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是你
g,更新快,無彈窗,!

歐陽景天站在大夫人的身側,看著這兩個一前一後出來的人,神情都不怎麼好,便知道出事了,又看了看納蘭彤那得意的眼神,便知道定是她一手策劃的,之前對她的那點愧疚和同情頓時蕩然無存.焦急的像屋內望了望,也不知道淺淺現在怎麼樣了,要不要去通知百里燁呢?

納蘭彤得意的眼神看著納蘭宗,卻是覺得有些不對.仔細一看才發現納蘭宗這難看的臉色是沖著自己的,這讓納蘭彤隱約覺得有一絲不安,抬腳就往屋里走,還沒進門就被穿著墨藍色長衫的男子擋在了門外.

納蘭彤抬眸看過去,瞬間怔住,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人,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是胡萊?明明是百里鴻飛啊!

歐陽景天也是愣住了,他想到里面可能出了跟之前納蘭彤一樣的事,可這人不應該是百里燁啊!腦海里瞬間出現百里燁和淺淺種種親昵的動作和香豔的場面,心里突然覺得有些發酸和失落.使勁的搖了搖頭,自我安慰道:不!他們只是納蘭蓉和胡萊,是環境中的人,並不是百里燁和慕容淺淺,不能當真!這麼想著,他便斂了情緒,繼續做個旁觀者.

"怎麼會是你?"納蘭彤瞪著眸子不敢置信的問道.

"大公主以為該是誰?"胡萊挑眉問道.

納蘭彤發覺自己失言,趕緊解釋道:"我的意思是你為什麼會在這里?還有兩日你和三妹就要大婚了,是不應該見面的!"

這話倒是提醒大夫人了,緩了緩情緒,開口道:"是啊!現在見面會不吉利的!雖說你們馬上就要成親了,可是你們眼下到底還是沒成親啊!這提前就圓房了,你們這是胡鬧!"這胡萊可是威猛將軍的兒子,說重了不行,說輕了,她又氣不過他輕薄了自己的女兒.

"父親母親,你們這是?"納蘭蓉穿戴整齊從屋里出來,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們,說實話,她真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了,她明明記得自己睡著了,後來她就什麼都不記得了,胡萊是什麼時候進她房間的?竟然還脫了衣服躺到她的床1上?還把她的衣服也脫了?這納蘭宗夫婦又是什麼鬼?迷糊了半天,待她看見納蘭彤的時候便了然了,不用說了,一定是又是納蘭彤這個妖孽在作祟了.

"蓉兒,你給我過來!"大夫人冷著一張臉看著納蘭蓉,准備好好教育她一翻.因為對方是胡萊,傳出去也頂多就是兩人難解相思之苦,偷偷約會偷嘗禁果罷了,兩人總歸是要大婚了,這也無傷大雅,最終這場鬧劇以納蘭蓉被訓斥一翻告終.

"白天是怎麼回事?"半夜納蘭蓉的房間,淺淺看著坐在桌旁的百里燁問道.

"合歡散."百里燁手指輕扣著桌面回道.

淺淺臉色一變,難看至極.這已經是她第二次被人下合歡散了,第一次她失身于冷月曜,第二次…想著淺淺看向百里燁.

"那個…我有沒有對你做什麼?"她依稀記得自己睡得朦朦朧朧的時候有個人進來了,應該是個男人,後面的事她卻記不得了.

"你將我拉過來,抱住,推到床1上,剝我的衣裳,壓上來."百里燁挑眉看著淺淺,眸中帶著些許的自虐.

淺淺頓時僵住,她真的這麼豪放?像個女流氓?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支支吾吾的開口道:"然…然後呢?"然後他們就…啪啪啪了?

"然後?你說呢?"百里燁曖昧的眼神看著淺淺.

"喔!天啊!禽獸啊!"淺淺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腦門,這可是納蘭蓉的身子啊!作孽啊!

"禽獸?可說的是你自個兒?可是你把爺撲倒的."百里燁一副很是無辜的樣子說道.

"我推倒你,你不會推開我啊!"淺淺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爺為什麼要推開?"百里燁輕笑道.

淺淺頓時有些語塞,這種話也只有它百里燁說的這麼若無其事!

"若是別的女人對你投懷送抱,你也不會推開嘍?"淺淺悶聲問道.

"你不是見過麼?"

見過了?淺淺突然想起那次跟著他去青樓的事情.世人都說百里家的二公子百里燁,玩世不恭不學無術,整日流連煙花之地.她跟去瞧過才曉得,他去了只是找一群姑娘來看著他睡覺-.-!!!著實是浪費資源.

"不對啊,你這不是……人呢?"淺淺回過神來想繼續追問,卻是沒了百里燁的身影.

"真懷疑是不是屬貓的?走路都沒有聲音的."淺淺撇撇嘴,嘟囔著便躺下了,被大夫人訓斥了一個晚上,折騰這一場,她現在真是疺的很,只想好好睡一覺,睡醒了,再去整治那個小賤人!

"這就是你的好辦法?"書房里,納蘭宗一臉冷意的看著納蘭彤.

"父親,原本事情都是按部署的發展的,女兒也確信百里鴻飛進了三妹的房間,女兒也不知道怎麼好端端的百里鴻飛就變成胡萊了啊!"納蘭彤忙開口解釋,她也糊塗了.

"你確定看見百里鴻飛進了三公主的房間了?"納蘭彤帶著怒意扭頭看向一旁的婢女.

那婢女'噗通’一聲跪下,道:"奴婢是親眼看見二駙馬進了三公主的房間的,而且奴婢是看著他們倒在床1上後,才來稟報啊!"

納蘭彤聞言,面色凝重的看著納蘭宗,開口道:"父親,這次是女兒疏忽,女兒應該派人全程盯著的.請父親再給女兒一次機會."

"再給你一次機會?"納蘭宗冷著一張臉像在聽笑話一般."你當蓉兒和胡萊都是傻子嗎?豈會容你一次又一次?"

說起胡萊,納蘭宗更是一肚子火,真看不出這個年紀輕輕,平時溫文爾雅的小子,放起狠話來竟然比胡澈還狂妄!

'從今天起納蘭蓉的事就是我胡家的事,誰若再來招惹她,我胡家絕不會放過他!’他到現在都還記得胡萊說這話的時候,那眼神就像是一把冰錐,能刺穿別人的心髒!

"這件事到此為止,百里鴻飛的事孤也不需要你插手,從今天起,你就好好待在你的院子里,孤會派人照顧你,你就哪兒也別去了!蓉兒的婚事你也不用參加了."納蘭宗面無表情的說著,不能再放任她亂來了,不然惹惱了胡家,誰都沒好日子過.

"父親!"納蘭彤心里一顫,慌亂的看著納蘭宗,這是要軟禁她嗎?不!她不要!

"父親,我還有個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說!"納蘭彤眸中突然燃起一絲希望,她還有最後一個機會!

……

明天便是大婚之日,為了確保計劃能順利實施,淺淺又去了納蘭沁的住處,准備做最後的部署.

"那咱們就這麼定了,提前到明天晚上!"淺淺一拍桌子說道:"明晚子時,二姐你跟著陸麼麼悄悄的躲到我房間去.我會和胡萊在你們院子放一把火.這個時候二姐夫應該在處理婚事的善後事宜.發現起火一定會大亂,,二姐夫你就趁火勢不大的時候以救二姐為名沖進火海,我們會在屋里給你准備水和濕透的棉被,你將自己澆濕,從後門出去.他們不見你們出來,就會以為你們葬身火海了."

"這會不會太危險了?萬一…"納蘭沁很是擔心的看著百里鴻飛,生怕他有任何閃失.

"不會的,沁兒,相信我!"百里鴻飛安慰道:"我和胡萊已經練習過很多次了,不會出事的."

聞言,納蘭沁總算放心一些,點了點頭,又看向淺淺.

"可是明天是你和胡萊大婚,這樣會不會不吉利?太晦氣了啊!"納蘭沁說著頗為自責的看著納蘭蓉,因為他們夫妻,讓納蘭蓉的婚事變成喪事,她是無論如何都過意不去的.

"二姐!我和胡萊都不在意這些的!"淺淺無所謂的揮揮手,他們來這的主要目的是救他們的命!又不是來結婚的!

"可是成親是一個女人一輩子最重要的事啊!"納蘭沁有些猶豫,百里鴻飛也是一樣.

"別婆婆媽媽了好嗎?最重要的事是你們能離開這里重新生活!"淺淺看著納蘭沁道:"二姐,如果你不能二姐夫成親,但是你還可以跟他一起生活,你還願意嗎?"

聞言,納蘭沁深情的看了看百里鴻飛,開口道:"自然是願意的,這輩子能跟鴻飛在一起,是我納蘭沁最大的幸福!"

淺淺輕笑,開口道:"所以說啊,重要的不是成親這個儀式,而是跟心愛的人在一起!更何況,等咱們實施計劃的時候,我們的已經拜完天地入洞房了.婚事也算結束了."淺淺頓了頓,分析道:"明天是最好的機會,一來,我跟胡萊大婚,大家肯定忙成一團,守衛自然松懈,二來,夜深人靜,大家折騰了一天,晚上又都吃了喜酒,自然睡的沉,這時候行動最好!"

聞言,百里鴻飛思忖了片刻,說道:"三妹說的在理,沁兒,咱們就聽三妹的吧."

納蘭沁看了看納蘭蓉,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