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彤父女的談判
g,更新快,無彈窗,!

"只會舞刀弄槍麼?"淺淺若有所思的想著.

"對了,咱們可以開個鏢局!"淺淺突然開口道.

"啥是鏢局?"張超一臉的懵逼,顯然不知道淺淺說的是啥.

"鏢局呢,就是幫別人押送東西,別人給你辛苦費.咱們兄弟不是擅長舞刀弄槍嗎?剛剛可以發揮特長……"淺淺又細心的為他們講解了一番.

張超對這個很是感興趣,最後大家一合計,便決定開鏢局了.那個時候還沒有鏢局,他們全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蜜兒救出來,還認識一幫兄弟,納蘭蓉心中的石頭總算落地了,接下來就是百里鴻飛和納蘭沁的事了.

淺淺哼著小曲兒,很是快活的往京城趕.

"你怎麼了?"淺淺回頭便看見百里燁一臉吃屎的表情.這貨從剛才就沒吭聲,也不知道犯什麼神經.

百里燁抬眸,看了淺淺半晌,突然開口道:"你覺得張超比爺好看?"

淺淺嘴角一抽,敢情這貨又在吃干醋."沒有!你好看!你最好看!你全家都好看!"

正說著,回頭就看見前方胡澈冷著一張臉瞪著胡萊.

"臣拜見三公主."胡澈對著淺淺一拜,就瞪向胡萊.吼道:"你給勞資解釋解釋暗衛是怎麼回事,小兔崽子膽兒肥了啊!敢這麼明目張膽的使喚勞資的人…"

……

淺淺看著胡澈朝著胡萊一頓吼,然後扯著胡萊回家了.淺淺撇撇嘴,一點都不擔心回去後胡澈會把胡萊怎麼樣,胡澈的脾氣跟百里胤很是相似,相信百里燁應付胡澈應該手到擒來.

淺淺剛一回院子就見紅葉前來尋她.

"你不在二公主那伺候跑來這兒做什麼?"淺淺看著紅葉問道.

"二公主讓奴婢來請公主和胡家二公子過去一趟,說是有要事要與您二位商議."

"好,我這就過去."淺淺說完就想起百里燁這會兒八成正在被胡澈教訓,就不要讓紅葉去找罵挨了."胡家二公子那兒你先別去了,他這會兒脫不開身,咱們去吧."

……

"三妹,那個計劃咱們到底什麼時候實施啊?"百里鴻飛有些等不及了.尤其發生了納蘭彤那件事後,他更是每日里擔驚受怕.

"這個嘛要計劃好了,等時機成熟了才能行動,咱們要確保萬無一失!"淺淺看著百里鴻飛,又看看納蘭沁,開口道:"你和二姐誰能受得了失去對方?這事萬一失敗了,可是要掉腦袋的,現在二姐就快要臨盆了,怎麼也要為二姐和孩子想想啊!"

"是啊,鴻飛,這事急不來,必須要計劃周密才行."一說到孩子的安危,納蘭沁便不著急了,滿心都是孩子,只要是威脅孩子的事,她是不會去做的.若是他們誰要為這事有個好歹,她甯願就這麼待在這里生活一輩子.

百里鴻飛見納蘭沁也如此說,便只能作罷.

回去的路上淺淺心事重重,她這話不過是說來穩住納蘭沁和百里鴻飛的,其實她比他們還著急!只有早些讓他們脫離這里,他們才算真的安全.只是說來也奇怪,這都是深冬了,白澤說的"桃子"的導火索還沒出現,不會是因為他們的出現讓事情變了吧?

納蘭彤經過那件事後,安靜了一段時間,可這段時間她過的並不好.沒有知心的人在身旁,知心話自然無法說與人聽,而她卻是聽到了不少關于她的閑言碎語.納蘭宗也因為這件事生氣于她,與她生分了不少.這讓自視清高的納蘭彤心里很是不痛快.

"三公主就快要大婚了,還是嫁給威猛將軍的二公子,還真是好福氣啊!"兩個宮女一邊走路一邊小聲說著,剛巧納蘭彤從這里經過,聽到她們在談論納蘭蓉的婚事,便沒有路面,躲在暗處

"聽你這酸溜溜的口氣,是羨慕三公主呢?還是思春啦?"

"你個小蹄子!胡說八道什麼呢?我只是覺得大公主好可憐!"

"大公主有什麼好可憐的?"一個宮女四下看了看,見沒有人,才放心的說道:"依我看啊,大公主是咎由自取.胡家二公子當初喜歡大公主的時候,大公主不待見人家.人家現在要娶三公主了,大公主倒成了沒人要的了."

"你不想活啦!要是讓大公主聽見,你還有命在?大公主也不是沒人要,好多王公貴族的公子都想娶大公主呢,只是是大公主眼光太高,瞧不上人家罷了."

"自然瞧不上了.你不知道吧?大公主喜歡二駙馬呢!"

"什麼!你可別瞎說!這是要殺頭的!"

"這可是我親眼瞧見的!那日大公主與二駙馬在花園的角落里,大公主親口說的.蜜兒姐姐守在花園的門口,誰都不讓進,剛好在大公主來之前我就已經在花園了,這才偷聽到的."

"啊?還有這種事?你可真受得住秘密!沒想到大公主竟然愛慕二駙馬!那可是她親妹妹的夫婿呢!"

……

納蘭彤躲在暗處,一張臉氣的鐵青,塗著紅色丹蔻的指甲深深的陷進掌心的肉里,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連下人都敢嚼她的舌根了,不行!她一定要想個法子,不能讓納蘭蓉和納蘭沁如此好過!憑什麼她要受人非議,她們卻如此幸福?她過不好,誰都別想好!這麼想著,她便往納蘭宗的書房去了.

"大公主,大首領正在議事,您過會兒再來吧."納蘭宗的隨侍出來對納蘭彤說道.

"我在這等著便好,有勞總管大人了."納蘭彤很是客氣的說道,說完便真的站在一旁等著納蘭宗處理完事情見她.

這一等便是兩個時辰,大臣早已離去,納蘭彤站的腿都麻了,都不見納蘭宗傳喚她.眉心蹙起,納蘭彤看了看天色,走過去道:"總管大人,這天都黑了,父親還在忙麼?"自從那件事後,父親就沒去看過她,也不曾傳喚過她,現在她自己來了,父親都不見麼?

聞言,總管一臉為難的看著納蘭彤,開口道:"哎喲,我的大公主,您怎麼就不明白呢?大首領是不想見您啊!您還是回去吧,不要在這兒浪費時間等著了."

納蘭彤一怔,不願意見她?不!不可以!納蘭彤猛的推開總管,推門就沖進屋里.

"大公主!不可以啊!"總管被推開,待反應過來想去攔已經來不及了.

納蘭宗正坐在書案前看著公文,聽見聲響,抬頭見是納蘭彤後,眸色陡然轉冷.

"出去!"納蘭宗冷聲開口道.

大總管聞言好聲勸道:"大公主,您還是回去吧!別惹大首領不高興了."

納蘭彤一臉的哀怨,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要看就要掉下淚來,卻是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讓眼淚流下來.

"父親!女兒有關于百里鴻飛的事要與你說!"納蘭彤開口說道,她知道百里鴻飛一直都是父親的心病.因為她之前喜歡百里鴻飛,所以不想讓父親傷害他.可現在…百里鴻飛,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她知道,只有這個才能讓父親正視她.

聞言納蘭宗看納蘭彤的眼神果然變得不一樣了.對著大總管揮了揮手,示意他退下去大總管看了看納蘭宗,又看了看納蘭彤,轉身出去了.

大總管出去後,納蘭宗看著納蘭彤,沒有任何的反應,似乎在等著納蘭彤說話.

"父親,上次的事是彤兒不好,彤兒向您認錯."納蘭彤知道那件事根本瞞不過納蘭宗,所以她干脆承認了.

納蘭宗挑眉看著納蘭彤,沒有開口說話.

納蘭彤見納蘭宗沒有打斷她,也沒有趕她離開,便繼續說道:"不瞞父親,女兒其實中意百里鴻飛,那夜是女兒命蜜兒在百里鴻飛的飯食里下藥,想…想勾引百里鴻飛."話說到這兒,納蘭彤的臉已經紅的能滴出血來了,低著頭不敢看納蘭宗,接著說道:"可沒想到百里鴻飛居然串通別人'狸貓換太子’,毀了女兒的清白!女兒恨他!"

這件事納蘭彤後來琢磨了一下,這事肯定跟百里鴻飛脫不了干系!他不喜歡自己就算了,可他竟然害她毀了清白,讓她陷入此等境地!這事定然不是他自己能完成的他很可能有同謀!是誰她還不敢確定,但很有可能就是蜜兒,不然蜜兒如何會在院外把風,父親如何會知曉此事?所以她才求父親那樣處置蜜兒,以解她的心頭之恨!

"你倒是有臉說出來!"納蘭宗面無表情的看著納蘭彤,對于納蘭彤的這番話,沒有絲毫的驚訝,他這個女兒可不是個會坐以待斃的人.

對于納蘭宗的冷嘲,納蘭彤已經不覺得難堪了,既然話已經說道這份兒上了,她也沒有矯情的必要了.

"我知道百里鴻飛一直都是父親的一塊兒心病,現在女兒願祝父親一臂之力,助父親除去百里鴻飛."百里鴻飛就是納蘭宗人生中的一個敗筆,因為納蘭沁嫁給了一個外族人,給納蘭宗和皇室抹了黑,這便成為詬病,讓納蘭宗在其他小部落的首領面前有些抬不起頭來,所以他一直想除掉百里鴻飛,而她有這個能力.納蘭彤就是看中一點,來與納蘭宗談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