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彤的辯解
g,更新快,無彈窗,!

看著陸麼麼走遠的身影,納蘭彤心里一緊,將禦膳房的人喚來一問,她派蜜兒去下藥的事就會敗露,如此一來百里鴻飛也會牽扯進來.若是讓父親知道,她本來是要同百里鴻飛歡好,只怕會比現在更生氣!這可怎麼辦?

納蘭彤想的到,淺淺自然也想的到.納蘭宗若是命人去尋百里鴻飛撲個空,事情就更說不清了,想朝百里燁使了個眼色,讓他將百里鴻飛送回去.回頭間卻是發現百里鴻飛已經不見了.都怪自己剛才看的太入迷,竟然都沒有發現他不見了.詢問的眼神看向百里燁.百里燁自然比淺淺想的更深遠,所以在納蘭宗剛到的時候,他就將人送回去了,並好好的囑咐了一番.

沒一會兒,歐陽景天帶著禦膳房的廚娘回來了.

"老奴張氏參見大首領和大夫人大公主."廚娘跪在在地上將頭低下道.

"嗯,你在禦膳房負責何事?"納蘭宗這時候已經坐下了.為不將此等丑事傳出去,納蘭彤和李四海已經站起來,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不敢吭聲.

"回大首領的話,老奴是禦膳房管事的."張氏跪在地上回道.不明白大首領喚她來是何事,路上問陸麼麼,她也不吭聲,只說到了就知道了.

"今夜給大人們的飯食可是你們負責准備的?"納蘭宗不動聲色的問著.

"回大首領的話,是照著您的吩咐准備的."張氏不明所以的回道,心里嘀咕著:難道是給大人們的飯食出了問題?不可能啊!她都親自盯著也事先嘗過了,沒問題啊!

"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還是有什麼禦膳房以外的人進去過?"納蘭宗自然曉得不會是禦膳房的人動的手腳,他們還沒那個膽子.

"這個…沒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啊.至于人嘛…"張氏一邊回憶著一邊說道.然後瞟見蜜兒方才想起來道:"期間陸麼麼來給大夫人取過燕窩粥,不過拿上燕窩就走了.還有大公主身邊的蜜兒,說是給二駙馬的飯食要單獨盛出來一份,她親自送去."

聞言納蘭宗瞪向蜜兒,蜜兒渾身一陣,頭有種眩暈的感覺.

"你下去吧."納蘭宗對張氏吩咐道.很明顯他是想將事情壓下來,並不想讓更多的人知曉,畢竟是家丑!

"是!老奴告退!"張氏麻利的起身退了出去."真是奇了怪了,大半夜的不睡覺都在大公主的院子里做什麼?害老娘擔驚受怕了半天."出了納蘭彤的院子,張氏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她還有以為自己犯了多大的錯呢!

納蘭宗沒想到這事竟然還牽扯上了他最看不順眼的百里鴻飛.冷冷的撇了一眼納蘭彤,開口道:"說說吧,給二駙馬的飯食又是怎麼回事?"

"回父親,這事女兒不曉得啊!"納蘭彤趕緊跪下否認道.這事沒人證明是她讓蜜兒做的,只要她打死不承認,父親也不能給她強加上這罪名!

"你來說!怎麼回事?"納蘭宗掃向蜜兒.

蜜兒渾身一顫,開口道:"大首領饒命!大首領饒命啊!是…"

"父親,許是蜜兒對二駙馬芳心暗許,所以特意囑咐廚房將飯食單獨盛出來,她親自送去,借此機會來接近二駙馬的.蜜兒!是不是如此?"納蘭彤生怕蜜兒道出實情,便將這帽子扣在了蜜兒的頭上.

暗處的淺淺撇撇嘴,不恥道:"這納蘭彤編瞎話還真是把好手,這是要把罪名全推給蜜兒那丫頭啊!"

這樣一來,即使納蘭彤與李四海做了苟且之事,也成了被蜜兒算計百里鴻飛時不小心陰錯陽差弄錯的受害者了.頂多就是砍了那李四海,而納蘭彤根本受不到什麼重罰.

"咦?人呢?"等了許久都沒聽見百里燁的回答,淺淺不由的回頭瞧了瞧,卻是沒看見百里燁的身影,也不曉得又跑去哪了.

蜜兒有些震驚的看著納蘭彤,納蘭彤正對著她使眼色,打暗示.

"回大首領,正如大公主若說,奴婢愛慕二駙馬,所以才對他特別照顧的."蜜兒低頭道.她從小便跟著公主,雖然大公主待她不及三公主待紅葉那麼親近,但大公主待她也是寬厚的,作為大公主身邊的大丫頭,她自然也要擔著這些.

聞言,納蘭宗雖是不全信,但臉色總是好看了些,想到不是跟百里鴻飛發生點什麼,他這心里便稍稍舒坦了些.冷冷的看著跪在一旁的李四海.冷聲道:"李四海,你可知罪?還有什麼要說的!"

"大首領,臣知罪!臣知罪!"李四海趕緊磕頭道:"但這真的不是臣的本意啊!是有人陷害微臣啊!"李四海帶著哭腔道,表情突然一變,像是想了重要的事情,看了眼蜜兒後,對著納蘭宗道:"大首領,微臣記起來了!微臣是吃了二駙馬的那份飯食後才不舒服的!是的!是吃了那飯食後才會如此的!大首領明察啊!"

"一派胡言!飯食在場的官員每人一份!你如何吃的二駙馬的飯食?"納蘭宗挑眉看著李四海,開口質疑道.

"大首領息怒!微臣不敢胡說啊!飯食是一個大人一份的,但微臣想著二駙馬是皇親國戚,總歸是與咱們不同的,這伙食定然也不一樣,就與二駙馬換了來吃.微臣句句屬實,絕無虛言啊!"結果他換了來才發現,飯食都是一樣的,也就懶得再換回去,就那麼吃了.如果他知道會出這檔子事,他打死都不能換啊!這可真是要了他的命嘍!

李四海的這話又將矛頭指向了蜜兒和百里鴻飛.納蘭宗頓時氣結,對百里鴻飛越發的憎惡!看著蜜兒的眼神越發的冷冽."你最好給孤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孤立馬誅你九族!"

"奴婢…奴婢"蜜兒的腦袋里一片混亂,哪里解釋的出?求救的眼神看向納蘭彤.

"李大人,你如何斷定蜜兒給二駙馬的飯食里就有問題了?證據何在?"納蘭彤瞪著一雙杏眸死死的盯著李四海,恨不得將他抽筋扒皮!如果不是他,她如何會這般難看!失身于他!

聞言,納蘭宗挑眉看向李四海.等著他說出個所以然來.

"證據?"李四海有一瞬的懵逼,是不是有合歡散他吃過便知道了,哪來什麼證據?

"大首領,微臣所言句句是真的啊!微臣確實是誤食了合歡散,不然借微臣一百個膽子,微臣也是不敢…不敢上大公主的床榻的啊!"李四海說著略顯難為情的瞟了一眼納蘭彤.

這一眼更是讓納蘭彤恨牙癢癢.冷聲道:"就算李大人你誤食了合歡散,又如何說是因為蜜兒送去的飯食有問題?許是你胡亂吃了別的東西呢!"

"這個…大首領明鑒啊!微臣從進大殿到現在,確確實實只吃了二駙馬的那份飯食啊!並無吃其他的,連水都不曾喝一口啊!"李四海簡直快被納蘭彤給逼哭了,這要他如何證明啊?

"對了!那飯食微臣還沒吃完,大首領可以派人去查的!"李四海趕緊補充道.

"這個…夫君,這個時辰,飯食怕是早就被禦膳房給收回去了吧."大夫人開口提醒道.心里也是對這個糟蹋她女兒的李四海恨透了.

"陸麼麼!去找!務必給孤將那份飯食找回來!"納蘭宗冷著臉道.

陸麼麼領命便去了.心里卻是腹誹道:務必給你找到?去那兒找啊?估計那飯食這會兒都倒進泔水桶了,總不能讓他將泔水桶抱來吧?臭死了!

正抱怨著,就瞧見路邊放著一份殘羹剩飯,旁邊還附著一張紙條:李四海的飯食.不用謝!請叫爺燁公子!

歐陽景天一見那落款,瞬間變了臉,像甩瘟疫般將那紙條甩出去.一想,不能被人瞧見了,又悻悻的走過去,將紙條撿起來.惡心巴拉的收進了衣袖.

"如何了?"胡萊的聲音突然在淺淺耳畔想炸.

嚇的淺淺一個趔趄,差點叫出聲來.虎著一張臉責備道:"你這神出鬼沒的是要把鬼逼的失業麼?"

百里燁嘴角抽了抽,雖然不知道'失業’是什麼,但大體意思他是懂了.

"納蘭宗讓歐陽景天去拿李四海吃的那份飯食了,也不知道他找不找得到?"淺淺略顯擔憂的道.找得到最好,能給納蘭彤增加點麻煩,當然,找不到也沒什麼.反正他們的目的是救百里鴻飛,教訓這個納蘭彤也是順手,教訓了就是了,至于這個教訓慘痛不慘痛,那也得看納蘭宗的了.

"爺早就為他准備好了!"百里燁唇角微勾,輕聲道.

"你早就知道他會要那飯食?"淺淺驚奇的看著他,這貨的腦子果然跟人類不一樣!

百里燁搖搖頭道:"那飯食現在去,自然早就沒了.爺只不過是重新給他做了一份罷了."確實,他去找的那功夫不如再做一份'證據’了,只要在里面加入點合歡散就是了.

說起合歡散,淺淺不禁想起百里燁讓她三天下不了床的事.不懷好意的眼神飄向他,"你是不是也服用過合歡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