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蓉的婚禮
g,更新快,無彈窗,!

天還沒亮,淺淺就被丫頭們給扯起來了.從沐浴更衣,到塗脂抹粉,從穿衣到梳頭,身邊三四個婢女圍著她轉.只因為今日是納蘭蓉和胡萊的大婚之日.

淺淺坐在凳子上,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任由她們折騰.想到回去後,她若是跟百里燁成親,又要這麼折騰一番,她就覺得人生好悲慘…

折騰了一個早上,終于停下來了.火紅的嫁衣,用的是最上等的血蠶絲制成,世間獨一無二.金線編織出的鳳凰圖案,耀目生輝,宛如旭日的萬丈光華.金絲滾邊的波紋裙裾,繡著一大片連綿的蓮花紋路,點綴著柔軟飄逸的雪羽晶絲.烏黑的秀發挽了一個垂云髻,臉頰旁邊垂落幾縷輕盈的發梢,顯得越發輕靈嫵媚,最後插上了一只孔雀玳瑁鑲金簪,再在發髻上纏上一條五色櫻穗.淡妝絲絲暈開,襯得的面容白皙明豔,面若桃花.精心描繪後的臉龐,黛眉似彎月,櫻唇若朱丹,無疑是美的.淺淺透過鏡中這張陌生的容顏似乎看見了她自個兒穿上嫁衣時的模樣,雖然知道成親的不是自己,但還是有些小激動.

剛梳妝完畢,陸麼麼就來領她前去拜別大首領和大夫人.

歐陽景天一進門,就有些恍神,看著美豔如尤物的納蘭蓉,驚豔的同時精神還有些嫉妒,嫉妒納蘭蓉的美貌,更嫉妒她嫁給胡萊.這樣的想法讓歐陽景天如遭雷擊一般.他為什麼會嫉妒?難道他得了斷袖之癖?這個想法讓他難以接受,心里頓時慌了.

"陸麼麼?"婢女見歐陽景天愣在原地出聲提醒道.

"啊?"被婢女這麼一喚,歐陽景天方才如夢初醒,迷茫的看著那婢女.

"三公主該去拜別大首領和大夫人了."婢女好心的提醒道.

聞言,歐陽景天再次看向納蘭蓉,臉上竟然泛起一絲愧疚之色.

淺淺看著歐陽景天著模樣,不禁有些奇怪,他似乎是在看自己,但似乎又不是,這些天他的行為是越發的奇怪了.

"你最近是怎麼了?奇奇怪怪的."路上淺淺趁人不注意,悄聲聞著歐陽景天.

"沒…沒怎麼啊!"歐陽景天有些心虛的回道.

"還說沒什麼,你自己悄悄你的鞋."淺淺低頭帶著笑意道.

歐陽景天低頭一看,原來自己神情恍惚竟然將鞋子都穿岔了,一張臉頓時漲的通紅,

"還不快點回去換了?"淺淺悄聲提醒道.看來得找機會好好跟他聊聊才行了.

歐陽景天悄悄退出人群,回去換鞋子了.

納蘭宗的正廳里,滿滿當當一屋子的人,納蘭宗和大夫人坐在上首,兩邊是二夫人和納蘭彤,還有她的幾位哥哥.

"女兒拜別父親母親姨娘和幾位兄長."納蘭蓉說著跪了下去,磕了一個頭,淺淺這頭是替納蘭蓉磕的,不知道是不是這身體本身的情緒,她竟然覺得心頭酸澀的難受.

"快起來,我的女兒."大夫人看著納蘭蓉,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

都說女兒是爹娘的小棉襖,這棉襖一脫,自然是冷的.養育了十幾年的女兒,就這麼成了別人家的,也是生生的在母親心里割了一塊肉啊.

身為沐小雅的時候,她就沒有父母.穿越後她成了慕容淺淺,又沒有親娘陪在前邊.沒想到入了這幻境,她竟然有了娘,如今她成為納蘭蓉出嫁,能感受到父母雙全的場面,這也算圓了她的一個夢.

"母親莫要傷心了,三妹出嫁這是喜事,母親該笑才是."納蘭彤在一旁笑著道.

淺淺撇嘴,這時候也就你笑的出來,真是丑人多作怪!

"蓉兒,二娘沒什麼之前的東西送你,這鐲子本是一對的,一個給了你二姐,這個你戴著,算是二娘的一點心意."二夫人納蘭沁的生母,將一個鐲子遞給她.

淺淺這才仔細的打量起這個女人.上身暗紅色的夾襖,上面繡著幾朵寒梅,黑發里夾雜些幾縷銀發在腦後挽成一個髻,只插了一根發簪,媚眼清秀,卻顯得有些憔悴,看起來是個樸素的女人.

"我說二姨娘,這麼次的鐲子你還是留著給納蘭沁戴吧.三妹這若是戴著嫁進將軍府,讓人瞧見,豈不是給咱們丟人?"納蘭彤略帶嘲諷的說道.

這話讓二夫人的手顫了顫,一臉的尷尬,羞愧的將頭低下,看著自己那雙穿了兩年的鞋子.

聞言,大夫人狠狠的瞪了納蘭彤一眼.雖說這個女人分享了她的夫君,她本該恨她的.可事實上她並不恨她,反而有些同情她,因為納蘭宗並不愛她,而她也因此過的並不怎麼好.

納蘭彤被大夫人這麼一瞪,便不再說話了,但是眼睛里的鄙夷卻是一覽無遺.

"二娘,這鐲子我收下了,謝謝二娘."納蘭蓉伸手接過那鐲子,並戴在了手腕上.

納蘭蓉的這個舉動讓二夫人有些意外,還有些欣喜.對于納蘭沁的事,她這個做娘的根本說不上話,更別提幫忙了.她知道這些年多虧納蘭蓉一直都在幫襯著沁兒,心里是感激的.如今納蘭蓉大婚,她翻遍了房間了所有的地方,這是最拿的出手的一件了.

淺淺看著二夫人激動的眼神,朝她笑了笑.二夫人的心思她都懂,所以無需多言.

"蓉兒,嫁到將軍府以後可能這麼貪玩了,要聽夫君的話,孝順公婆,相夫教子,做個賢內助知道嗎?"大夫人囑咐道.

淺淺點了點頭,對于這些,似乎于她無關,但是這種時候她只能點頭稱是.總不能說:你別說了,我不會按你的話做的!那估計納蘭蓉的大逆不道會被納蘭宗打死!

淺淺正想著,大夫人的聲音就又響了起來."可如果他們胡家敢欺負你,你也不要忍著,回來告訴你父親,我們定會為你討個公道.莫要嬌縱任性,也不要逆來順受,有委屈的也憋著不說,我們是你的後盾."

這話倒是讓淺淺心里一暖,瞬間有了一種作為女兒的感覺,抬眸看著大夫人,瞬間紅了眼眶,還不等她說幾句煽情的話,納蘭彤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母親,我看您是多慮了,三妹哪里是受得委屈的?若是那胡家惹了三妹,她早就把人家預屋頂給掀了!哪里還輪得到您和父親替她出頭!"納蘭彤這話說的酸溜溜的.

這話說的納蘭蓉就似潑婦一般,頓時讓大夫人哭笑不得,氣氛一下就活躍了不少.淺淺心知納蘭彤才不會為了活躍氣氛,是真的在擠兌她.但看在她歪打正著活躍了氣氛的份上,她也就不與她計較了.

"蓉兒,你雖然嫁為人婦,但要記得自己是個公主.有你的使命.莫要讓為父失望了."一直沉默的納蘭宗突然開口道.

淺淺看向納蘭宗,他這明顯是話里有話,身為公主的使命,是讓她監視胡家有沒有叛亂的心嗎?自古帝王皆疑心重,唉!碰上一個隴南皇,這會兒又來了個納蘭宗.

"是,女兒明白!"這時候她只能先答應了,反正等救出百里鴻飛和納蘭沁,她就功成身退了,到時候誰管他那麼多.

"大首領大夫人,胡家二公子來迎親了."正想著,歐陽景天已經換好鞋子從外面進來說道.

納蘭蓉蓋上喜帕,在喜娘和陸麼麼的攙扶下出了大門.

門外圍滿了前來看熱鬧的人,數十里的紅妝.馬車從街頭排到街尾,井然有序,路旁鋪灑著數不盡的玫瑰花,寒風卷著花香刺得納蘭蓉頭直暈,就連滿城的樹上都系著無數條紅綢帶,路旁皆是維持秩序的士兵,湧動的人群絡繹不絕,比肩繼踵,個個皆伸頭探腦去觀望這有史以來最盛大的婚禮.

道具中間紅色的地毯上,胡萊面如冠玉,溫文爾雅,俊美絕倫.光潔白皙的臉旁,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多情的桃花眼,透著勾人魂魄的奇異光澤;高挺的鼻梁,透著絲絲倔強,緋色的薄唇掛著放1蕩不拘的笑容.頭上戴著束發嵌寶紫金冠,身穿一襲蘇繡紅色錦袍,腰系五彩蠶絲白玉帶,足蹬青緞白底小朝靴,說不出的風流瀟灑!

納蘭蓉蓋著喜帕,雖然看不見是什麼場景,但是人們議論的聲音源源不斷的傳道她的耳朵里.

"快看!胡家二公子真是英倫呢!"

"是啊!就是不知道三公主是什麼樣子,可惜蓋著紅帕看見呢."

"瞧這身段就知道三公主定是極美的!"

"胡家二公子真俊!"

"郎才女貌,好般配呢!"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納蘭蓉被扶上了馬車.歐陽景天看著今天格外英俊的胡萊時,眼神亮了起來,有一絲的慌神,心里既激動又酸澀,一時間五味雜陳.

納蘭彤剜了一眼那紅色的馬車,跟著納蘭宗和大夫人上了另一輛馬車,迎親隊伍浩浩蕩蕩的往將軍府去了.

將軍府外,胡澈早就率領將軍府的眾人在門外侯著.刻著"將軍府"三個霸氣大字的牌匾上也是系著紅綢,闊氣的門面被裝飾的一片喜氣,侯著的人臉上個個帶著喜氣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