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授受不親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也是無心之過,女兒求父親看在女兒的面上,能不能從輕處罰蜜兒?"納蘭彤裝作一臉重情重義的模樣看著蜜兒.

"公主…"蜜兒輕喚道.大公主對她還是有情有義的,這時候還肯為她求情.

"那依你之見呢?"納蘭宗挑眉看著納蘭彤.

"依女兒看,不如將她送去邊境充作軍妓!"納蘭彤把心一橫,冷聲說道.如此一來既顯得她大度保住了蜜兒一命.將蜜兒送去邊關,即使蜜兒跟別人說什麼,在那種地方也沒人會信,根本影響不到她.

"不!大公主,你不能這麼對我!"蜜兒突然出聲,不敢置信的看著納蘭彤!什麼大公主對她有情有義,這些鬼話已經蕩然無存!在她看來,讓她去做軍妓,不去一刀殺了她的好!

"大首領!蜜兒只求一死!求大首領殺了奴婢吧!奴婢不要去邊境,不要做軍妓啊!"蜜兒哭著哀求道,充作軍妓的都是罪臣的家眷,都是有罪的女子,在那兒沒人把她們當人看,過得畜生都不如,她甯可死!

淺淺揪心的看著蜜兒,突然覺得有些于心不忍,她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雖說蜜兒是納蘭彤的婢女,也為她做了不少缺德的事,可是這懲罰似乎太過了些.

納蘭宗眼睛眯了眯,開口道:"好,那就依你所言!帶下去!"

"不!大首領開恩吶!大首領!納蘭彤!你不得好死!"蜜兒哭喊著被兩個侍衛拖了下去.

納蘭彤擰眉看著蜜兒,不知是因蜜兒不理解她而困惑,還是對蜜兒詛咒她而感到反感,總之表情不是很好.

納蘭宗盯著納蘭彤看了一會兒,才將目光放在李四海的身上,若有所思的目光,似乎是在考慮該如何處置他.

李四海見納蘭宗看向他,一顆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兒,滿臉委屈的看著納蘭宗開口道:"大首領,您瞧見了,臣是被陷害的呀!都是蜜兒那個賤婢還了臣,請大首領開恩啊!"

淺淺搖搖頭,看向胡萊道:"這個李四海今日怕是難逃一死了.納蘭宗若是想將這事瞞住,他就不能活!"

果然,納蘭宗沉吟了半晌,開口道:"來人!李四海大逆不道,傳統大公主的婢女蜜兒,欲下毒謀害當朝駙馬!拖出去砍了!"

什麼?!李四海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不敢置信的看著納蘭宗,他什麼時候謀害駙馬?那份菜明明是二駙馬的,就算是謀害,也該是二駙馬謀害他啊!更何況這根本就是無中生有啊!

淺淺聞言不禁咋舌,這皇室為了掩蓋丑聞還真是什麼慌都敢扯啊!不過也為納蘭宗的謀略感到佩服.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今夜的事雖說大家可能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但這動靜是鬧出去了.若是不找件事出來給大家一個交代,只怕會傳的更難聽.而今晚牽扯這件事的,除了納蘭彤,還有大殿的大臣,百里鴻飛,禦膳房和侍衛.既然要處理李四海,只能把罪都扣在他頭上了!

"大首領,您不能這麼對待臣啊!"李四海見侍衛進來不甘心的說道.

納蘭宗二話沒說抽出侍衛的劍就將李四海殺了.

"啊!!!"納蘭彤和大夫人驚恐的抱在一起,大夫人將納蘭彤按在懷里.

"拖出去!"納蘭宗冷聲吩咐道.本是想將他斬首,但夜長夢多,只有他親手解決掉,才放心.

待侍衛將李四海的尸體拖出去後,納蘭宗再次看向納蘭彤.審視了一會兒,沒有說話,轉身便走了.

"母親!父親他?"納蘭彤見納蘭宗沒有安慰她幾句就走了,有些不滿的看著大夫人問道.

"你這丫頭到底想做什麼?"大夫人這時候也不似剛才那般護著她了,看著她滿是警告的眼神道:"你當真以為你父親如此好糊弄?你連我都騙不過,怎麼能瞞過你父親?方才不過是你父親為了保全你做的一出戲,他殺了李四海,處置了蜜兒,不過是為了堵住別人的嘴!"

蜜兒這丫頭她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若說是彤兒指使她去下藥還有可能,可若是她自己因為喜歡百里鴻飛跑去做這種糊塗事,那是斷然不可能的!再者還有陸麼麼作證,陸麼麼是跟她從小一起長大的,她的為人,她自然信的過.這事八成是彤兒自己弄巧成拙了.

而被大夫人'信得過’的陸麼麼,也就是歐陽景天,此時兩眼四處瞟著,正在尋找百里燁和淺淺的藏身處,絲毫沒有將那對母女當回事.

納蘭彤怔愣的看著大夫人,原來她誰也沒瞞住.毀了自己的清白還犧牲了蜜兒,她只落的如此下場,想著便哭出聲來:"母親,我…"

到底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大夫人此時已不似方才那般疾言厲色,臉色滿是心疼,將納蘭彤攔在懷里,開口道:"彤兒,有些人不是你的就不要去想,你是咱們族里最優秀的公主,有大把的好男兒等著你去挑選.而且你要記住自己的身份.你是公主,就有自己的使命.切莫再如此胡作非為了,懂嗎?"

納蘭彤窩在大夫人的懷中,沒有出聲,卻是點了點頭.

"今夜就讓陸麼麼留下來照顧你,你好生待著,我去瞧瞧你父親."大夫人說著看向陸麼麼.開口道:"陸麼麼,你留下來伺候大公主,你也是看著彤兒長大的,好好開導開導她."

歐陽景天頓時懵逼了,呆愣愣的看著大夫人,開導納蘭彤?他能開導她啥?開導她男女之事看開點?他只知道有句話叫:男女授受不親!

"陸麼麼?"大夫人見歐陽景天沒應她,便又喚了一聲.

"啊?呃,是!老奴知道了."這時候總不能說不行吧?歐陽景天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今晚關于納蘭彤的鬧劇算是過去了,可是淺淺卻並不覺得開心.回去的路上總覺得心里悶悶的.對于蜜兒,她是覺得有愧的.也許她該想個法子救救蜜兒.

"夫君."大夫人回到屋里,就見納蘭宗坐在桌旁,顯然是在等她.

納蘭宗看了她一眼,開口道:"這事你怎麼看?"

大夫人歎了口氣,說道:"依妾身看,這事是彤兒那丫頭搞出來的,蜜兒只不過是替她受過罷了.都怪我這個做娘平日里關心她關心的太少了,竟然不知道她對百里鴻飛還存了那份心思."

納蘭宗挑眉看著她,道:"你倒是看的明白."

"那夫君打算將彤兒如何?"這才是大夫人回來的真正目的,她這個夫君是個什麼樣的人,說實話,她其實也不清楚.就好像娶了納蘭沁的娘回來就沒理過人家,只是新婚那夜喝醉了,去了一次,有了納蘭沁.伺候全當是個擺設,或者根本沒這個人.既然不喜歡,他娶回家做什麼?又沒人逼他.所以對于納蘭彤的事,她還是親自問過才會放心.

"唉!夫人吶.彤兒也是孤的女兒,你當真以為孤會絕了她的生路?"納蘭宗這話說的倒不似之前那般生氣了,倒多了一些作為父親的惆悵.接著道:"就讓她閉門思過些日子,不准任何人探望!"

聞言,大夫人松了口氣,這倒也不算什麼懲罰,讓她禁足對她也是好的.

"只是蜜兒那丫頭?"說起蜜兒,大夫人想著將她送到軍營著實有些殘忍了.

"殺了吧!"對于蜜兒,納蘭宗是一定要殺的,殺人滅口!

大夫人點了點頭,即使不舍,為了彤兒,這也是勢在必行的事.

這邊大夫人安心了,另一邊歐陽景天可鬧心了.

納蘭彤的屋子里,納蘭彤獨坐在梳妝台前,歐陽景天現在門旁,兩人都不說話,這氣氛很是尷尬.雖說歐陽景天現在是和半老徐娘的嬤嬤,可他內心是個男人啊!這尼瑪還真矛盾.

"那個…大公主,老奴去給你打盆水,您梳洗一下吧."歐陽景天說完,不待納蘭彤有反應,自己轉身就出去了,他感覺自己再不出來透透氣,這尷尬的氣氛能讓他窒息.

打了一盆水後,歐陽景天硬著頭皮走進去了.

一推門,就見納蘭彤脫的只著中衣了.歐陽景天頓時愣在原地,臉'騰’的一下就紅了,張著嘴半天沒說出來話.因為在隴南他尚未成親,也不去青樓那些地方,所以極少有機會見到女子在他年前寬衣解帶.這會兒自然有些不知所措.

"陸麼麼?"

"陸麼麼!"

直到納蘭彤喚他,他才反應過來,趕緊將水盆端了過去.放下水盆,立馬就背過身去,身體僵硬的站在那兒.

因著納蘭彤此時心情頗為不好,所以也無心留著他的這些反常舉動.或者說就是察覺了,納蘭彤也是沒心思搭理的.

納蘭彤將擦完臉的毛巾往盆沿上一擱,拉起歐陽景天的手就往床邊走.

歐陽景天一驚,沒料到納蘭彤會突然來抓他的手,嚇得立馬將手抽了回來,瞪著眼珠子,用一只手握著另一只手,警惕的看著納蘭彤道:"大公主這是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