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娃張超
g,更新快,無彈窗,!

百里燁將蜜兒送到安全的地方,帶了幾個暗衛又折了回去.這些暗衛是胡澈培養的,用來保護胡家人的.本來是用不上暗衛的,但是以防萬一,胡萊還是帶了幾個來.這會兒還真是派上用場了.但這事定然是瞞不過胡澈了,只能回頭再跟胡澈解釋了.

百里燁趕到的時候,眼前只有一具具尸體,官差的,青山寨兄弟的,就是沒有看見納蘭蓉.看著眼前的景象,臉色變的難看起來,駭人的氣息瞬間彌漫開來.迫于這駭人的氣息的壓迫,幾個暗衛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從來沒見過溫文爾雅的二公子有如此駭人的戾氣,讓人看了心顫.

"找!一定要找到三公主!"胡萊冷聲開口,聲音自遠處飄來.人已經在百米開外了.

事關三公主的生死,暗衛們也不敢耽擱,立馬行動起來.

當胡萊找到他們的時候,納蘭蓉和青山寨十幾個兄弟正被官差圍堵.張超已經掛了彩,好在納蘭蓉只是有些狼狽,並沒有受傷.胡萊的臉色才稍稍好看了些.

"我靠!你終于來了!我還以為這次要掛了!"納蘭蓉看見胡萊,眸中流露出喜色,仿佛看見了幸福在朝她招手.

有了胡萊和暗衛的幫忙,官差不敵,最後落荒而逃.

青山寨里.

"蜜兒謝謝各位壯士搭救.不知道,我家公主她?"蜜兒一臉的感激,開口道.

"公主?哪來的公主?俺們搶你回來,是為了給我們寨主做壓寨夫人的!哎喲,他奶奶的,這些雜碎,真會砍!"張超臉上掛了彩,只是讓胡子擋著了,看不出來,可是痛感卻在,這一說話,痛的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蜜兒緊張的看向納蘭蓉,這位壯士明明說是來救她的,難道不是大公主派來的麼?

淺淺撇撇嘴,一把拉下臉上的面罩,挑眉看著蜜兒.

"三公主!"蜜兒眼睛瞪的似銅鈴一般.打死她也不敢相信來救她的盡然是昔日她和大公主一起加害的三公主.

"你竟然是個公主?"張超震驚的看著納蘭蓉,已經忘了臉上的刀傷.公主竟然幫著他們搶劫自家的軍餉,這得跟她爹多大的仇啊?真不知道大首領上輩子做了什麼孽.

"不是你心心念念的大公主來救你,是不是很失望?"淺淺看著蜜兒,冷不丁的開口.

蜜兒的神色立即暗了下去.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怎麼樣?兄弟們呢?"淺淺不再看蜜兒,而是轉頭看著張超問道.

提起這個張超便哭喪著臉道:"特奶奶的,這一趟真是不值,折了老子八個兄弟.勞資還差點把命搭進去.還好有這位少俠來支援啊!頭兒,喔,不,公主,這位是?"張超重新打量著胡萊,想看看這是不是也是個娘們兒.如果是,這巾幗英雄倒是合他的口味.

"這是胡澈將軍的二公子,胡萊,我是納蘭蓉."納蘭蓉拍著胡萊的肩膀道.

"難怪如此英勇,原來是威猛將軍的公子."提起胡澈,張超很是崇拜的樣子.

"我看你這臉也該處理下了.找個大夫來給兄弟們瞧瞧吧."納蘭蓉開口建議道.

"哎~都是粗人,這點傷不算什麼,自己處理一下就是了."張超一臉的無所謂.

"三公主."沉默了半天的蜜兒突然抬起頭來,看著納蘭蓉開口道:"蜜兒謝三公主的救命之恩,只要三公主不嫌棄蜜兒,蜜兒以後願意跟三公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蜜兒想明白了,她雖然跟大公主一起長大,大公主待她也不錯,可是這次,大公主落井下石,還推她出去認罪.她也算是把大公主的恩情還完了.如今救她的是三公主,之前大公主還想加害三公主,她也幫著做了不少壞事,如今三公主不計前嫌,還願意舍命救她,可見三公主是個重情重義之人,她也該報答三公主這個恩情的.

"如此,你就就在這青山寨幫忙吧.這山寨里都是男人,總該有個女人的."淺淺說著看向張超,警告的語氣說道:"蜜兒可是我的人!誰敢打她的壞主意,小心我扒他皮抽他筋!你給我看著點!要是蜜兒有半點閃失,我為你是問!"

"是!頭兒放心!有俺在,沒人敢打蜜兒姑娘的主意!"張超拍著胸脯保證道.

"蜜兒,你可願意?"淺淺著蜜兒問道,雖然她信得過張超,可蜜兒畢竟是個姑娘家,這山寨里又都是男人,留下來就代表,她也就成了土匪.這都要蜜兒自己同意才行.

"公主,蜜兒既然跟了公主,就是公主的人,一切都聽公主的安排就是了."蜜兒恭順的低頭說道.

"蜜兒,有些話我想跟你說清楚."納蘭蓉看著蜜兒,神情很是嚴肅,"首先,我救你,並不是要你來報答我.其次,就算你跟了我,你也是自由的.你並不需要聽任何的話,你必須要有自己的主見.我必須要提醒你,這里是青山寨,是土匪窩,我們都是土匪,你留在這里就代表你也是他們當中的一個,你可做好心里准備了?"納蘭蓉頓了頓,決定將納蘭彤之事的真相告訴蜜兒,去留由她自己決定."再則納蘭彤的事,是我們事先知道了納蘭彤的計劃,將計就計將人掉包了,也是我找來大首領的.我之所以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你,是不想你被蒙在鼓里,以後知道了怨我.所以是去是留你自己決定吧.你若是離去,我便給你一筆錢,你自己過活去.若是留下,你以後就是我納蘭蓉的人,有我吃的,自然就有你吃的."

蜜兒聽聞真相後,眸中難掩的震驚,但很快便平複了下來,大公主的事,是她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而她之前也幫著大公主做了不少缺德的事,經曆此劫也是罪有應得.好在上天垂憐,三公主給了她重新做人的機會,她該好好珍惜.

"我選擇留下來."蜜兒這話說的很是堅定.

淺淺看著她眸中的誠懇之色,安心了不少,心中頓時暢快了.

"誰能告訴我,你們再說說啥?"張超聽的是一頭霧水.

"這個你不必知道,一個大老爺們,怎麼這麼愛瞎打聽呢?還不快去把你的傷包紮一下?"淺淺撇了一眼張超,對著蜜兒道:"蜜兒,你去幫他把胡子刮了,給他包紮一下傷口."淺淺看著張超的那一臉的胡子,很是礙眼.

"不要!俺不刮!不刮胡子!"張超捂著那一臉胡子,一蹦三丈遠,一臉的驚恐.

淺淺看著張超那緊張的樣子,挑眉道:"有古怪!"張超越是不讓刮胡子,淺淺就越是想知道他到底有什麼秘密.

于是在蜜兒和百里燁的幫助下,淺淺終于將張超的胡子給替乾淨了.

"你…你你做什麼這麼看著俺?"張超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看著淺淺,結結巴巴的問道.沒有胡子,他總感覺自己好像沒穿衣服一樣.

淺淺看著眼前這個唇紅齒白的大男孩.烏黑的長發被高高的束起,圓圓的臉盤,白皙的肌膚,兩道濃眉渾然天成.一雙清似泉水的眼睛,圓溜溜的瞪著,高挺的鼻梁,紅嘟嘟的嘴唇,萌萌的,可愛的緊.雖然臉上多了一道傷口,但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呆萌的氣質.這哪里是個土匪,他不說話,別人還以為這是誰家的貴公子.

"你你你真的是熊瞎子張超?"淺淺也有些結巴,明顯的不相信.抬手就在張超粉嘟嘟的臉上掐了一把.

張超悶哼了一聲,卻是沒有把淺淺的手打掉,而是很是不好意思的干笑道:"這樣是不是很丑?"

"不丑,好可愛啊!"蜜兒出神的看著他,不自禁的說道,她也好想上去掐掐啊.

百里燁卻是冷了臉,渾身散發著冷意,這樣的場面讓他想到了淺淺第一次看見白虎化成人形的樣子.想著看向張超的眼神越發的冷冽.

迫于強大的壓力,張超抬頭看向百里燁,頓時打了一個冷戰,委屈道:"俺說不刮,你們非要給俺刮.這副鬼樣子,還讓俺怎麼出門?怎麼出去打劫?兄弟們非笑話死俺不可!"

"這樣有什麼不好?我覺得很好看啊!怎麼會出不了門?"蜜兒一臉的迷茫,她覺著這張娃娃臉很可愛呢!

"你懂啥?以前俺這樣出去打劫,人家都當俺在開玩笑,不但不給錢,還…還調戲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張超越說越委屈,想想沒胡子的日子,說多了全是淚啊!

"噗哧!"淺淺沒忍住笑出聲來.看著張超開口道:"以後不用出去打劫了."

"啊?不打劫兄弟喝西北風啊?"張超看著淺淺,一臉的疑惑.

"你們都有手有腳,做什麼不能養活自己?為什麼非要打劫呢?做點營生不好麼?"淺淺開口勸道.搶了她老爹的軍餉,為他解決個匪患算是補償了吧.

"說的容易,咱們不是沒試過,之前兄弟們出去做過工,來過茶寮,飯館,可是最後都經營不下去了.越做越窮啊!"張超略感無奈的說道:"咱們沒有別的本事,就會舞刀弄槍的,也做不了別的營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