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不服來戰
g,更新快,無彈窗,!

淺淺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奔著舉辦晚宴的大殿而去,若是置辦晚宴,百里鴻飛應該在那.

可是淺淺找遍了大殿都瞧見百里鴻飛.

"不用找了,我讓他回去了."胡萊不知從哪冒了出來,對著東張西望的淺淺道.

"回去了?他現在這麼聽你的話了?"太沒個性了吧.

"只是用了納蘭彤的法子罷了."

納蘭彤?淺淺嘴角一抽,"你又拿納蘭沁不舒服當幌子了?他還信了?"

胡萊點點頭.

淺淺有些無語,"他是不是傻?這騙一次他信了,騙他第二次還信?"

胡萊挑眉看著淺淺,開口道:"你可不要小瞧了一個男人對心愛女人的重視成都.甯可錯信百次,也不漏信一次."

淺淺眸光一閃,看向胡萊,:"你也這樣?"

"爺不會讓這種事發生."身為胡萊的百里燁很是篤定的說道.

"怎麼?怕這種挑戰智商的事情會影響到你尊主大人的名聲?"淺淺白了他一眼,很是不爽的說道.憑啥百里鴻飛做的到,他百里燁就不行?

聞言,胡萊扯了扯唇角,開口道:"爺不會讓你離開爺的視線,所以這種事不會發生."

這下淺淺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臉色有些緋紅.

"瞧!三公主是不是喜歡胡家二公子啊?"

"好像是,三公主臉都紅了呢!"

"哎呀,是不是胡家二公子移情別戀了?"

"大公主好可憐!"

這大殿都是來來往往准備晚宴的婢女下人,胡萊和納蘭蓉現在這,倒是顯的格外突兀.

"胡二公子,今晚的守衛可是你負責的!可別像上次一樣!讓刺客有機可乘!看看本公主傷的?到現在還發著高燒呢!"淺淺暗到不妙,自己剛剛才跟納蘭彤演了出戲,馬上就被人看見她與胡萊說悄悄話,這不是給納蘭蓉樹敵嗎?等他們走了,納蘭蓉這日子怕是不好過了.只能演場她教訓胡萊的戲碼搪塞一下了.

"是!臣定當保護好三公主的安全!"沒想到胡萊完全沒按她的套路走啊!

"不只是保護本公主,是保護今晚大殿里的所有人!"淺淺邊說便朝著胡萊使眼色:你是不是傻?別胡說!

"大殿里的人自有衛兵守護,臣只守護三公主!"胡萊這話說的極為大聲,而且還很是曖昧.引得來來回回的下人,紛紛側目,竊竊私語.

淺淺頓時覺得的有些暈,踉蹌的兩步,正巧順勢被胡萊攬在懷里.

"你是不是吃錯藥了?"淺淺低聲道:"胡萊喜歡的是納蘭彤不是納蘭蓉!"

"爺知道,但是你一定不知道,胡萊最後娶的是納蘭蓉."

這下淺淺有些懵逼了."這個…信息量有點大,我得消化消化.我先回去了."

……

淺淺走後,這流言就立馬傳開了.說是三公主與胡家二公子兩情相悅,公然在大殿秀恩愛,三公主怪胡家二公子沒保護好她,胡家二公子立刻抱著三公主說,他不愛大公主只愛三公主!一定會保護好三公主的!

淺淺終于明白,她那個《八卦周刊》跟這些人的嘴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不值得一提.既然納蘭蓉嫁給了胡萊,她也不必怕因為胡萊而得罪納蘭彤了,反正早晚要得罪.那就"不服來戰!"看誰笑到最後!

淺淺等了一下午,都沒將納蘭彤等來,倒是把大夫人等來了.

"母親,您怎麼過來了?"淺淺坐起來裝出一副大病初愈的嬌弱樣子.這樣即使大夫人想說什麼難聽的話,估計也要顧及一下她的身子.

"蓉兒,身體可好些了?"大夫人笑著坐在床邊.

"好多了,都能下床走動了."

"嗯,能下床了,所以就急著去大殿先心上人了?"大夫人笑著打趣道,她可是聽婢女們說了.

淺淺聞言裝出一副不好意思的嬌羞模樣.扭捏道:"母親~什麼心上人?哪有的事?"

"沒有麼?"大夫人挑眉看著她,"那是拿著婢女們造謠了?敢敢造主子的謠,都拉出去砍了!"大夫人佯裝生氣道.

"母親!這可使不得!"淺淺一副欲言又止的嬌羞樣子.

大夫人了然的笑笑,開口道:"蓉兒可是中意那胡家的二公子?往日聽說他對你大姐有意思.但你大姐遲遲未表態,怕是不中意他.你若中意他,母親便替你向你父親說."大夫人緩了緩又接著道:"這胡家二公子威猛將軍最喜愛的兒子,配咱們,倒也門當戶對."

"哎呀!母親!"

"瞧瞧!這一向厚臉皮的,還不好意思了!"大夫人嬌嗔了一句,便不再說她了.

"今日的晚宴,你可要參加?"大夫人問著,她若參加,正好可以觀察她和胡萊二人是否有意,早早的促成他們.

"參加啊!這種熱鬧,怎能少了我?"淺淺說著話題一轉,開口道:"母親,二姐她們去麼?"

提到納蘭沁,大夫人原本笑著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冷聲道:"好好的,提她做什麼?以後不許你與她來往!她給咱們部落和你父親臉上抹了黑,軟禁她已經是網開一面了!還想參加宴席,做夢!"大夫人一頓,探究的眼神看向淺淺,"是她讓你來與我求情的?你又去找她了?"

淺淺聞言,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頭,她多嘴問這一句做什麼!趕緊開口道:"沒有沒有!我就是想起來隨便問問.母親別生氣,生氣就不漂亮了!"

聞言大夫人臉色緩和了不少,還下意識的伸手撐了撐眼角的魚尾紋.到底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紅葉呢?怎麼沒見她在你身邊伺候?"

"紅葉啊!我讓她去幫我買東西了."淺淺怕大夫人多想,趕緊裝作頭疼的樣子道:"哎呀!好痛!"

"蓉兒,你怎麼了?"大夫人見此果然沒心思再去探究紅葉的去向,趕緊上前扶淺淺躺下.

"許是昨夜受涼了,母親,我想睡會.晚上好有精神參加晚宴."

"你呀!你就知道玩!還是得趕緊將你嫁出去,有丈夫管教你!"大夫人話雖如此說,還是起身准備請淺淺休息,"你好好躺著,我就先走了."

淺淺點點頭道:"母親慢走."

晚宴時分,淺淺趕到時已是高朋滿座.各部落首領加上王孫大臣這兩大排宴席竟然都擺到了大門口,倒是熱鬧的很.

"三妹不進去嗎?"納蘭彤笑的溫柔的看著淺淺.

"大姐先請!"淺淺閃開一條道.卻瞥見正笑意盈盈從里面迎出來的百里鴻飛.他怎麼在這?他不是應該在陪著納蘭沁嗎?

顯然納蘭彤也瞧見了百里鴻飛,相較于淺淺的訝異,納蘭彤明顯的是欣喜.想主動打招呼,卻礙于自己的身份,只能含情脈脈的看著他.

"大公主."

"百里大哥,你…"

"三妹可好些了?"百里鴻飛簡單的朝納蘭彤打了個照顧,目光蜻蜓點水般沒有停留直接看向一旁的納蘭蓉.

這舉動讓還有話沒說完的納蘭彤很是難堪,保持著起范兒的架勢,張著嘴半天沒合上.

"好多了,勞二姐夫掛心了."淺淺瞧著納蘭彤吃癟的樣子,拼命的忍著笑道.

"掛心的豈止是我,你二姐更是擔心的食不下咽.直怪我不該跑回去,沒保護好你.這不今天就把我趕到這來了."百里鴻飛這話說的很是無奈,眸中卻滿是柔情與寵溺.

淺淺笑笑,這狗糧撒的,她都餓了…

"真不明白,百里公子怎麼如此瞧的起三公主,公主明明比三公主漂亮多了.三公主整日里上躥下跳的,哪里有點公主的樣子?倒是公主您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尤其是那舞姿,更是只應天上有.許是百里公子還沒發現您的優點呢."蜜兒瞧著納蘭彤那不怎麼好看的臉色安慰道.

對,一定是這樣的,一定是百里大哥還沒發現她的好,等她發現她的好,他一定會後悔選擇納蘭沁,投訴她的懷抱的.納蘭彤這麼想著,臉色便緩和了不少.

晚宴開始了,淺淺將這大殿上的人上至大首領,下至端茶倒水的下人都瞧了個便,就是沒看見胡萊的身影.奇怪!莫不是百里鴻飛回來負責守衛工作,他覺得自己的計劃失敗了,自慚形愧的躲起來?不可能啊!他臉皮那麼厚.

"三公主可是在尋我?"百里燁式吊兒郎當的語氣在淺淺的耳畔響起.

淺淺回頭便看見胡萊那張放大的臉,嘴角一抽,開口道:"你這神出鬼沒的,做什麼去了?"

胡萊無所謂的在她身旁坐下,開口道:"就是隨便逛逛,順手幫他解決了幾個跳梁小丑罷了."

胡萊這話說的無所謂,淺淺可是聽出來.哪是幾個跳梁小丑,估計是納蘭宗為百里鴻飛准備發陷阱吧.

他們這邊旁若無人的咬著耳朵,那邊納蘭彤的一雙杏眸似要噴火,手中的帕子都要被她絞爛了,感覺像是自己的玩具被人搶了一般.婢子們嚼舌根的話,她不是沒聽到,為此她還剪了兩個婢子的舌頭!好你個納蘭蓉,當面一套背後一套!這是戲耍她嗎?是她的東西,就算她不要,毀了也不給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