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寨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小子是不是揣著明白一趟糊塗?老子問你扒扒扒麼?你特麼打老子,活膩歪啦!給我上!"張超到底是個土匪窩的頭兒,哪里是隨便讓人打的?獨眼青和另外一個土匪一見自己老大被人大了,本來救火大.這時候聽張超這麼一吆喝,提著手中的大刀就砍過去了.

不過這三人哪里是胡萊的對手,淺淺還沒動手,這三人就讓胡萊撂倒了.

胡萊挑眉看著納蘭蓉,開口道:"爺倒是好奇,他只不過跟你對了一個暗語,你如何說他是…流氓?"說實話,百里燁都覺得張超這一巴掌倒是挨的有些莫名其妙.

"暗語?啥暗語?"淺淺狐疑的看著百里燁,然後突然想起這是在古代,詞和字都是它原來的沒意思.難道…

張超一聽,原來這小白臉不知道這是他們土匪之間的暗語,看他不是同行,頓時覺得自己這一巴掌著實挨的冤枉,捂著被百里燁打青的一只眼睛,沒好氣的道:"老子問你'扒扒扒麼?’你若跟老子是一路的,就該回"搶搶搶!"老子再說:你搶啥?你再說:搶你的咋滴!你跟我們不是一路的就不是一句的唄.打我做什麼?"說著這張超竟然還委屈上了,活脫脫像個小媳婦.

這強盜咋還東北味呢?淺淺看著張超那委屈的樣子,倒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開口道:"那個…是個誤會,誤會,哈哈!"回頭對著百里燁道:"你咋不提醒我呢?還綁著人家做什麼?還不給人家松開!"

說這話的時候,百里燁已經用張超他們身上的繩索將他們捆成一團了.

這剛解開繩索,張超就帶著那兩人'噗通’一聲跪下.這一跪將淺淺嚇了一跳,以為張超要報複她,一下向後跳出老遠.

"少俠好彈跳力!"張超跪在地上拱手道.

這一說,百里燁第一次'噗哧’一聲笑出聲來.淺淺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朝著張超尷尬的擺手道:"好說好說.你們這是做什麼?"這忽然就下跪的節奏,還真是嚇她一跳.不過能將百里燁逗笑了,這貨也是個人才.

"不瞞少俠,我青山寨有個規矩,誰能打贏寨主誰就是新寨主.鄙人不才正是青山寨的寨主張超,人送外號:熊瞎子!"張超說著看看百里燁,接著道:"今日這位大俠打贏俺,就是俺們青山寨的新寨主!"

淺淺撇撇嘴,看著百里燁,心道:能打就是好.淨占便宜.

百里燁含笑看著淺淺,開口道:"我是她的護衛,這個寨主還是讓她來做吧."

聞言張超打量著淺淺.這個小白臉一開始就沒出手,也不知道武功咋樣.不過這少俠倒是真聽這小白臉的.只是看這少俠看這小白臉的眼神,倒不像是主子,反而…像是心愛之人.這麼想著張超打了個寒戰,這兩人是短袖吧!

"這可不行!咱們山寨有山寨的規矩!必須要打贏我們老大的人才是新寨主!"張超還沒開口,獨眼青先開口了,看著淺淺提議道:"要不讓這位少俠也跟我們老大比試比試?"

比試你大爺!淺淺想想就來氣!這貨還看不上她!她還偏就要做這個寨主了!

"跟你老大比?"淺淺藐視的眼神打量著張超,開口道:"他還不夠格!我跟他打!"指著百里燁說道:"他都能打贏你們老大了,我打贏他不就證明我比你們老大武功高了麼?"

"沒毛病!沒毛病!"站在獨眼青旁邊的小兄弟笑嘻嘻的開口道.他其實早就想換老大了,這下終于有機會了!

那人這麼一說,張超和獨眼青一想,確實沒毛病,就同意了.

淺淺看著百里燁,對他使眼色,讓他放放水.誰知還沒開始打,百里燁就發話了.

"不用打了,我不是她的對手."這話說的笑盈盈,好像在說他不吃大白菜一樣.

聞言,淺淺得意的看著張超,給了百里燁一個,'你真上道’的眼神.

張超想著,反正這個少俠和那個小白臉,誰當寨主,最後都會聽那個小白臉的,干脆就同意.

"不知二位尊姓大名啊?"張超拱手道.

"在下胡耀."淺淺想著干脆用胡萊的姓氏,因為納蘭一氏在這里太罕有,似乎只有皇室.

狐妖?張超的嘴角抽了抽,看著百里燁道,"這位少俠尊姓大名啊?"

"奧,他叫胡巒馳."淺淺張嘴替胡萊答道.

胡亂吃藥?張超眼角和嘴角一起抽搐,僵著臉開口道:"寨主來的巧,咱們正要干票大買賣."

"什麼大買賣?"淺淺挑眉道.

張超左右看了看,湊近淺淺,人剛靠近淺淺,就被胡萊推了回去.

張超撇撇嘴,果然是斷袖,都是男人,還這麼護著做什麼.于是就那麼站在原地說道:"一會兒會有官差押送軍餉前往邊境,咱們決定劫了它!"

淺淺看向百里燁,這下明白他為什麼會選這兒了.而她不知道,其實這個消息就是出發前百里燁故意透漏給這群山賊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幫忙救蜜兒.淺淺不禁咋舌,跟聰明人一起做事情,果然是省心又省力.

不過有一點是不在百里燁意料范圍內的.他本打算這貨土匪去搶軍餉的時侯,他們趁亂就走蜜兒.沒想到竟然被他們發現了,成了土匪頭兒自然也就更不在他意料之內了.

他們這邊部署好了,那邊官兵押著軍餉也過來了.

"你看這丫頭細皮嫩肉的,就殺了怪可惜的.不如咱們…嘿嘿…"一個官差笑的猥瑣的對著另一個官差道.

"你的意思是?"另一個官差會意的瞅了瞅不遠處山上的林子.

"一會兒咱們將她拉山上去,反正都是要殺了的.不如讓咱們先快活快活!"官差邊說邊色眯眯的盯著蜜兒.

僅一天的功夫,蜜兒已經被折騰慘了,渾身是傷,嘴巴都干裂處好幾道口子,不時滲著血,走路步伐都不穩當,看樣子很是虛弱.

"頭兒!你看!那邊還有個俊俏的小娘兒,搶來給你做壓寨夫人怎麼樣啊?"剛才附和淺淺發那個小土匪,這時候指著蜜兒一臉諂媚的對淺淺說道.

張超惡心巴拉的看了他一眼,早就知道這人是個馬屁精,所以在他做寨主的時候就不待見他.這時候剛換了新寨主,立馬就貼上去拍馬屁.只可惜啊,他沒看出來,這新來的倆老大是斷袖,這馬屁怕是要拍在馬蹄子上嘍!

可誰知淺淺聽了這話,眸光一閃,奸詐的笑容爬上唇角.一拍那人的肩膀,笑道:"好主意!今兒老大我能不能娶上媳婦,就看兄弟們的啦!"這樣一來,連搶人他們都省了.

這話倒是讓張超犯了嘀咕,難道他不是斷袖?只有那個少俠是?不然他怎麼還要娶媳婦呢!算了,不管了.官兵已經到了山下,也容不得他多想.

"為了寨主能娶上媳婦,兄弟們,沖呀!"張超喊著這口號帶著青山寨的兄弟們就沖下去了.

淺淺聽著這口號,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整的好像她很差,娶不上媳婦,要靠搶的一樣.

這邊青山寨的人拿著武器沖下山,那邊官差也是一驚,立馬打起精神,拔刀和土匪們火拼起來.

兩邊勢均力敵,淺淺著很是焦急.不由得站起來,將事先准備的面巾往臉上一蒙,拉著胡萊也加入了其中,當然他們的目標很是明確,就是蜜兒.因著官差的注意力都放在軍餉上,所以淺淺他們很容易便到了蜜兒跟前.

"你們是誰?要做什麼?"蜜兒驚慌的看著眼前的蒙面人問道.

"我們是來救你的!"淺淺開口回道.

"是大公主派你們來的?"蜜兒眸中燃起一抹希望,她就知道,大公主不會那麼狠心的.

淺淺嘴角一抽,這個蜜兒真是傻!這時候還想著納蘭彤會來救她!如果會救她又何必將她折磨成這樣?

"別廢話,先逃走再說!"淺淺沒好氣的開口.胡萊將蜜兒往肩上一抗,他們就打算撤.

"頭兒!你們先走!我們頂著!"這時候張超突然開口.

淺淺看過去,這才發現,不知道從來又冒出來一批官差,一下就將實力拉開,青山寨的弟兄不敵,已經傷了好幾個了.

這時候張超還惦記著讓他們先跑,淺淺向來最受不得別人的恩情.這會兒,讓她丟下他們走,她是萬萬不能的.

"你先帶她走!"對百里燁交代了一句,自己有轉身殺了回去.怎麼說她也是青山寨的寨主,雖然才做了一刻鍾,但既然做了,就不能丟下這幫兄弟.

"頭兒,你怎麼又回來了?"

"既然做了青山寨的寨主,我就不能丟下你們!"淺淺殺了一個官差,和張超背靠背說道.

"哈哈!好!我說頭兒,雖然你這武功不咋滴,但就憑這份膽識,俺熊瞎子就認你是俺青山寨的當家的啦!"如果說剛剛張超是看在百里燁的面子上認了淺淺做寨主,這會兒便是從心里承認了淺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