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之夜
g,更新快,無彈窗,!

淺淺在馬車上,隔的老遠就聽見胡澈那蕩氣回腸的笑聲了,嘴角抽了抽,還真是誇張.

"臣恭迎大首領大夫人和三公主!"胡澈帶頭行禮道.

"起來吧,今日可是大喜的日子,胡將軍就不必這麼多禮了."納蘭宗和大夫人納蘭彤從馬車上下來,笑的一臉和氣的說道.

這兒的規矩是新娘子進門要由喜娘背進禮堂,但喜娘今日身體不適,這個任務自然就落在了陸麼麼的身上.

歐陽景天彎著腰站在馬車前,等著納蘭蓉將她背進胡家的大門.他這心里此時覺得格外的不是滋味.一個是他愛了多年的女子,一個是他新喜歡上發男子,他竟然要親自送他們進喜堂,請問這世上還有比他更悲催的人嗎?

相比門外的喜慶,將軍府內更是歡天喜地一片喜氣洋洋,滿滿一院子的官員和家眷,都是來觀禮的,這可是威猛將軍的兒子的婚事,誰不想著巴結這位大神啊!所以不管官位大小,不分遠近,全都屁顛屁顛的跑來了.

納蘭宗大夫人和胡澈分別坐在上坐,前來觀禮的賓客從大廳一直站到了大門口,這可是有史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婚禮了.

納蘭蓉和胡萊拜了天地,納蘭蓉就被送進了洞房,胡萊則去應付賓客,因為這是最盛大的婚禮,所以酒席是連擺三天三夜的.

是夜,胡萊借醉遁了,踏進房門的一瞬間,他嘴角猛的抽了抽.低頭看著腳下納蘭蓉用來蓋在頭上的喜帕,掃了一眼屋內,滿地的果殼碎屑,納蘭蓉正坐在床畔,一腳踩在床沿上,手里剛剝完一個花生,花生殼順手就扔在了胡萊的腳下.

"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納蘭蓉抬眸看著胡萊問道.

胡萊隨手將門關上,踱步到桌邊,從懷里拿出一包油紙包著的東西隨手放在桌上,開口道:"本以為你會餓,所以帶些吃食過來,看來你…挺會吃的."

納蘭蓉看著那油紙包,頓時兩眼放光,一個箭步沖過去,一邊打開一邊說道:"誰說我不餓啊?天不亮就被他們挖起來水都沒喝一口,更別說吃東西了.哇塞,雞腿!麼麼麼!"納蘭蓉拿起雞腿親了幾口.

"唉!爺竟然還沒有一條雞腿的待遇好."胡萊說這話的眼神頗為幽怨.

納蘭蓉撇了他一眼,咬了一大口雞腿,轉身回到床邊,含糊不清的說道:"這可是救命的東西,不吃飽了,晚上哪有力氣奮斗啊?"

"奮斗?"胡萊挑眉看著納蘭蓉.

納蘭彤看著胡萊這別有深意的眼神,頓時頭皮發麻,想起那日她勿食合歡散的那日,臉不禁紅了起來.

正想著,抬眸就見胡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脫去了外衣,站在了她年前.

"你…你你要做什麼?"納蘭蓉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緊張的看著他.

"今夜可是你我的新婚之夜,你說為夫要做什麼?"胡萊挑眉看著納蘭蓉.

"不是你我!是胡萊和納蘭蓉的!"

"我就是胡萊,你不就是納蘭蓉麼?"

"你是百里燁,我是慕容淺淺,你別亂來!代替他們成親已經很過分了!"淺淺其實覺得這樣不好,成親畢竟是他們的意思,真正的納蘭蓉和胡萊未必就喜歡對方,等他們走了,真正的納蘭蓉和胡萊回歸正身人家怎麼辦?真是坑人啊!

"嗯?又不是第一次了,你何須如此緊張?"胡萊挑眉看著納蘭蓉,眸中隱含著絲絲笑意.

納蘭蓉沒有忽略他眸中一閃而過的狡黠,開口道:"那天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事分明是納蘭彤搞得鬼,如果是針對胡萊,他們本就是要成親的,這麼做就是多此一舉.所以一定另有隱情.

聞言胡萊撇撇嘴,笑道:"總算是反應過來了.其實…"其實那日他本是在府里准備婚禮的事情,不了百里鴻飛突然出現,而且身上還帶著傷,求你納蘭蓉有危險.他這才趕了過去,誰知一進門就被納蘭蓉撲倒.他便隱約察覺到不對,便將計就計摟著納蘭蓉睡了一覺,其實他們什麼都沒做,只不過是他造的假象罷了.果然後面納蘭彤就帶著大首領和大夫人出現了.

"這麼說來,這又是納蘭彤准備陷害百里鴻飛的計謀?她不是喜歡百里鴻飛嗎?為什麼?"納蘭蓉蹙眉看著胡萊,這次竟然連她也算計了,若是她真的跟百里鴻飛發生點什麼,那麼她跟胡萊的婚事也就告吹了,而且還傷害了納蘭蓉和納蘭沁的姐妹情,納蘭彤還真是好計謀,一箭雙雕呢.

"你覺得憑她自己有這個本事和膽量陷害你麼?"

納蘭蓉朝天翻了個白眼,開口道:"她都該找刺客殺我了,還有什麼是她不敢的?"接著神情一怔,瞪大眸子道:"你的意思是說,納蘭宗也有份?"

是了,納蘭彤在經過上次的事後,不但沒有收斂,還有膽量故技重施甚至連她都算計,如此明目張膽毫無顧忌,說明背後有人給她撐腰,那這個人只能是納蘭宗了.唉!自古帝王皆薄幸,皇家哪里有真正的親情啊,只有爾虞我詐吧!

"這個納蘭彤真是作死!那這麼說,到我房間的人是百里鴻飛?"天哪!她不會對百里鴻飛做了什麼奇怪的事吧?這麼想著,納蘭蓉有些不自然的看著胡萊,支吾道:"我我有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

"嗯哼?"胡萊薄唇朝一邊一扯,揚起眉毛看著她."你倒是想…的美!"其實百里鴻飛當時也中了合歡散,百里鴻飛將納蘭蓉當成了納蘭沁,兩人一起倒在床1上,但百里鴻飛到底記得納蘭沁有孕在身,所以格外小心,當他摸到納蘭蓉肚子的時候,突然發現不對,還有一絲理智的百里鴻飛,拔下納蘭蓉的發簪戳傷了自己發胳膊,疼痛讓他清醒許多,意識到不對,這才推開納蘭蓉,慌忙去尋的胡萊.嚴格來說還是他那個未出世的孩子救了他們.

"呼!那就好,那就好!"納蘭蓉拍著胸口呼出一口氣,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

"扣扣扣…"此時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三公主,三駙馬,喜娘來了,還有未完成的禮儀呢!"門口婢女隔著門說道.

狗屁的禮儀,事真多!納蘭蓉撇撇嘴,走過去將蠟燭熄了.開口道:"三駙馬喝的不省人事了,禮儀就免了吧,我們已經歇下了!"

"這…這不合規矩呀!"門口喜娘為難的說著.

呸!還嫌沒折騰夠老娘是吧?

"你再廢話,我就讓你看不見明天早上的太陽!"納蘭蓉翻著白眼說道.

話說完,納蘭蓉聽了一會兒,門口沒有動靜了,不會是被她嚇跑了吧.

"喂!別裝死啊!"納蘭蓉用腳踹了踹胡萊.

胡萊伸手一把將納蘭蓉拉入懷里.引來納蘭蓉一陣驚呼.在門上,很顯然有人在偷聽他們的牆角.

"夫君你輕點嘛~"納蘭蓉尖著嗓子說道.這動靜就好像被人踩到尾巴了一般.

胡萊嘴角抽了抽,略帶嫌棄的眼神看著她.其實納蘭蓉跟慕容淺淺,雖然一個熱情開朗,一個清冷寡淡,但這兩個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不適合裝撒嬌,會讓人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來,人家幫你脫衣服,麼麼噠~"

"你幫人家脫嘛~"納蘭蓉又說了幾句,直說的胡萊覺得有些冷.

不知道門外那幾個是覺得偷聽不太好,還是被納蘭蓉這嗲聲嗲氣的聲音給凍的,反正是沒人了.納蘭蓉瞟了一眼,呼了一口氣,跟胡萊靜靜的躺著,等到子時好實施他們的計劃.

納蘭沁的房間里,納蘭沁擔憂的看著百里鴻飛,開口道:"鴻飛,我總覺得心神不甯的,會不會有危險啊?"

百里鴻飛笑了笑安慰道:"不會的,水和濕棉被不是已經准備好了嗎?到時候我自己澆濕,把棉被往身上一披,從後門逃出去找你就是了.不會有事的,別擔心了."

"那可是火呀,還是覺得不穩妥."納蘭沁總是覺得不安.

"二公主,二駙馬,老奴來接二公主了."歐陽景天從外面進來說道.

"好了,沁兒,不會有事的,趕緊收拾一下跟陸麼麼走,出去等我.我也要趕緊趕回去了,不然他們會起疑心的."百里鴻飛說著看向陸麼麼,開口道:"陸麼麼,沁兒就拜托你了."

"二駙馬放心吧,老奴一定會護二公主周全的."

百里鴻飛點了點頭,深情的看了一眼納蘭沁,抬腳走了.

直到百里鴻飛出了院子,納蘭沁該站在原地呆呆的靠著門口的方向.

"二公主,咱們走吧."歐陽景天開口道.

"二公主?"見納蘭沁沒有開口,他便又喚了一聲.

"陸麼麼,你說不會出什麼意外吧?我這心里總是懸著."納蘭沁回過神看著陸麼麼說道.

"二公主放寬心,待會咱們走的時候放一把火,三駙馬和三公主會來接應二駙馬的.不會有事的."歐陽景天這時候只能寬慰她.

納蘭沁點了點頭,二人收拾東西去了.

子時剛至,納蘭蓉就從床1上爬了起來,好衣服打點好一切准備去接應百里鴻飛,這一天她盼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