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彤的告白
g,更新快,無彈窗,!

淺淺聞言點點,表示他說的有道理,而後頗為頭疼的說道:"可是如果是這樣,想這種場合納蘭宗隨時都可以以各種名目舉辦,想弄死百里鴻飛有太多機會了.這兩次有百里燁替他扛了.那以後呢?總不能一直這樣吧?"

歐陽景天一時也想不出辦法,兩人齊齊的看向百里燁.百里燁喝了一口茶後,方才開口道:"還發生的總會發生,爺突然參透了一個道理.咱們現在做的其實也是他們命運的一部分.若是百里鴻飛死了,後世又何來的百里一家?"

淺淺怔愣了片刻後,方才醒悟,對啊!這麼說他們就百里鴻飛,這其實是他們的命運,也就是說,這是順應天道,並不是什麼逆天.如果百里鴻飛真的死了,那後來又怎麼會有百里世家?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到底該怎麼救呢?"即使知道他們救百里鴻飛是上天注定的,可是還是一籌莫展啊.

"這個麼?"百里燁一手扣著桌子,思忖道:"既然納蘭宗那麼想殺百里鴻飛,那就如他的願,咱們可以…"

淺淺和歐陽景天同時湊過去,三人商量了許久,直到四更天才散了.

另一邊,白虎扛著軒轅浚回到客棧,在眾人詫異的眼光中將他往床1上一扔,拍拍手道:"吃那麼多,重死了!"

"表哥!"王馨兒緊張的撲到床前,看著軒轅浚蒼白的臉色和唇角的血跡後,更是慌了,邊哭邊喚道:"表哥,你醒醒啊!你不要扔下馨兒!表哥…"

白虎被王馨兒的哭聲震的腦仁疼,拍了拍自個兒的腦袋後,對著王馨兒道:"別哭了,姑奶奶!他還沒死呢!你再把他給哭死嘍!你有哭的功夫還是趕緊去給他找個大夫吧!"

王馨兒的哭聲戛然而止,怔愣了三秒鍾後爬起來就沖出了房門,找大夫,對!她得給表哥找大夫!這些人,等表哥好了再跟他們算賬!

"你怎麼回來了?主人呢!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還有慕容家主呢?"青龍看著白虎,臉色不是很好看.他們都回來了,只有白虎跟著尊主,這會兒不留在尊主身邊,跑回來做什麼?

聞言,白虎的臉瞬間垮了下來,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你說你讓尊主自己進幻境?"青龍鐵青著臉問道.

"你說尊主若是就不回白澤的主人就要給他陪葬?"玄武拳頭攥的嘎嘣響.

"你說你沒守著尊主的本體,自己跑回來?"朱雀咬著後槽牙道.

白虎將頭垂到了胸前,點了點頭.

"你這頭豬!整天只想著吃!要你要你有何用?"青龍咆哮道.

"如果尊主回不來,我看你死不死!"玄武一拳揮在柱子上.

"朱雀,你去哪?"白虎看著奪門而去的朱雀,她不罵他嗎?連他自己都想罵自己呢!

"去雪山守護尊主!"朱雀的聲音從遠處飄來!

青龍和玄武對視了一眼,追了上去.

白虎抽了抽鼻子,他還是先去買點吃的吧.

小白獨自坐在雪地里,設了個結界將淺淺三人罩住,自己百無聊賴的在地上畫圈圈,該死的白虎去那麼久,放老娘自己在這,無聊到發黴了啊!這幾個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來!

她在這無聊的畫著圈圈,遠處卻有一雙眸子將她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里.雖然裹著厚厚的皮草,但不難看出是一名女子,明媚皓齒,此人正是消失已久的公孫憶柳.

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結界里的慕容淺淺,此時只要那個女孩在,正是她除掉慕容淺淺的最佳時機!燁哥哥是她的!誰都搶不走!

在手中聚集了綠色的靈力,准備偷襲小白.突的,她臉色一變,面部開始扭曲起來,聚集的靈力瞬間散了.

痛!好痛!公孫憶柳捂著肚子,額間瞬間沁出冷汗,為了不讓小白發現,她只得死死的咬著嘴唇,紅色的液體從薄唇溢出,滴在皚皚白雪上,格外的刺目.

"本王救你不是讓你破壞本王的計劃!"如修羅般的聲音在公孫憶柳的耳畔響起."此時不是動他們的時候,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否則別怪本王廢了你!"

隨著聲音的消失,疼痛也消失了,公孫憶柳心有不甘的看了一眼那結界中的人,轉身離去.

離晚宴那日已過去一月有余,自那日晚宴,納蘭彤和納蘭蓉算是徹底撕破臉了.這姐妹倆為了爭男人暗地里互相使絆子,這事已經傳開了.

"百里大哥!"納蘭彤尋了個無人的時候將百里鴻飛約了出來,她決定像百里鴻飛表明1心跡,如今胡萊已經被納蘭蓉搶了去,她不能再放走百里鴻飛.

"大公主."百里鴻飛給納蘭彤見禮,與她保持了一丈的距離.開口道:"不知道大公主找在下來所為何事?"

對于百里鴻飛如此冷漠疏遠的態度納蘭彤很是受傷,也很是不滿.她記得明明是她先遇見百里鴻飛的.

那是他們一年一度納涼晚會,是專門為青年男女而設的節日,夜晚不管男女都會戴著面具,參加各種游戲.如果游戲中你有中意的人,便將面具贈與對方,從而向對方表達愛意,若是對方接受了面具,表示對方也中意你,男方便可以准備上門提親了.

那夜街上格外熱鬧,她帶著蜜兒出門玩.可是錢袋被人偷了.正當她和蜜兒急的大喊抓賊的時候,百里鴻飛出現了,是他教訓了毛賊,為她討回了錢袋.當他揭下面具的那一刻,她便愛上了他.

後來,她害起了相思,每日里都想著他.可是再見到他時,他竟然愛上了納蘭沁!她不甘心!她知道百里鴻飛不是他們的族人,他們是不允許與外人通婚的,于是她到處散播百里鴻飛是外族人的消息,終于所有人都站出來反對,她以為百里鴻飛會放棄納蘭沁的,沒想到…沒想到他甯可自廢武功也要娶納蘭沁!

"百里大哥為何與我如此生分?我明明比二妹更早認識你啊?"這話納蘭彤說的頗為幽怨.

聞言,百里鴻飛不解的看著她,好像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納蘭彤有點急了,上前一步道:"納涼晚會,你幫一個女子搶回錢袋,你不記得嗎?"說著,希冀的眼神直直的盯著百里鴻飛.

百里鴻飛蹙了蹙眉,顯然是不記得了.開口道:"抱歉,在下確實沒有印象."

納蘭彤有些失望的垂下頭.

"大公主如果沒有別的事,在下就先告退了."

納蘭彤猛的抬頭,攔住百里鴻飛的去路.頗為不滿的順道:"為什麼你對納蘭蓉都如此和顏悅色,偏偏對我假以辭色.為什麼?"

百里鴻飛蹙眉道:"蓉兒是沁兒的妹妹,自然是在下的妹妹."

"那我呢?我也是納蘭沁的姐姐啊!"

百里鴻飛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納蘭彤.他不是不知道,當初的那些流言匪,那些詆毀沁兒的話,那些關于他來曆的話,都是納蘭彤傳出去的.也正是因為她是沁兒的姐姐,沁兒才勸他不要與她計較.如今她攔住他,與他說這些,又想做什麼?

納蘭彤見百里鴻飛沒有說話,深吸了一口氣,目光灼灼地看著他道:"百里大哥,我喜歡你!同兒喜歡你!"說罷上去一把抱住百里鴻飛.

百里鴻飛一怔,立刻掙脫出來,向後跨了一步,擰眉看著納蘭彤道:"大公主請自重.如果你還知道自己是沁兒姐姐,就請你為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在下心里只有沁兒一人,大公主莫要錯付真心才好."

"錯付真心?"納蘭彤帶著哭腔道.

"喲,二駙馬在這躲清閑呢!"納蘭彤還想說什麼,卻被突然而至的胡萊打斷.

百里鴻飛見著胡萊,眼睛瞬間亮了起來,救星來了!

"胡二公子找在下有事?"生怕胡萊跑了,趕緊出聲應道.

"胡萊見過大公主."胡萊朝納蘭彤行禮,不待納蘭彤出聲,就自顧自的跟百里鴻飛道:"是啊,我找百里兄幫我一個忙,不知可有空?"

"有空!有空!走,我們邊走邊說."百里鴻飛忙不迭是的拉著胡萊就走,甚至沒有與納蘭彤打聲招呼.

納蘭彤看著逃也似的百里鴻飛,蓄滿淚水的眸中滿是恨意!

納蘭沁的院子里.

"三妹,你跟大姐的事如今傳的沸沸揚揚的,好歹是自家姐妹,切莫真的傷了和氣."納蘭沁正苦口婆心的勸著納蘭蓉.

納蘭蓉一副不在意的模樣,無所謂道:"誰願意傳什麼就去傳唄,我為自己活著,又不為別人的嘴活著.再說了,有些人你不于她計較,她便以為你好欺負,越發的蹬鼻子上臉,給臉不要臉.二姐沒聽過這麼一句話嗎?賤人就是矯情!"

納蘭沁愣愣的聽著納蘭蓉這番話,什麼時候她這個妹妹竟如此有見地了?賤人就是矯情?她還真的沒聽過.

"可到底血濃于水,咱們是親姐妹,你與大姐又是一母所出,你們若是不和,大夫人該難做了."納蘭沁仍是堅持自己的想法,她覺得家和萬事興,一家人就該互相謙讓互相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