭沁開口問道.他不是大夫,是個連親都沒成過的大老爺們兒,怎麼知道如何生孩子啊!

"先扶我進去躺著,再燒點熱水!快!"納蘭沁已經痛的滿身大汗,忍著痛苦開口說道.

歐陽景天哪里敢耽擱,趕緊抱起她往屋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