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據
g,更新快,無彈窗,!

胡萊那張臉一僵,瞥向淺淺,危險的語氣開口道:"要不爺弄點嘗嘗?讓你也見識見識也服用過合歡散後的樣子."

說道後來,已經變成百里燁笑的不懷好意,挑眉看著淺淺.而淺淺的臉色僵了僵,不怎麼好看了.

淺淺想著自己三天不能下床的慘樣兒,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後,嬉皮笑臉的開口道:"不必了!不必了!那玩意兒你用不到!"

說話間,歐陽景天端著"證據"進來了.他還特意在門口逗留了一會兒,免的納蘭宗起疑.

納蘭彤看著那盤子上的"證據"不禁眼皮跳了跳,如果這是給百里鴻飛的那份飯食,里面必定有合歡散,她們是跑不掉的.可是她這個人向來沉得住氣,不到最後一刻她是不會承認的.

"大首領,這就去李大人食用過的那份飯食."陸麼麼面無表情的將"證據"拿到納蘭宗跟前.

納蘭宗撇了一眼,開口道:"李四海,瞧瞧這可是你吃過的?"

聞言,李四海抬頭瞅了瞅那份飯食,頓時傻眼了.這殘羹剩飯的他能哪能認出來來啊?誰吃完了還去記住自己吃剩下的飯長啥模樣啊?看看納蘭宗那張閻王般的臉,他又不好說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只得點頭道:"是!是臣吃剩下的!"

"噗!"暗處淺淺笑出了聲,這個李四海也是個人才啊!

"夫人,你過來驗驗里面是否有合歡散."納蘭宗開口道.

大夫人從前是學過些醫術的,所以這點事情還難不倒她.

"是,夫君."大夫人點頭道.擔憂的看了看納蘭彤.

納蘭彤接觸的大夫人的眼神,立馬就變成了哀求.希望母親不要揭穿她!

可納蘭宗哪里是那麼好糊弄的?大夫人每做一步,他都瞧的仔細.就是大夫人相瞞也瞞不住.

試到最後一步,大夫人頓了頓,她是真的怕里面有合歡散啊!拿著藥丸的手顫了顫,看著納蘭宗,一時不知道是試還是不試.這是她剛剛制成的藥丸.如果放進飯食里,藥丸變成了藍色,則說明沒有合歡散,若是變成了紅色,那就是有.

"看著孤做什麼?還不快試?"納蘭宗催促道.

大夫人又看了一眼納蘭彤,極不情願的將藥丸放了進去.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那藥丸,李四海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紅了!變紅了!大首領它變紅了!哈哈!證明我沒說謊!"李四海興奮的差點蹦起來.

淺淺很是無語的看著他,這李四海也是心大,這有什麼好高興的?左右他都逃不過一死,難得還能笑出來,當真是個人才.

納蘭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方才想起來自己還是個罪人,瞬間蔫了下去,跪在那聳拉著腦袋.

納蘭彤的臉色極為難看,腦袋里飛速的想著各種可以推脫的借口.

納蘭宗陰森的眸子掃向蜜兒,冷聲道:"你最後能給孤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孤定將你滿門斬首!"

這話讓蜜兒整個人都慌了,她敢怎麼辦?她不能連累爹娘還有弟弟啊!

"父親,蜜兒她也是太愛慕二駙馬…"

"孤想聽她說!"納蘭宗打斷納蘭彤的話,嚴厲的眼神瞪向納蘭彤.

大夫人也是擰眉朝納蘭彤使眼色,讓她不要再說話了.

納蘭彤看了看大夫人,只得訕訕閉嘴,扭頭看向蜜兒,朝她使眼色,希望她能明白自己剛剛那話的意思,將這罪名自己擔下來.

蜜兒有些絕望的看著納蘭彤,她沒想到自己跟了大公主這麼多年,這時候大公主竟然要她來頂罪.也許上天讓她留在大公主身邊就是為了這一天,這就是她的命!

蜜兒深吸了一口氣,好像下了決心一般,再看向納蘭宗時,已不似剛才那般害怕,開口道:"回大首領的話,合歡散是奴婢下的.奴婢愛慕二駙馬.所以才去禦膳房將二駙馬的飯食單獨盛出來,將合歡散擱到里面,再給二駙馬送去.想將二駙馬神不知鬼不覺的抬到奴婢的房中.只是沒想到陰差陽錯,將李大人綁了來,還發生了如此…荒唐的事.奴婢該死!"蜜兒說著額頭扣在地上,行了一個大禮.

"啪!"蜜兒的頭剛抬起來就迎來一巴掌.大夫人怒不可遏的瞪著蜜兒,雙目通紅,冷笑聲音中帶著恨意道:"荒唐的事?你說的輕松!你可知道就是因為你,毀了本夫人的女兒!"

大夫人這一巴掌可是真真兒的下了狠手,蜜兒的嘴角立馬滲出血跡,頭上的發髻都歪了,她感覺自己的頭都暈乎乎的.可是愣是一聲沒吭,只是跪在那.

納蘭彤看著蜜兒被打,卻是沒有吭聲.只是在心里分析著自己該怎麼做.這時候她該表現處自己對蜜兒的恨,父親才不會懷疑,可是蜜兒畢竟從小跟著自己一起長大,她若是善良救不該恨蜜兒,所以這兩兩矛盾的情況她選擇沉默是最好的.

"嘖嘖嘖,這個蜜兒倒是有情有義,只可惜很錯了主子,落的紅顏薄命的下場."暗處,淺淺看的頗為不忍的感歎道.

"也許她這叫置之死地而後生."百里燁噙著笑開口道.

淺淺回頭挑眉看著他,很顯然他是話里有話.

大夫人抬手還要再打,納蘭宗卻是發話了."住手!孤還有問題沒問清楚."

大夫人聞言,不甘心的收回手,瞪著蜜兒的眼神似要將她千刀萬剮一般.

"孤問你."納蘭宗看向蜜兒.接著道:"你是否還有同謀?是誰?"

同謀?!納蘭彤心口一滯,父親這是懷疑她了嗎?不!納蘭彤,你要穩住!父親這是在詐蜜兒,我不能慌!納蘭彤在心理自我安慰道.

然後看向蜜兒,眼神示意她,不要承認她有同謀!

"是!奴婢有同謀!"蜜兒看見了納蘭彤的示意,卻還是承認了.因為她知道,若是她說沒有,大首領也是不會信的.憑她自己的力量是絕對不可能將百里鴻飛或者李四海弄到大公主的房間,而且她也不會認錯他們!

"奴婢從外頭找了幾個人進來,打扮成下人的模樣,守在大殿外頭.想等二駙馬出來時,將他綁到奴婢房中.可是這幾個人不認識二駙馬,所以綁錯了.綁成了李大人.他們也不曉得奴婢的房間在哪,結果送進了大公主的房間,還將大公主敲暈了."蜜兒有條不紊的陳述著.

"你這個賤婢,敢如此陷害本官和大公主!簡直該死!"李四海十分的火大,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賤人,他現在如何會這樣?他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啊!

"放肆!"納蘭宗冷嗤道:"孤還沒治你的罪,你最後給孤安靜點!"

李四海立馬蔫了,趕緊開口道:"是臣越矩了,大首領息怒!"

納蘭宗沒有再搭理李四海,只是濃眉深深的蹙起,似是在考量蜜兒這話的可信度.

雖然她極力的將事情合理化,可是還是有紕漏.納蘭宗到底是一國之君,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納蘭彤說自己被人敲暈,扒了衣服扔到床1上,這一點似乎解釋不通.但納蘭宗卻不想深究了.

一則,這是家丑,更是他納蘭宗恥辱!二則,納蘭彤還是個未出嫁的姑娘,又是公主,宣揚出去對她的名聲不好.以後誰還敢娶她?更別說為他鞏固地位.所以這事不能張揚.

"既然這奴婢認了罪,就拉下去收監,明日處以極刑!"納蘭宗眯著眸道.

"夫君罪證確鑿,還收監做什麼?直接拉出去抽筋扒皮才好!"大夫人咬牙切齒的說.然後看向納蘭彤,神色一變,戚戚然的撲到納蘭彤身邊,將她一把拉到懷里,心疼道:"我可憐的彤兒啊!嗚嗚…"

蜜兒早就知道自己難逃一死,所以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備,這時候也是冷靜的狠.她不求大首領能給她個痛快的死法.只求大公主能念在她們主仆一場,在她死後,能幫她招撫一下家里人.

正想著,兩個侍衛進來,拉起蜜兒就准備拖出去.蜜兒方才有了反應.看向納蘭彤,哭著道:"公主,蜜兒自知罪孽深重,不可饒恕.但是請大公主念在蜜兒伺候公主這些年的份上,在蜜兒死後,能幫蜜兒招撫一下爹娘和弟弟.蜜兒謝謝您!"蜜兒哭著納蘭彤磕了一個頭,也算是臨終遺言了!

"你這個賤婢!如此害我彤兒,還妄想她替你盡孝?!我呸!不殺你滿門已是網開一面,真是癡人說夢!"大夫人憤憤的說道.

納蘭彤沒有開口,只是悄悄瞥了眼納蘭宗,見他正眯眼打量這自個兒.納蘭彤心里一顫.方才想起自己遭此劫難,表現的實在太過平靜,著實惹人懷疑.

"慢著!"納蘭彤抬頭看著蜜兒,然後再看向納蘭宗,開口道:"父親,蜜兒她自小與我一同長大,雖是婢女,但同女兒情意深厚堪比姐妹,這次她害女兒…失了身…"說到這,納蘭彤擠出幾滴眼淚,看的大夫人直呼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