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獵(下)
g,更新快,無彈窗,!

他沒有時間浪費,必須馬上找到她!想到她可能存在的處境,百里燁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失去她,哪怕那具身體不是她的!!

掉下懸崖後,緊緊的抱著那紫衣麼麼,使出了渾身的力氣,試圖用手中的劍插1入岩石的縫隙中,也許是天不亡她,還真讓她成功了.于是就咬牙一路扯著崖壁上的藤蔓,順了下來,中間有好幾次失手差點摔下去.

落地後,淺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那麼麼的傷勢,扒開她的衣衫,露出豐腴的肩膀.半支箭沒入肩膀,傷口處皮肉外翻呈黑色.她不懂醫術,也不知道這是何毒,幸好這旁邊還有條河.

淺淺將那麼麼扶到一棵樹下,跑到河邊,將自己的外衫撕下一塊來浸濕,又將自己的中衫撕成了布條.

瞧了瞧那傷口,現在沒有火,沒有藥,她也沒有靈力,也不知道救不救得活.咬了咬牙,淺淺抓住那那箭,猛的一下拔了出來.

"啊!"那麼麼疼的大叫出聲,扭曲的臉上立刻沁出些許汗珠.

"你忍著點."淺淺話音剛落,櫻唇便對著傷口貼了上去,狠狠的嘬了一口後,吐在了旁邊的石頭是,暗紅色的血瞬間染紅了石頭.必須要將毒吸出來,否則她撐不了多久的.

麼麼臉色越發蒼白,卻是咬著牙,強撐著睜開眼睛,蒼白的唇輕輕蠕動:"不要…你會中毒的…淺淺…不要."

淺淺又吐出一口黑血後,震驚的看著那麼麼,她怎會知道她是慕容淺淺?難道…

"你是歐陽景天?!"淺淺看著這個胖胖的中老年婦女,她竟然是歐陽景天?難怪百里燁那日神情如此奇怪.

"先別說話了,我先幫你把毒吸出來!"話落,淺淺又開始吸毒,不管怎麼樣先保住她的命再說.

……

"老子這次定是第一,誰敢跟老子搶?你敢麼?比劃比劃啊!"威猛將軍胡澈,吊著大嗓門對著身旁的一個小部落的首領叫囂道.

"不敢不敢!威猛將軍可是戰神吶,英勇無比,誰是對手?"那小部落的首領趕緊奉承道.心里卻嘀咕著:這威猛將軍生的白白淨淨的,怎如此豪放?說話真是咄咄逼人.話雖如此但胡澈確實是一員虎將,戰功赫赫,也正是因為有他在,這個部落才會成為最強的部落,才得以統一.所以他絕對有咄咄逼人的底氣.

正說著,一陣疾風而過,吹的馬兒無法前行,眾人紛紛抬手遮住面部,以抵擋這突起的狂風.抬頭便見藍色的身影在空中閃過.

"這不是胡家二公子嗎?"

"是啊,出了什麼事嗎?"

"不知道啊!"

"這二公子向來穩重,今兒這火急火燎的是怎麼了?"

一些看見胡萊疾馳而過的人,按耐不住八卦的心,開始一陣議論.

"奶奶個熊滴!這小兔崽子整日里總跟老子玩深沉,溫吞的恨人!今兒是撞邪了?這麼火燒屁股!老子待去瞧瞧熱鬧!"胡澈說著策馬往胡萊消失的地方追去.

眾人嘴角齊齊一抽,這是親爹麼?這麼說自己的兒子,好似巴不得兒子倒黴一般.一眾官員議論紛紛,說是來打獵,說是勝者有重賞,可是這第一名從來都只是威猛將軍的,他們只是個陪襯罷了,自然也就無心打獵,這會兒見有熱鬧看,一個個的都興奮的不得了,所謂看熱鬧不嫌事大,這種時候不去看,啥時候去?于是大家用'我控制不住我自個兒’的步伐也跟了上去.

淺淺已經幫歐陽景天包紮好了傷口,雖然余毒未清,好在已經是沒有性命之憂了.但淺淺自己因為吸1毒血的緣故,意識也有點模糊,頭也有點暈.

"快給我搜,活要見人死要見尸!"追趕來的黑衣人開口說道.

"靠,陰魂不散!"淺淺低咒了一句,強打起精神,爬起來扶起歐陽景天,准備往剛才發現的山洞躲一躲.

"快,她在那!快追!"身後刺客的聲音響起,

糟了!被發現了,淺淺扶著歐陽景天,腳步虛浮的往山洞里跑.

里面卻是漆黑一片,淺淺卻是沒有辦法.

"等一下!"刺客們到了洞口,卻是被人攔住了.納蘭彤冷笑著看著那洞口,怨毒的開口道:"將這洞口封死,放把火嗆死這個賤人!"

聞言刺客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沒有一個動的.他們是殺手,拿錢殺人!其他的事不歸他們管,他們只聽頭領的.

那刺客首領不屑的眼神看向納蘭彤,他們殺人從來都是光明磊落的,但是這個女人,背後放毒箭,還是朝著自己的親妹妹!現在的行為更是讓他們覺得不恥!本身派這麼多兄弟殺一個女人就已經讓他們覺得有點丟人了.好在那個納蘭蓉還有幾下子,讓他們覺得也不是勝之不武.這會兒納蘭蓉人就在山洞里,進去痛痛快快的一劍殺了她就好了.可這女人卻要將人活活的熏死烤死,實在惡毒.相比納蘭蓉對救命恩人不離不棄倒是值得他敬佩,若不是為了給她擋箭的麼麼納蘭蓉早跑了,還會在這兒等著這個女人放火燒她麼?

"還愣著做什麼!動手啊!"納蘭彤見他們愣著不動,不耐煩的吼道.

"要封你自己封,我們兄弟只負責拿錢殺人,又不是你的奴才!不聽你使喚."刺客首領語氣不是很好的回道.

"你!"納蘭彤臉色難看,明顯動了怒.轉而又深吸了一口氣,冷笑道:"別忘了!我可只付了訂金,你們這就算是沒完成任務!我可以拒絕付錢給你們!"

"哼,這單生意接的真是特麼的不值,死了勞資那麼多兄弟!才得你那麼一點銀子."這些黑衣人此時也是憋屈的很,死了好幾個兄弟不說,這會兒還要聽這個女人擺布.

納蘭彤略帶一絲得意的說道:"這件事後,我會加倍給你們銀子作為補償."

那些刺客沉吟了一會兒,終是開口道:"好吧,別忘了你的承諾!"說完,黑衣人頭領便命人開始搬石頭,將洞口給封死了.然後又堆滿了稻草和樹枝.

納蘭彤看著洞口燃起的熊熊大火和滾滾的濃煙,陰冷的笑道:"三妹,這是你逼我的,要怪就怪你不該接近了百里鴻飛又去招惹胡萊.去死吧!"

"我們走!"納蘭彤轉身便帶著那群黑衣人離開了.

胡萊淡藍色的瞳掃了一眼崖邊的點點血跡,眼神一凜,毒血!朝崖底看了一眼,濃煙從崖底升起,心在這時突然抽痛了一下.這種莫名的心痛讓胡萊不自覺的撫上胸口.輕身一躍便下了崖底.

"胡家二公子怎麼跳崖了?"

"何事如此想不開?"

"這到底是怎麼了?!"

"哎呀媽呀,太高了,嚇死我了!腿軟,你……你扶著我點."

一堆跟在胡萊屁股後面顛屁顛跑過來的人開始議論紛紛,更有甚者轉身跑到胡澈身旁安慰道:"大將軍,節哀啊!二公子天涯了,你還有大公子啊!"

"滾開!別擋著勞資的道!"胡澈眯眼瞧了瞧涯底,一把推開那官員,縱身也跳了下去.

"天啊!這可如何是好?快去稟告頭領,威猛將軍痛失愛子,想不開跳崖啦!"不知道哪個官員領頭,'噗通’一聲跪下就開始沮喪,引得眾人紛紛跟著跪下,一時間山崖邊哭聲一片,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的大首領歸天了.淺淺

扶著歐陽景天進了山洞,歐陽景天現在是個中年婦女,顯然身子不濟,又經過這翻折騰,已經暈厥過去.淺淺知道那些黑衣人將洞口封住了,可她已經沒有半分力氣,毒素也在她體內蔓延,讓她的意識已經混沌不清.渾渾噩噩中被一股濃煙嗆的難受,無力的咳著.模糊中看著洞口似有跳動著的火焰和滾滾的濃煙."靠!納蘭彤!你真特麼狠!"淺淺低咒了一聲,

摸索著拿起身旁的劍,狠狠的紮進自己的大腿,痛感瞬間遍布全身,讓她混沌的意識清醒了一些.坐在這不但會被嗆死,還會被烤成干尸,她必須想辦法,可是她現在不但力不足連心也不余了,滿腦子想的竟然都是百里燁.如果她這麼死了,是會回現代?還是回到淺淺身上.她這一刻倒是希望自己能回到淺淺身上,那樣她至少還能看見他.

看台之上,大首領正在跟幾個小部落的首領聊著天,這些人大多都是上了年紀的,或者身體不濟的.

"大首領!大首領!不好了!胡家二公子突然得了失心瘋跳了崖,大將軍愛子心切,承受不住這個打擊,也跟著自盡了!"慌慌張張跑來報信兒的士兵道.

"什麼?!"納蘭宗'噌’的站起來,瞪著眼睛一臉的不信,顫著聲音道:"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報~報告大首領!"這時候又來了一個士兵,在台下跪下道:"報告首領,胡家二公子發現圍場里有一處仙境鬧著仙氣兒,所以跳入了仙境.威猛將軍得二公子召喚,也跳進了仙境,現在二人均已成仙,大人們都在跪拜!"這士兵說的一臉的羨慕.