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彤的算計
g,更新快,無彈窗,!

淺淺頗為不同意的看著納蘭沁,自這些日子相處以來,她就是覺得納蘭沁太過柔弱,處處為別人著想,才會讓自己落得這般境遇!今兒她必須好好教教她,什麼叫人善被人欺!

"二姐,納蘭彤對二姐夫心懷不軌你知道麼?"

聞言,納蘭沁神色暗了暗,道:"自是知道."

"那你就任由她對二姐夫存著那種心思,接近二姐夫?你就不怕二姐夫被她搶了去?你要知道女追男隔層紗!"淺淺有些不可置信額度看著納蘭沁.

納蘭沁歎了口氣,道:"鴻飛的人品我自是信的過的.只是我如今被關在這院子里,出不去,外面怎樣,我哪里曉得?我這身子是一天重過一天.實在操不得那個心."

這話納蘭沁說的頗為無奈,在這里生活,寄人籬下,自然處處受限制,更何況他們的孩子即將出世,為了孩子,他們也只能夾著尾巴做人.

淺淺搖了搖頭,道:"如果有機會讓你們離開這里,沒有人追捕你們,你們去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你們的地方生活,你可願意?"淺淺覺得倒不如趁機探探她的口風,看他們是否願意離開.

淺淺的這想法,對于納蘭沁來說,根本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曾經他們不是沒有逃走過,可結果還不是被父親捉了回來,那時候鴻飛還有武功,現在鴻飛武功廢了,她有懷著孩子,走?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雖是這麼想,但納蘭沁還是開口道:"如果真如三妹所言,那固然好.可是這是不可能的!"

"只要你想,就可以!"淺淺篤定道.

"真的可以離開這里?重新開始生活?"納蘭沁的眸中第一次有了亮光.

"沁兒你願意同我離開這里嗎?"門外突然響起了百里鴻飛的聲音.身後跟著一同而來的胡萊.

他其實早就看見納蘭彤和百里鴻飛在說話,卻故意沒有出現.若想讓這夫妻二人離開,就一定要給他們一個必須離開理由.所以他等到納蘭彤將話說了,百里鴻飛沒辦法應對的時候才出現.

"鴻飛,你說什麼?"納蘭沁有些迷茫的看著百里鴻飛.他也想離開嗎?

百里鴻飛其實很早就有離開的念頭,雖說為了愛情他犧牲了自己的一身武藝,他不後悔!可他畢竟是個男人,每日里遭人白眼,他接觸的人雖說面上不與他爭執,可都在背後戳他的脊梁骨,他是知道的,活的如此窩囊,如果不是因為沁兒,他是死都不會受這份屈辱的.今日加之納蘭彤的話,讓他看見了潛在的危險,納蘭彤不是個心胸豁達之人,必定會找機會報複于他.他不想沁兒和他們即將出世的孩子有什麼閃失.所以,他們必須走!

"我說我們離開這里!你可願意隨我離開?"百里鴻飛看著納蘭沁,眼中是詢問.

納蘭沁輕輕一笑,開口道:"你去哪我便去哪."這話說的輕柔,卻似莆草般堅韌.

"路上我已經同三駙馬說了計劃,咱們再來詳細說說."胡萊說著將門窗都關上.

四人開始細細探討起來.淺淺對于百里燁的辦事效率很是贊賞,剛剛指定好計劃,他就說道百里鴻飛離開了.

"你是怎麼說動你老祖宗的?"回去的路上淺淺很是好奇的問著百里燁.

百里燁回頭,斜眼看著淺淺,對于"老祖宗"這個詞顯然不感冒.

淺淺訕訕一笑,改口道:"我的意思是你是怎麼說動百里鴻飛的?"

"這還要感謝你那個好大姐.若非她推波助瀾,怕是百里鴻飛還下不了這個決心."

"納蘭彤?她又出什麼幺蛾子了?"提起納蘭彤淺淺滿是嫌棄.

百里燁挑眉看著淺淺,扯了個神秘的笑容,扭頭走了.

"哎!我這個暴脾氣!你給我站住!吊我胃口是吧!"

……

距納蘭彤告白百里鴻飛一事已過去月余,最近大家都在為納蘭蓉和胡萊的大婚做准備.一個是公主,一個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將軍之子,這婚事自然馬虎不得.也自從那日之後,百里鴻飛每每遇到納蘭彤都是繞道走.對此納蘭彤很是不開心.越是這樣她就越想得到百里鴻飛!

近日百里鴻飛和幾個負責場地儀式的大人商量婚禮的事宜會商量到很晚.

納蘭彤聽到蜜兒稟報的這個消息時,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這天夜里廚房可是熱鬧,好些人圍在灶前忙活.

"大夫人的燕窩好了麼?"陸麼麼一進廚房就見著好些人.

"陸麼麼!"廚娘們給陸麼麼見禮.陸麼麼是大夫人陪嫁帶過來身邊親近之人,如今又是三公主的救命恩人,自然是他們巴結的對象.

"你們這大半夜的是忙什麼呢?"陸麼麼擰眉看著他們.

"哦,大人們為了三公主和胡家二公子的婚事日夜操勞,大首領讓我們備些吃食送過去,莫要累壞了諸位大人."一個廚娘端著燕窩交給她,"陸麼麼,這是大夫人的燕窩.小的給您也備了一份,給您放灶上溫著,您得空就來吃."

陸麼麼點點頭,端著燕窩轉身要出去,一回身就見著大公主身邊伺候的蜜兒.

"陸麼麼!"蜜兒一見陸麼麼,有一絲的心虛,立馬掩了下去,低頭給她請安.

"嗯."陸麼麼應了一聲,也沒想多跟她說什麼,畢竟她現在是歐陽景天,也不是會多嘴問她什麼人.

蜜兒見陸麼麼不問她什麼,只是抬腳走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進了廚房就開口道:"大家麻利點!幾位大人都等著呢!二駙馬的那份要單獨盛出來.知道麼?"

陸麼麼的步子頓了頓,將手里的燕窩交給身旁的婢女,開口道:"我肚子不太舒服,你先給大夫人送過去."

那婢女接過盤子,看著她朝茅廁狂奔的身影,偷偷笑了笑轉身就走了.

陸麼麼朝茅廁的方向走著的步子突然轉了個方向朝著三公主的院子去了.給大人們備吃的沒有問題,但納蘭彤的侍女去准備就有問題了!

"這個納蘭彤又出來作妖!"淺淺一拍桌子很是氣憤的說道.

"納蘭彤定是針對百里鴻飛的,咱們怎麼辦?"歐陽景天看著淺淺道.

淺淺思忖了半晌,突然一扯唇角,狡黠的一笑,"咱們將計就計!"

"你…"歐陽景天看著這笑容感覺有些發毛又覺得有些熟悉,這笑容很像一個人……百里燁.他竟然覺得淺淺像百里燁?!不可能!

"我怎麼了?"淺淺胡疑的看著若有所思的歐陽景天.

"沒…沒什麼?怎麼個將計就計法?"歐陽景天來不及細想,趕緊扯開話題問道.

"嗯…你現在是咱們當中唯一不被納蘭彤列為防備對象的人.就由你去通知百里鴻飛,讓他萬事小心!我嘛,想讓人把百里燁叫來,多個人多個幫手."

"叫…叫百里燁做什麼?"剛剛還一臉平靜的歐陽景天,一聽見要叫百里燁瞬間炸毛了.

"你怎麼那麼激動?"淺淺瞪著眸子十分的不理解.叫百里燁不是很正常嗎?這里只有他們三個人來自一個地方,不找百里燁要找誰?

歐陽景天也發覺自己有些失態,緩了緩情緒道:"我的意思是百里燁一肚子餿主意,找他來萬一惹出麻煩,不好收場."

"就是因為他一肚子壞水才叫他來啊!"說著淺淺笑的越發陰測測的,像極了不懷好意時的百里燁.

歐陽景天看著淺淺想著百里燁,心里頓時慌了,自己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我…我先去通知百里鴻飛!"說著歐陽景天奪門而去.

"搞什麼?有這麼著急嗎?嗯!確實挺急的."淺淺自言自語的說著,打發人去尋百里燁了.

殿外,蜜兒端著一份飯食交給來送吃食的婢女,說道:"這是給二駙馬的,你一定要親自交給二駙馬.大公主喚我,我著急回去,你記得交給二駙馬,只管給他,旁的不要多說!"

那婢女怯怯的接過盤子,也不敢多問,就進去了.

婢女將飯食放到百里鴻飛的面前便退下,見百里鴻飛沒有起疑也沒有多問,蜜兒得意的一笑,便回去複命了.

"很好!"納蘭彤笑的的一臉陰冷.接著道:"去殿外守著,只要他一出來,就將他綁了來!"

"公主,"蜜兒有些猶豫,"萬一被人發現了可如何是好?"

"笨蛋!這都要本公主教麼?"納蘭彤沒好氣的道:"讓他們打扮成刺客的樣子伺機而動,你躲在暗處,萬一被人發現,就說他們是刺客,與你何干?"

蜜兒點點頭,轉身去准備,沒走幾步又回過頭來.開口道:"公主,您貌美有才,是天之驕女.咱們族里多少好男兒,為何一定要百里鴻飛不可呢?"在她心里,大公主樣樣出眾,是三個公主里最美的,她實在不想看著公主為了一個不愛她的男人如此冒險,這一步一旦邁出就收不回來了!

納蘭彤神情一怔,有些感傷,似是在跟蜜兒說話,又似是自言自語,"有些感情你是不會懂的."轉而像是清醒了過來,厲聲道:"廢什麼話!還不快去!"

蜜兒垂下頭,轉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