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彤的報複
g,更新快,無彈窗,!

納蘭宗挑眉看著納蘭彤,等著她的下文.

"父親,女兒有一個辦法,只是不知道父親願不願意."納蘭彤自信的目光看著納蘭宗.

納蘭宗面無表情的看著納蘭彤,開口道:"說說看."

納蘭彤看了眼納蘭宗,無畏的說道:"再說之前,我希望父親能答應彤兒一個要求."

"你這是在跟孤談條件?"納蘭宗危險的語氣道.

"女兒不敢,女兒只是"在憑自己的能力達到自己的目的罷了."

"哦?那你的目的是什麼?"

納蘭彤沒有猶豫,直接開口說道:"事成之後,女兒想請父親做主,將女兒許給胡家二公子胡萊."她跟百里鴻飛是不可能了,既然得不到自己最想要的,那就找個最好的.她得不到她的愛,納蘭蓉你也別想得到!

"你知道自己再說什麼嗎?"納蘭宗帶著怒意的眸子看著納蘭彤.蓉兒和胡萊的婚事是他親自做主的,而且婚期就在半個月後.且不說這婚事是他所希望的,就是胡萊當著所有人的面許諾一生只娶蓉兒一人,他再把彤兒許配給他,這不是在打胡萊的臉嗎?依著胡澈那暴脾氣,豈能善罷甘休?!真是胡鬧!

聞言,納蘭彤沒有一起慌張,輕輕扯起一抹笑意,開口說道:"女兒自然曉得自己在說什麼.父親且不要動怒,聽女兒將話說完."

納蘭彤頓了頓,接著道:"女兒自然曉得三妹和胡萊的婚事就在半月後,可這事需要三妹的參與."

納蘭宗某色一變,蹙眉道:"你是想故技重施?"

"不錯!上次之所以失敗,想是被百里鴻飛識破了.所以眼下他應當已經對我有所防備了,三妹則不同,她速來與百里鴻飛關系不錯,百里鴻飛是斷然不會防備她的.所以此事由三妹來做,最合適不過."

"只怕蓉兒不會配合."納蘭蓉的脾氣他還是清楚的,雖然頑劣,但是頗為重情重義,認定了誰,就是刀架在脖子上都不會背叛對方,想讓納蘭蓉幫這個忙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父親,此事是萬萬不能告知三妹.只怕告訴了三妹,這法子就無法奏效了."

"那依你之見該如何?"

納蘭彤見納蘭宗對這個提議破感興趣的樣子,心里暗暗得意,開口道:"這女兒之見,這事不但不能讓三妹知曉,連母親都要瞞著.找一日,讓三妹和百里鴻飛服下合歡散,屆時將他們二人關在三妹的屋子里,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豈不是一點就燃?到時我再帶母親一同去找三妹…捉奸在床,他們百口莫辯!到時父親就可以像處置李四海一般,處置了百里鴻飛."

"啪!"納蘭宗猛的一拍桌子,震怒的看著納蘭彤,厲聲呵斥道:"納蘭彤,你可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蓉兒可是你的親妹妹!你竟然要算計著毀她的清白?"

納蘭彤一怔,她沒想到納蘭宗會如此震怒,怔愣了片刻後,鼻子一酸,突然哭了起來.

"父親!你知道納蘭蓉是你的女兒,彤兒何嘗不是?三妹的清白重要,難道女兒的就不重要了嗎?父親,您要知道,女兒才是被毀了清白的人!說不定這事三妹也有份!三妹與百里鴻飛速來交好,女兒失身一事,只怕三妹也有份!"納蘭彤抹了一下淚水,抬眸看著納蘭宗,問道:"敢問父親是如何知曉此事的?"這是這些日子以來藏在她心底的話和疑問,她的苦她的委屈沒人知道,她恨!恨所有人!

納蘭宗眯著眸子打量了她許久,似是在思量她的這番話.突然想起陸麼麼那夜的話,眸子陡然轉冷.那夜的事,彤兒雖是咎由自取,可她被人陷害是真.陸麼麼說見到彤兒和李四海一起回了房間,根本就是在說謊!難道…

"這事容孤再想想,你先退下吧."納蘭宗說著揉了揉眉心,一副甚是疲憊的模樣.

納蘭彤不再多言,紅著眼睛行了個禮,轉身出去了.

是夜,大夫人的房間…

納蘭宗冷著一張臉坐在上座,大夫人眉頭深鎖,不明所以的坐在一側,站在兩人面前的是陸麼麼.

"夫君,這是怎麼了?"大夫人不明所以的看著納蘭宗,不明白他為何臉色如此難看.

陸麼麼,也就是歐陽景天,此時低著頭,心里卻是七上八下.不用抬頭,他就知道自己頭頂上方有一雙滿含怒火的眼睛在盯著自己.自己能惹大首領不高興的事,怕是只有納蘭彤那件事了,應該是她說謊被大頭領發現了…

"陸麼麼,關于大公主那夜發生的事,前來報信的人是你對麼?"納蘭宗冷聲開口.

"回大首領,是老奴."歐陽景天低著頭不慌不忙的回道.

"你把那夜看到的事情再說一遍."

"再說一遍?夫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夫人隱約覺得有些不安.大首領無端端又提起這事,還是針對陸麼麼的,難道這事也牽扯了陸麼麼?

"老奴有罪!"歐陽景天直接就跪下承認了.因著淺淺一早就說過,這事當時能蒙住納蘭宗,可他定然有想明白的時候,到時候必然會治罪于陸麼麼,所以便讓他以退為進,干脆承認了再說.

"陸麼麼?"大夫人心里一顫,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她.此時她方才想起那夜陸麼麼說她看見彤兒和一個男人一起進了院子.彤兒當時是在房間被人敲暈了,怎麼可能跟李四海一起走進院子,難道陷害彤兒的是陸麼麼?

"老奴有罪!老奴說了謊,其實那夜老奴並沒有看見大公主.但是老奴卻碰見蜜兒,聽到她單獨要了二駙馬的飯食,于是老奴假裝肚子痛,悄悄跟著她,看見她給二駙馬飯食里下了藥,還要帶人將二駙馬綁了送到大公主房里.老奴擔心大公主,才趕緊跑來想告知大夫人."歐陽景天說著頓了頓,抬頭看著納蘭宗,接著道:"誰知竟碰上大首領在這兒,老奴知道…知道大首領不喜歡二駙馬,為了大公主,老奴才編了這麼個瞎話.可是老奴確實不知道大公主房里的二駙馬怎麼就變成李大人了啊!"

這話是淺淺教他說的,你盡量讓自己看起來無比急切卻滿滿的真誠的樣子.

聞言,納蘭宗和大夫人都沒有開口,似是在思量她這話的真實性.不過大夫人的臉色倒是緩和了不少,陸麼麼跟了她三十多年,她的為人她最是清楚,更何況那日陸麼麼見大首領在此,本是不想說的.是大首領逼她說出來的.可見說謊也並非是她願意的,跟百里鴻飛比起來,說彤兒跟李四海一起,確實比較好點.

這麼想著,便開口道:"夫君,陸麼麼是看著彤兒長大的,也是最為心疼彤兒的,她是斷不會害彤兒的."

納蘭宗盯著陸麼麼,思忖了許久,站起身開口道:"念在你及時稟報,又救過三公主,這事就這麼算了.若是再有下次,孤定當嚴懲!"說罷,納蘭宗便甩袖走了.

納蘭蓉和胡萊大婚的前三天…

"二姐,你不想吃桃子嗎?"淺淺看著納蘭沁開口問道.真是奇怪,這都快要臨盆了,也沒見她說要吃桃子,這不符合劇本啊.

納蘭沁眨巴著眼睛,莫名其妙的看著淺淺,好奇道:"我為什麼想要吃桃子?這寒冬臘月的,哪里有桃子?你莫不是生病了?"

淺淺嘴角一抽,原來她也知道大冬天要桃子吃是有病啊!

"沒有沒有,是我突然想吃了.呵呵…"淺淺打著哈哈說道.

"你這丫頭,都快嫁為人婦了,還這麼調皮."納蘭沁嬌嗔道:"以後嫁到將軍府可莫要這麼任性了!"說著納蘭沁感傷起來,淒涼的聲音道:"想著吃了你和胡萊的喜酒我們便要分離了.我這心里真是難受的緊."

他們計劃在納蘭蓉和胡萊婚禮的第二天,在這院子里放一把火,讓納蘭沁和百里鴻飛來個假死,送他們離開這里,去過太平日子.

聞言,淺淺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納蘭沁了.她不能說'等有空會去看他們’之類的話.也不准備知道她和百里鴻飛的落腳點.因為送納蘭沁和百里鴻飛離開後,他們也會離開.她不知道原本的納蘭蓉和胡萊是什麼性子.為了防止他們出賣納蘭沁和百里鴻飛,他們這一走,當真就是永別了.這麼想著,淺淺不禁也傷感起來.

"沁兒."百里鴻飛從外面回來,蹙眉看著神情哀傷的納蘭沁.

"鴻飛,你回來了啊."納蘭沁見百里鴻飛回來,隱去臉上的憂傷,笑看著他.

"嗯,三妹也在啊."百里鴻飛簡單的跟納蘭蓉打了個招呼.又看向納蘭沁,柔聲道:"怎麼了?可是出了什麼事?"

納蘭沁搖搖頭道:"無事,只不過是跟三妹聊聊家常,正說起她和胡二公子的婚事呢."納蘭沁趕緊岔開話題,生怕百里鴻飛一起跟著感傷.

"哈哈,今日我還陪胡賢弟去確認了大婚的細節.三妹這幾日都沒見著他,可是想念了?"百里鴻飛說著打趣的看著納蘭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