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在這被子里下毒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哦,我是聽說有刺客,有些怕,更是心疼三妹!"納蘭彤聞言抬手做哭泣狀的說道.

"怎會有刺客?是誰負責守衛工作的?"大首領一臉的震怒,他若是沒記錯,應該是百里鴻飛負責的.

"是我."不想百里燁竟然站出來承認道.

"你?"納蘭宗明顯不信,"孤若是沒記錯,這圍場負責守衛的是二駙馬,何時成了你?"

"回稟大首領,二公主近來身子欠佳,臣怕二駙馬分心,難以擔負如此重要的事情,所以主動請纓幫忙,二駙馬也是信任臣,所以全權交由臣負責,沒想到出了這麼大的紕漏,請大首領責罰."百里燁盡可能的模仿胡萊的言行舉止,他們既然是來救百里鴻飛的,自然要幫他開拓.往自個兒身上攬,也全是仗著胡萊有個霸氣的老子,就算他這次責任在他,大首領看著胡澈的面子也不好重罰于他,況且他救了納蘭蓉,也算將功折罪.

"對對對,女兒也是看見胡二公子和百里大哥…我是說二駙馬一同巡視圍場的."納蘭彤趕緊開口幫腔,她喜歡百里鴻飛,自然不能讓她受半點傷害.

胡澈站在一旁未吭聲,可也看明白了幾分,眸子眯了眯,開口道:"我們胡家人,向來敢作敢當,這小子既然敢承認,臣也就跟大首領討個人情,小二雖說失職,但也拼死救回了三公主,如此也算將功抵罪,不如就罰他徹查刺客一事,給大首領一個交代,如何?"胡萊有沒有負責圍場的事,大首領派人一查便知,可看這小子似乎是在維護百里鴻飛,既然他話說到這份上了,他這個做老子的倒不如幫他一把.

"既然大將軍如此說了,那便如此做吧."納蘭宗雖然心有不甘,但他還指望納蘭宗,有他在才能壓得住那些小部落,輕易得罪不得.

"胡萊謝大首領!"

胡澈挑挑眉,這小子倒是有眼力見兒.

大夫給歐陽景天瞧了瞧,大體跟淺淺的差不多,算是沒有性命之憂,給開了些清理余毒的藥就離開了.

"說說吧,怎麼回事?"回將軍府的路上胡澈開口問道.

以胡萊現在的身份是不能留在宮殿過夜的,所以只能跟著胡澈回將軍府.

"就是我說的那麼回事."胡萊邊走邊說著.

"小兔崽子,我是你老子!你能懵的了別人,還能蒙的了你老子?"胡澈吹胡子瞪眼的看著胡萊,似乎今天他要是不說出個所以然來,他就不罷休.

"唉!"胡萊歎了口氣,搖搖頭道:"都一大把年紀了,好奇心怎還這麼重呢?"說完手背在身後抬腳走了.

胡澈怔愣了一下,方才反應過來,對著胡萊的背影呵斥道:"奶奶個熊滴!小兔崽子你說誰一大把年紀了?老子正當壯年!"

路上的行人個個邊走邊捂著嘴偷笑,對著他指指點點.

"瞅啥瞅?"胡澈朝他們瞪了一眼,抬腳往前走,邊走邊摸著下巴琢磨道:"這小兔崽子八成是撞邪了,要不找個道士給他做做法?"

……

"砰!"一個首飾盒重重的摔在地上,散落了一地的金銀首飾.

"一群廢物!連個女人都收拾不了,還好意思來找本公主要錢!讓他們給我滾!"納蘭彤一雙眸子赤紅,咬牙恨恨的說道.

"公主,您消消氣,三公主雖然沒事,但看樣子好像並不知道是誰做的,要不然也不會派胡萊去追查了."納蘭彤的心腹蜜兒開口說道.

"不知道?她最好是不知道!"納蘭彤眸中出現一抹不確定,她明天定要過去瞧瞧,親自確定一下她才會放心!

天空,鑲滿了小星星,星星們,盡著自己的力量把點點滴滴的光融成淡淡的亮光,不像陽光那樣燦爛,也不像月亮那麼冷漠,好似就為了給某些人照亮道路.

而此時,納蘭蓉的房間悄悄閃出來一個人影,正步履蹣跚的往院子外頭走.

"靠!早知道就不紮大腿了!慕容淺淺,你似不似傻?那麼多地方你不紮,為毛要紮大腿?!現在好了吧?走路都費勁!"淺淺邊一瘸一拐的走著邊埋怨著自己.她必須要去瞧瞧歐陽景天,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她走了沒多久,房中又出現一道藍色的身影,待瞧清空蕩蕩的床鋪後,淡藍色的眸子眯了眯,閃身出了納蘭蓉的房間.

這平時十幾分鍾的路,愣是讓淺淺走了半個多鍾頭,明明是秋天了,她卻還是出了一身的汗.欣慰的瞧著眼前這間屋子,好歹是到了.這屋子正是大夫人的陪嫁丫鬟,現在人稱陸麼麼的房間.

淺淺輕輕敲了敲房門,仔細聽著屋內的動靜.

"誰?"從里面傳來一沙啞低沉的女中音.

"納蘭蓉."淺淺開口道.因為她現在還不是很確定她到底是不是歐陽景天,保險起見說了納蘭蓉的名字,萬一不是,她可以說自己是感激她的救命之恩,放心不下她的強勢,所以連夜過來瞧瞧她.

正思忖著,門突然打開了,一只手一下把淺淺拽進了屋里.

淺淺的腿本就受了傷,這麼一拽,一個重心不穩,直接就便超前撲了過去.,而歐陽景天也受了傷,身手不靈活,來不及躲開或者出手,就"砰"的一聲兩人抱團摔在了地上,悲催的歐陽景天就那麼當了人肉墊子被淺淺壓在了身下.

這一上一下的,淺淺倒是沒什麼,陸麼麼這具豐腴的身子墊在下面,軟和和的她倒也不覺得疼.

可憐了歐陽景天,本就肩膀受傷,這一摔讓他悶哼出聲,表情甚是痛苦.

"喲,你們真是唱的哪出戲啊?"房門大開,門口傳來涼涼的自虐聲.

淺淺猛的回頭,看見門口一襲藍色長衫的百里燁,那表情顯然不怎麼好.

淺淺迅速的從歐陽景天身上爬起來,坐在地上,低著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般低聲道:"我只是放心不下,過來看看."

百里燁沒有吭聲,而是走過去將淺淺從地上抱起來.

"死不了就自己爬起來."對著歐陽景天撂下這話就將淺淺放在了椅子上.

歐陽景天雖是傷口疼的厲害,但也就是皮外傷,確實死不了,自己吃力的爬起來.

"你沒事吧?還是回床1上躺著吧."淺淺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如果不是她,歐陽景天也不會受傷.不過他竟然穿成了個女的,還是這副大媽的樣子,著實…好笑了些.

"我沒事,還好有你幫我把毒吸出來,現在只是點皮外傷.沒有大礙了."歐陽景天這話說著,瞥了一眼百里燁,好似故意氣他一般.

"歐陽家主將我家娘子保護成這樣,似乎很得意?"百里燁挑眉看著淺淺的大腿,那里正纏著厚厚的繃帶.

"我…"這一說就讓歐陽景天有些語塞,確實是他沒保護好她,差點讓她也喪命.可是他現在這身子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總不能讓他自己承認他是女人吧!

"難道你就將她保護好了麼?"歐陽景天抬眸不服氣的反問,如果不是他輕易離開,怎會給納蘭彤機會?

"嗯…爺救了你的命."

淺淺頓時嘴角抽了抽,這話怎麼聽著這麼耳熟.

"是淺淺替我吸毒,救了我,不是你百里燁!"

"唔…爺救了你們兩個人的命."

……確實,如果沒有百里燁,他們倆這會兒確實就死在山洞里了.

淺淺有些頭疼,這兩個見面就掐,這會二性別都不同了,還能掐架,真是夠了!

"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就納蘭蓉的!"淺淺看著歐陽景天道.難怪那天大夫人來看她時,她就覺得這個麼麼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提起這個歐陽景天就一肚子火,抬頭瞪著百里燁,咬著後槽牙道:"這倒要感謝我們的百里家二公子了!真是煞費苦心啊!"那日進去環境後他發現自己竟然成了女兒身,正懊惱之際,百里燁就尋了來.看看胡萊這副皮囊,再看看他現在這圓滾滾的身子,越發的覺得不公平.

沒想到百里燁看見他以後,要笑不笑的表示同情,還告訴了他淺淺就是大公主納蘭彤,也不知道是不是進去幻境後腦袋就不好使了,他還鬼使神差的真的信了,白白的跟著納蘭彤轉了兩日,才發現納蘭彤根本就不是淺淺!是後來跟著大夫人去看三公主,才曉得淺淺竟然是納蘭蓉!

聞言淺淺看向百里燁,沒想到百里燁笑的一臉謙虛的道:"客氣客氣,應該的!"

"咳咳…咳咳…"不知道是被百里燁氣的還是病的,歐陽景天一口氣沒上來,嗆的直咳嗽,一張帶著皺紋的臉通紅通過的.他是真沒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

"你慢點!沒事吧?"淺淺忙過去給他拍著後背,抬頭對著百里燁道:"快倒杯水過來!"

百里燁眸子閃了閃,還真過去倒了一杯水,卻是沒有遞給伸手過來接杯子的淺淺,而是自己親手喂歐陽景天.

"咳咳…你…是不是在這杯子里下毒了?"歐陽景天抬眸看著臉色不怎麼好看發百里燁問道.他會有這麼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