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技重施
g,更新快,無彈窗,!

他們這兒有個習俗,就是成親前半個月,男女雙方是不能見面的,若是見了就會不吉利.

淺淺撇撇嘴,好幾天沒見了?開玩笑!百里燁會是那種守規矩的人?動不動半夜就來爬她的窗戶好麼!

"公主,二公主,二駙馬,這是銀耳蓮子羹,奴婢特意跟禦膳房多要了幾碗,趕緊趁熱喝了吧."紅葉端著盤子從外面進來.

納蘭沁看了看那盤子,又看著紅葉開口道:"真是難為你了,紅葉."因為她這個公主現在有名無實,連個下人都不如,若不是紅葉每每都打著納蘭蓉的名義去禦膳房給她被些補品,她這身子怕早就垮了.這麼想著,納蘭沁看向納蘭蓉,上前一步握著納蘭蓉的手道:"三妹,謝謝你!若是沒有你,我們夫妻二人怕早就分離了."

"是啊!上次的事我都還沒好好謝過三妹,在這我代表我們夫妻二人,正式像三妹道謝!"說著百里鴻飛拱手朝納蘭蓉鞠了一躬.

"二姐二姐夫,見外了不是?都是自己人.你朝我行這麼大的禮,我可受不起,怕折壽!"淺淺嬌笑道.讓百里燁的祖宗給她行此大禮,她怎麼覺得那麼慎人呢.

"受得起!你和胡萊是我們夫妻的貴人,以後我們離開這里,咱們也要常聯絡,有空啊,你就讓胡萊帶你來看我們."百里鴻飛笑著說道.

百里鴻飛的話,讓淺淺剛壓下去的悲涼又冒了出來,也無心在繼續在這待著了,吃了甜湯,她便離開了.

淺淺從納蘭沁那出來,想著好幾日不見歐陽景天了,以前沒事就會往她那跑,難不成出事了?這麼想著,她轉了個身往大夫人的院子去了.

"三妹如此神色匆匆,這是要去哪啊?"納蘭彤的聲音自前方響起.

淺淺朝天翻了個白眼,心道:真是冤家路窄,今天出門沒看黃曆,碰見這麼個煞星.皮笑肉不笑的開口道:"想著過幾日嫁進將軍府就不能像大姐一般常陪在母親身邊了.所以過去看看母親,嘮嘮家常."她是故意這麼說的,只要納蘭彤什麼不喜歡聽,她就說什麼.她這個人就是這樣,別人敬她一尺,她敬別人一丈,不過,若是誰欺負了她,她可以忍,但是若是蹬鼻子上臉,給臉不要臉的話,那恭喜那個人,將會成為她的死敵!

聞言,納蘭彤的臉色果然難看了幾分,死死的攥著手中的帕子,納蘭蓉這話明顯就在向她炫耀,擠兌她沒人!她和納蘭沁都嫁人了,只有她沒人要是麼?好你個納蘭蓉,走著瞧!

心里恨的牙癢癢,臉上卻是笑的溫婉,柔聲道:"真是不巧,我剛從母親那回來,也是撲了個空,聽下人說母親去父親那了,我正要過去,三妹可要一起?"

"不了,大姐去吧,我明日再去給母親請安就好."納蘭宗可是個人精,為了不露出破綻,她還是少跟他接觸為妙,能不見就不見的好.說罷,淺淺便轉身往自己的院子去了.

納蘭彤盯著納蘭蓉的背影,眸中滿是恨意,伸開手,那原本平整的帕子,此時已是皺皺巴巴.

"你去跟著三公主,確保她進了房間再來尋我."對著身後的婢女說完,便朝著納蘭宗的書房去了.

淺淺回到房間覺得身子有些疺,便想躺下小憩一會兒.沒過多久便想起了敲門聲.門外正是百里鴻飛,本來午後他閑來無事打算陪納蘭沁商量一下離開之後的事,紅葉卻說納蘭蓉有事找他,讓他過來一下.敲了半天的門,里面卻是沒人應聲.百里鴻飛便自行推門進來了.

"三妹?"他剛一進門就見床邊納蘭蓉正靜靜的看著他.

百里鴻飛輕笑道:"三妹你在啊,那怎麼不應聲呢?"

話音剛落,納蘭蓉便撲了上來,身子貼上百里鴻飛,伸手圈住他的脖子,整個人掛在百里鴻飛身上,並發出"嚶嚶"的聲音.

納蘭蓉這麼一撲,百里鴻飛瞬間愣了,反應過來後,慌忙的將她推開,問道:"三妹,你這是做什麼?"

然而他並沒有聽到納蘭蓉的回答,反而聽見了帶著痛苦的呻吟之聲,仔細打量納蘭蓉,這才發現她似乎有些不對勁.眼睛迷離,臉上有著不正常的紅色,整個身子都癱軟無力,好像…意識到不對,想上前去查看.

剛走了兩步,他便覺得頭有些暈,眼睛也開始看不清楚了,使勁的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些.

在看向眼前的女子時,這哪里是還是納蘭蓉,分明就是納蘭沁!

納蘭蓉見眼前站著一個男人,伸手便抱住他,不停的在他的脖間蹭來蹭去,急促而溫熱的呼吸聲讓百里鴻飛的耳根開始發燙.

"沁兒…"百里鴻飛柔聲換道,抱著納蘭蓉便雙雙躺在了床1上.

大首領的書房里,納蘭宗納蘭彤和大夫人都在.納蘭彤看了看天色,感覺時候差不多了.看了一眼納蘭宗,訕訕開口道:"說來也巧,今日去給母親請安,恰巧碰見三妹,說是馬上她就要嫁入將軍府了,很是舍不得母親,不巧母親來了父親這兒,她便蔫蔫的回去了,看著真是讓人心疼呢."

"這丫頭總算有點良心了."大夫人輕笑道,然後略顯惆悵的接著道:"唉,以後嫁入將軍府,就不能常見了,說起來,沒有那丫頭在身邊嘰嘰喳喳的,我倒反而有些不適應了."說到底還是舍不得的.

"是啊,我看這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咱們去三妹那兒同她一起用晚膳,給她個驚喜,父親母親覺得如何?"納蘭彤看似好心的提議道.

"如此甚好!"大夫人很是開心,看向納蘭宗,眼神詢問他.

納蘭宗看了一眼納蘭彤,兩人心照不宣,吩咐了大總管去准備晚膳,便帶著納蘭彤和大夫人去了納蘭蓉的院子.

納蘭蓉的院子出奇的安靜,房門禁閉.

屋內,床幃顯的有些凌亂,男子衣衫不整地躺臥在枕席之上,女子身上僅著一條薄似輕紗的貼身長裙,香肩半露,藕臂搭在男子的胸前,雙目微閉地半俯在男子的身上,幼白的腳踝裸出,同男子纏在一處.

地上衣衫散落了一地,這場面用'香豔’二字都不足以形容.

"咦?這院子好安靜啊,下人都去哪了?怎麼也沒沒人在門前伺候?"納蘭彤故作疑惑的四處看著.

"這些下人就是這麼伺候主子的?真該好好懲治一翻了,如此玩忽職守!陸麼麼,記下來,回頭要嚴懲!"大夫人很是不滿的開口.

"是."陸麼麼輕聲應著,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兒.撇了一眼房門緊閉的屋子,眼皮跳了跳.

"三妹,你在嗎?"納蘭彤上前瞧了瞧房門.

里面沒人應聲.納蘭彤嘴角不著痕跡的扯了扯,又敲了幾下,"三妹,你在嗎?父親和母親過來了!"

見仍是無人答話,納蘭彤回頭看了看納蘭宗和大夫人,一副很是疑惑的表情道:"沒人應聲,難道是不在?可我去書房找母親的時候,三妹明說回房休息的啊."

大夫人蹙眉看了看那禁閉的房門,上前敲了敲,沒人應聲,但是卻是傳來'悉悉索索’似是衣服布料摩擦的聲音.里面分明有人,大夫人便直接推門進去了.

"母親,三妹在麼?"大夫人剛進門,納蘭彤就問道.心里卻是得意的緊,她買通了紅葉,在納蘭蓉和百里鴻飛的銀耳蓮子羹中下了合歡散,然後跟著納蘭蓉,確保她回了房間,再讓紅葉將百里鴻飛喚來,支走所有的下人,她再將父親母親引過來.哼哼,納蘭蓉,當時我受得屈辱,如今要加倍的讓你也感同身受一下!她失了清白,好在父親幫著掩飾過去了.可你納蘭蓉此番,怕不止是失了清白,還會失去胡萊.你那二姐納蘭沁,怕也會將你當做仇人,嘖嘖嘖,真是有意思.

而大夫人一進門就怔住了,哪里還聽得見納蘭彤的詢問.床前歪斜著一件墨藍色的錦袍,地上落了一條黑色的腰帶,床1上一男一女,男的正攏好中衣坐在床畔看著她,眸中沒有一絲慌亂,女子正躺在床的里側,此時悠悠轉醒,看見大夫人,也是一怔.眸中滿是迷茫.

納蘭彤見大夫人沒有反應,想是她被床1上的一幕給驚著了,看了一眼納蘭宗,心里更是得意.

剛想著跟進去瞧瞧,就見大夫人紅著臉又急匆匆的出來了.嘴里念叨著:"哎喲喲!這天還沒黑呢,竟然在床1上做這種事,真是豈有此理!"說著低著頭站到了納蘭宗的一側,時不時的摸著自己的臉.

納蘭宗蹙了蹙眉,抬腳往屋里去了.納蘭彤聽著大夫人這話,里面香豔的場面可想而知,但母親這反應怎麼感覺怪怪的?不是應該氣憤嗎?怎麼反而覺得她像是害羞呢?或許是母親沒看清楚吧.

正想著,納蘭宗一臉難看的從里面出來,納蘭宗這神色,讓納蘭彤還很是得意,總算有個反應正常的了.

因為前幾天媽媽住院了,比較忙所以斷更了.抱歉了.以後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